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康俊/康ben】lolita(3-4)

食用注意:
(太懒所以直接复制)

脑洞来自冬乱元太太,前文请戳 @薛定谔的玉米 ,我只负责瞎jb写。
○如标题所见,Lolita paro,所以此文三观极其不正!
●cp主要是康ben,有大量康俊和少量康兮出没(所以本质是康all吗?!
○有年龄操作 强行血缘设定和角色死亡注意
●ooc 狗血 还有大量低俗的情色表现
○禁止转出lofter 千万不能拿去骚真人!!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食用愉快ww

Chapter 3

 

草莓、樱桃、天使的吻。

这是属于向人杰的夏日美酒。

 

第二天他们依旧是下午到来。这一次他大致打扫了一下房间,把私人物品都收起来,空调温度开得刚好,然后门铃适时响起,向人杰赶紧从沙发上弹起来去开门。

陈圣俊和南东贤一人一个行李箱进门了,本来打算给他们搭把手的向人杰往后面张望了一下:“就这点?”

“其他都可以现买啊。”

“……对哦。”

“叔叔?帮我一下——”

向人杰这才发现南东贤的那个箱子要大一号也更鼓一些,拎着这个箱子到二楼放行李是挺不方便的。向人杰握住把手了,试图拎起南东贤的箱子,心也随着行李箱后知后觉地一沉,等等,他刚刚叫自己叔叔?

“叫哥!”

南东贤做了甩手掌柜,穿着向人杰的凉拖啪嗒啪嗒地上楼了,站在楼梯最顶那一阶,吸着可乐向下看着向人杰当苦力。陈圣俊有点看不下去,上前托住了行李箱的后端,获得向人杰感激的微笑一枚。

“不好意思,他……”

“不用不用。”

向人杰在南东贤刚刚站着的地方放下箱子,发出一声闷响。自己房间的方向传来南东贤的声音:“请拿进来,谢谢~”

……该说他真礼貌,还是真不礼貌呢。

陈圣俊拉出了拉杆,说:“我拿过去。等下麻烦您带路最近的商场了。”

真不愧是来中国工作的,普通话真的可以了,毕竟有时候自己都说不清楚。向人杰赶忙点头,这会儿他们已经走到那扇常年没有人开启的门边,小伙子把窗户完全开了,向南的房间采光不错,这会儿房间里全是暖暖的黄色。他就坐在一地板的阳光中间玩手机,听见脚步声回头,明亮的眼睛弯成两道弧线。

“你侄子有点帅,像你。”

“他帅,我可爱。”

这话让向人杰笑出了声,真要形容两个主语反一反才差不多吧。陈圣俊进了南东贤房间,向人杰想起来自己还穿着英雄联盟的周边T和大裤衩,赶紧回自己房间换衣服。

 

“你喜欢他?有一点?”

“一点点吧。”陈圣俊摸了摸下巴,过几天应该修理一下这些胡渣了,“我也不太清楚。”

“加油加油。”

 

喜欢上一个人可以有很多理由。

经过陈圣俊一个星期的暗中观察,向人杰看起来流里流气但……其实出乎意料挺可靠的。到他这个年纪也不渴望什么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爱情了,反倒是特别想要安定。早上起来已经有人帮他拿好了阳台上干了的衣服,用眼神问他,说顺便而已。这样被掩饰的体贴也很不错了。

但归根到底,还是出于有点“那方面的需求”,心理与生理。人不可能活在荒漠。

既然向人杰有这点意思,那他可以,脱下浪荡的外衣过一把痴情的瘾。

陈圣俊吃完了房东先生的早餐,手肘靠在桌子上,觉得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而刚刚那一瞬间他决定结束单身时光,对这位房东展开攻势。
他穿上椅背上搭着的外套,一只手放在他肩头俯身在向人杰耳边说多谢款待,距离近得快要吻上去。来不及抽身手腕就被向人杰抓住:“就口头道谢吗?”
“如果要继续,上班来不及。”
“我出门了,再见!”南东贤在门口大声说。

妈的忘记他还在了。向人杰内心有了一丝慌乱,他们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已经被重重关上了。被打断的调情谁也没什么心情继续,向人杰于是放了陈圣俊,那人理了理衣服说:“等我回来。”

那笑真是诱惑得紧。

果然男人才知道男人最吃什么。

向人杰承认,先是被他的外表吸引。

干嘛,还不许空巢老人当个颜控了啊?

再想多一点,向人杰继续承认,是有点喜欢南东贤——但仅仅是有点喜欢,他自认没有人渣到对高中生下手吧。又不是五条腿的动物。

 

南东贤把耳朵贴在墙上,隐隐约约能听见一点声音,他们可能并不知道木板隔出来的旧书房隔音效果多么令人满意。
进展还挺快。他撇撇嘴。
“为什么不出声?”
他停下了戴耳机的手,重新侧耳细听。
“他在隔壁。”
好吧,不可否认陈圣俊知道自己在场的时候还是挺收敛的么。
“这样……没什么感觉。”
南东贤又听见自己的舅舅低声叫唤了几声,其实碰撞的声音都比他响。所有的隐忍都成了他的自欺欺人。
“充气娃娃,你懂?”
有点无趣。南东贤把耳机戴上了。如果是我的话……那必须,让他满意不是吗?

Chapter 4

南东贤的头发是烫过染过的,于是在高中生中间他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朵。但他从不怕别人怎么说,“人言可畏”都是放屁。他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成熟”的标志,这些把他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男生区别开来,故作成熟的脸庞和反倒成了他的魅力所在。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女生的呀。”
他眨眨眼睛,勾起疏离的微笑,就没有人会再说什么了。这招屡试不爽。
初中的时候他学着他的舅舅,不动声色拉近距离,上身微倾,直直地盯着别人的眼睛,看着对方带着慌乱的神色后退,有一种……狩猎的快感?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至于为什么,南东贤有时候也会这样问自己。

他把一切都怪罪给,孤独和时代。

 

南东贤的父母在一场意外事故中死亡,于是他带着遗产被托付给自己的舅舅,一个刚刚工作的年轻给佬。就算陈圣俊再收敛再伪装,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有些影响到了南东贤。

他早就长大了。十二岁开始做二十岁,于是对很多事都毫无兴致。

他快离开韩国那会,独自走在街上,有一个男人和他擦肩而过。而他们走出一段路之后,却同时回头。他认出那是他少数见过的舅舅的情人之一,而现在他正向自己走来。走近之后他为自己点了一支烟,抖了半支在外面,由南东贤抽了去。

他殷勤地点燃了打火机,好让他一偏头就能借上火。

“他怎么样……?”

“一切都好,还升职了。”南东贤看向别处,“我会转告你的问候的。”

“时间过得真快……你也上大学了吧……?”

他笑出了声,熟练地弹了弹烟灰:“没,在上高中。”

 

那天南东贤抱着厚厚的书盘腿坐在客厅的角落,窗户被他打开了,外面的风吹得窗帘在他头顶一阵一阵地鼓起来又落下,阳光在他身上晃动着。向人杰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抽了一下,就有绳索在不断收紧,直到快要窒息。

他不该走过去,也不该问那一句:“今天不上学吗?”

南东贤抬起头看着他,嘴角上扬,眼睛整个弯起来:“今天放假呀。”

向人杰移开了视线,那笑容在他看来是带着点勾引的,不能多看,绝对。于是他去看南东贤手里的书,是一本汉语教学,满满的汉语和韩语夹杂中间向人杰一眼就发现了那三个字——

“我爱你”。

向人杰落荒而逃了,留南东贤还在那边笑。

什么嘛,像个傻子一样。

向人杰匆匆回到房间之后立刻关上了门,像是怕南东贤跟在后面会挤进门缝一样。他在自己房间里焦躁地踱了几圈,甚至抓了抓头发。他是真的想好好和陈圣俊经营一下这段感情,他毕竟长得帅工作优秀也是个不错的伴侣,谁特么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小魔鬼南东贤。

宽松的短裤下面是白且细长的两条腿,光脚踩在地板上,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要命得很。喝牛奶的时候嘴角白白的一圈,每次都是陈圣俊去提醒他擦掉,而他伸出舌头去舔,绝不接过纸巾,还会做个鬼脸。

恋童癖?不可能的。而且怎么说他也不算“童”了吧?

难道是。

向人杰有点被自己吓到,坐在床上茫然地眨了几下眼睛。

难道是忘不了。

苏汉伟……?

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向人杰不敢想下去赶紧拿出来看,不是陈圣俊发来的,却是刚刚似乎居心叵测的高中生。一个简简单单的符号表情,虽然已经过时很久,但向人杰看见那一个分号一个右括号,似乎就能看见南东贤的脸。

“我忘记带浴巾了。”

……忘记带浴巾不会忘记带手机的吗。

“帮我拿进来好吗,谢谢~”

行,行,小祖宗您说啥都行。

隔着门就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向人杰犹豫了一下,抱着浴巾拉开一条缝,伸进去一只手递出浴巾。

他碰到湿漉漉的光滑的皮肤。

 

他妈的。

真的挡不住。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35)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