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翻出了以前写的康7,还是抵不住涌来的回忆……

其实我对那一切还是难以割舍。就算知道了他做的不可饶恕的事,就算知道他们已经被岁月洗去了光辉。

全文链接
 

【郑徐】良夜

他演出结束许久了,还在舞台上收线。看着他那么忙碌郑轩也后悔,为什么要出来单干,还偏偏拉上他。郑轩也还怨着徐景熙怎么也那么天真一口就答应了,并且无怨无悔地辛劳着。场地他联系,道具他搬,什么都不要郑轩插手,郑轩要帮忙他只是推开,笑着对他说,你写歌辛苦,让我来吧。

这个人……为什么毫无怨言地为他做这做那。郑轩心里当然过意不去徐景熙一个人忙来忙去,拿了个扫把从最后一排慢吞吞扫到第一排。听起来好大一个场子,其实只有五排座位而已。

刚起步的地下乐队,玩的还是没什么人听的后现代摇滚。没有人声,没有要掀翻房顶的金属打击乐,他一把电吉他,徐景熙的贝斯,鼓手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只在排练和演出时出现,别的时刻都...

全文链接
 

“唯独你是我不可取替。”

写给阿拉斯加。


在微博写了一些在北京的日子,还是清醒得很。果然陪你聊天过了困点,还好明天早上的课可以翘,那就继续写吧,写了“不想回忆”的过去,再写想要永远铭记的现在。

我相信你是让我安心的药剂。


这些天我们晚上总会聊些什么。从我熬夜工作那天开始的,我们说起以后的家要是什么样。我一边筛选,修图,脑海里一边浮现出他手舞足蹈的样子。他总有这样那样的奇思妙想,又把一切都考虑得很周全。我仿佛就能看到那是个洒满阳光的小屋子,慢慢地被塞满,被装点成幸福的模样。

故事的背景是我们俩从入不敷出,白手起家,到慢慢改善生活,能过得舒适。其实我说“你要会做贡丸”,不是说关东煮那种啦,是类似于一种煲,快考试那些...

全文链接
 

599和她的作业们!

全文链接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11.6

做事冲动,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不是。

如果我足够理性,我就不会拥有这段感情了。但如果我足够理性,我不会翘课回来的。我自认为我在和喜欢你无关的事情上没有那么横冲直撞,但一旦涉及到你,我便没有思考空间了。

我有时候安全感突然缺失,便会庸人自扰。我不爱生活,我偶尔冒出过一了百了的念头,但我看见你我便只想着,怎么对这个可爱的人好,怎样才能让你露出笑容。别的生活琐事统统都是排不上号的,所有加起来也没有你的分量。

夜深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喜欢说一些肉麻的话。

有了护甲之后,本体愈发脆弱起来。我不再担心自己,却怕我不在的时候你过得不好。我因为无能而自责,在你忧伤时也忍不住落泪。

我想...

全文链接
 

秀!
今天和他聊天的时候,说想画我们俩的日常小漫画。
然后数量够了就做成小册子,老了没事了就翻开来看。

全文链接
 

做了一个很强的梦,觉得这种梦不写下来,太难受了。

梦的主角是前任。


——

我又手贱去搜了她的微博,发现她发了一个抽奖,条件是第四个访问她主页的人,而我恰恰是这第四个。

过了好几天开奖,她发现是我。但梦里的抽奖规则怪异不能取消。她写了一点东西声明这个抽奖作废。我的大脑居然模拟出了她的语气,我真的服了。

她用了她众多小号之一来加我,我们说了一些生活近况。我还纳闷她为什么又突然出现,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她发的微博。

记忆消散得好快……我得快点写。

剩下的最后一点点知道她知道我的人,在评论里补全了我们的故事。突然被营销号转了,以同性为噱头添油加醋。

我是最后朋友告知才知道。我的过去被扒了一半,名字却移花接木,接上...

全文链接
 

bonfire

如果有很多想说的话来不及说,就写在微博或者lofter。

会被看到的。


我们宿舍很招那只小灰猫,它饿了渴了就会来我们寝室门口或者窗口卖萌。

每次招待这位小祖宗,都在想,以后我们养猫了,也会很麻烦吧。还要给它铲屎。老师这个行业似乎有点不着家,那我可得尽力伺候那位还没到来的猫主子。

我说不清那只小灰猫是怕我还是喜欢我。她不靠近我,却最喜欢待在我的椅子下面。坐着或是伏着,赖着就不走。它是不是感觉到我想要一只猫,还是感受到我们或许是同类。

有一次我自己待在寝室,它在窗户外面叫唤。本不想开窗的,但它在那里打转,我又想,外面那么冷。心一软便放它进来了。于是小祖宗开始作威作福,我又冷又饿,但一想到我以后也许也...

全文链接
 

除了romance大概所有的郑徐文都在合集里了。整理一下才发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从初中到大学,也许会到更久远的以后。那么一段岁月,又哭又笑地爱过好几个人,是郑徐他们陪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也真心地感谢在座各位。有人见证过一晚三四更,有人经历过一夜之间清空lofter,有人中途因为别的什么认识我,见过我的分分合合,有人就算不相熟,也祝福着,鼓励着我。

无论今后发生什么,我都将勇往直前。

全文链接
 

【郑徐】异地恋

参本的文,估摸着也许解禁了,发一发。

要是没解禁请主催戳我QAQ

——

1.

“那,我回家啦。”徐景熙拖着行李箱朝郑轩第三次说再见。

“…机票带了吗?身份证带了吗?”

“都带了…这种傻逼问题你还要问我几次啊——喂,我走啦!”

“哦,哦。再见。”两人说完再见又大眼瞪小眼了一会,郑轩心里纳闷,徐景熙怎么还不走啊,是不是道别的仪式缺了点什么,弱弱地说,“那,路上…小心?”

“噗。白痴我在等你先回去!算了,算了,这次真回去了啊。”

“好,再见。”

郑轩双手抄在裤袋里看着徐景熙走出大门,第四次再见终于成功,他已经因为在外面太久出了汗。悄悄目送徐景熙打到出租车,他终于想起了什么,大声喊...

全文链接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