【7康7】春秋-2

【不要白不要】

上海毕竟离仙居还算近,这样突如其来的降温我已经见怪不怪。没什么力气去看s赛,每当打开直播,总想起那场比赛,四个水银和tp绕后,每个人不甘心又自责的样子。我说是我没打好,向人杰说这时候说这些没意思。

训练赛是不去看世界赛的正当理由,用忙碌来麻痹神经。放了个假回来,大家都装作无事发生过。该笑该闹一点都不会少。我习惯性把脚搁在椅子上,蜷缩在电竞椅中。韩国集训的时间已经定下来,我们正忙着准备,向人杰把椅子转过来,问我该买点什么样的衣服不贵又不土。我说别像小伟那样淘宝爆款299就可以。他抱着手机又看了好一会,最后说:“你买的时候帮我看看吧,我真的不想看了我操,眼睛疼。”我就把放在桌子...

全文链接
 

【7康7】春秋-1

【夏】

在某个冬天我们前后脚提着行李箱来到这里。

我的手机播放着缓存好的比赛视频,小手指勾着来的时候在便利店买的礼物——几包薯片。空手到来总不太好意思,但又觉得基地什么都不缺,我也只能买点吃的。下车的时候有人在接我,热情地:“你来啦。”又过分热情地从后备箱拿出我的行李箱走进去,留我付钱。

早有耳闻我的俱乐部穷得叮当响,古人诚不欺我。我内心毫无波动地付钱,然后问司机要了发票。好长一段的发票,都是乘客懒得拿,司机也懒得撕的存在,他干脆全部撕下来塞到我的手里。于是我就攥着发票拎着薯片进去了。

客厅里已经有个人站在行李箱边上仰头喝水,咕咚咕咚的,然后说道:“妈的,饿死我了。”我看到我的行李箱也...

全文链接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

人就是江湖。

你怎么退出?

全文链接
 

他坐在沙发上,眼神总往右边飘。
过一会儿他不看右边了,向人杰出现在他左侧门口,和别人大声讲话。
柯昌宇又看向右边了。
镜头给过去,向人杰已经坐在正对门的椅子上。
或许有过对望,没有什么交流的眼神交汇,看向他次数不多,频率却刚好对上。

全文链接
 

只是站在人少的地方,无论如何也要充个高个儿,一直如此。
如果我来到人群,你们都会看不见我。

全文链接
 

最好的尚未来临——《薄茶清酒》repo

多年后翻出来存个档,怕丢了。

南酌:

@声子棱镜


薄茶清酒,书名清丽,情节却不似那般松弛闲淡的一本本子。它不是长篇,独立的设定与背景让我一度抚上键盘又暗暗停下。不是不可以早一些发出来的,但我实在不愿意用哪怕一句"呜呜呜太好了,我太感动了,但我不知道怎么说啊!"糊弄过去。它带给我的感触十分细碎,却又真实鲜明得可怕。这些敲进心里的文字,若是被那样敷衍搪塞,那就太可惜,也太对不起午酒,对不起我爱的郑徐了。因此我想了许久,整理了一些内容也修改了几次,尽力把那些打动我的挑出来说一说。笔劣言拙,意识流是因为想要把第一时间跳进脑海的句子写出来。有些地方依然述不详尽...

全文链接
 

【康7】无题

哎哟等等等等,我接个电话。

喂?
嗯,嗯,最近挺好的,你们怎么样啊,身体没出什么问题吧?
你们身体健康就好了。
哎哟一定要我讲那么多…嗯,就,就最近队伍状态挺不错的吧,都有赢。我还拿了几把mvp,你们应该有看到我采访嘛。
什么,没看?伤心了伤心了。
啊?不是问这个那是问哪个。
…这,这还要问啊。
还能怎么样啊…放一百个心吧明年也会带他回来的…
哦,你们问他爸妈啊。就还是那样呗。
没事大不了被打一顿嘛。虽然我觉得吧,他爸妈不舍得打他,也不好意思打我。多磨磨就好了。
对你们最好了——
真的真的,我说真的,没在开你们玩笑啊!谢谢我爸没打我,你做的饭也是真好吃。他老说想再吃,就是没什么时间。今年要是运气好出了点成绩的话,...

全文链接
 

晚点

什么东西都在晚点。
向人杰在被延误的航班折磨疯之前,终于给柯昌宇去了一条消息。即使知道放假期间凌晨三点半他还醒着并且能回复自己的几率不大,他也要说。
再不说出来可能要憋死了。
柯昌宇是他每到耐心到达极限才去找的人,平时不咸不淡的关系,在这种时候就突然升华。柯昌宇成为精神支柱,或者说是精神毒品,能暂时抚慰一下向人杰躁动的心。
等着柯昌宇可能不会来的回复之前他想了好多好多。可能是后半夜人体又在分泌什么激素,对外界感官极其迟钝,思维格外活跃。向人杰发现自己的思绪像天气原因没法降落的飞机,绕来绕去,总在一块地儿上面徘徊。
微信是当初不熟的时候,在微信群里加的。后来的向人杰连他的游戏好友都不加,虽说确实,没有太必...

全文链接
 

江湖笑【下】

为什么那么短?

我也不知道。

——

明明都只是象征性喝了点酒,却都醉得一塌糊涂,也许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木门隔掉喧嚣,床边帷幔把人心底那些渴望遮掩起来。真到坦诚相见的那一刻有一点点记不起来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衣服都脱了不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是吧。

右臂微粗,肌肉结实,可以说是练剑之人的标准身材了。

……哪像自己,安稳日子过太久,圆成这样了,活该被压。

高学成披着柯昌宇的衣服说要打马吊,两个人有什么意思,手上的牌早就猜了个透。而高学成喜欢赢,柯昌宇喜欢看他赢,一来二去柯昌宇脸上被画满了王八。

“这墨汁难洗吗?”高学成拿着毛笔在他手上画猪头,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很好洗。”...

全文链接
 

【7瘫】江湖笑(中)


那之后柯昌宇许久没有见过高学成。他没有刻意去见,却天天在预谋偶遇。街头巷尾人来人往,他本以为高学成不在那里,却是高估了,他们都在人潮里沉浮,没有谁能脱颖而出。渐渐地柯昌宇开始忘了。人总是善忘,哪怕是心上再浓重的一抹红色都会褪色。他有些记不起,是哪一双不曾有笑意的普通眉眼,在台下微微勾起嘴角。
人在江湖飘,有情有义的情可不是这种情。日奔夜行刀口舔血的人,不该有心。因心总是柔软的,便是一身防备下的软肋。
他如今不能有把柄。柯昌宇要做的是高学成不曾做到过的事,要完成的是前辈一生的遗憾,背负的是重振帮派的重任,因而,他应五毒不侵。

那一日偏偏,毫无预兆地下起一场雨。
缘之所系,就是不断重逢。
不断地,不断地...

全文链接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