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康俊/康ben】lolita(7-8、小剧场1)

食用注意:

前文1-2 3-4 5-6

导演一号 @薛定谔的玉米 

○如标题所见,Lolita paro,所以此文三观极其不正!
●cp主要是康ben,有大量康俊和少量康兮出没(所以本质是康all吗?!
○有年龄操作 强行血缘设定和角色死亡注意
●ooc 狗血 还有大量低俗的情色表现
○禁止转出lofter 千万不能拿去骚真人!!

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食用愉快ww

 

 

Chapter 7

这真是……痛苦又甜蜜的煎熬。

 

向人杰放弃了曾经有的戒烟的念头,既然想不出什么办法也做不出什么选择,那就先这样吧。你真是个人渣了向人杰,就算改了名字也没改掉这种脾性。当年的苏汉伟是怎么死的你忘了吗?

于是恍恍惚惚之间,他看见他的小不点儿站在教室门口看着他拉着别人的手,咬着下嘴唇,最终流了一滴眼泪,含糊不清地说:

“向敏,你他妈的是狗吧。”

那时候的向敏自知理亏,匆匆忙忙追了出去,谁知道苏汉伟小短腿跑得飞快,他们反而越来越远。而那时,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校门口的红绿灯坏了,想着卡黄灯而加速的司机,撞上了想着卡黄灯甩开向敏的苏汉伟。

想起那个场景,二十六岁的向人杰依然头皮发麻。

他宁可苏汉伟打他、骂他、把这点破事全都抖搂出去,他不怕。可命数却给了他这样残忍的惩罚,让十六岁的少年成了他迈不过去的坎。十年难道很长吗?有些债是要背负一辈子的,十年,恐怕都不够伤口结痂的。也许当南东贤将没什么肉的手放在他手里轻轻一握的时候他就该知道,欠着苏汉伟的东西,迟早要还。

 

陈圣俊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示意他的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当那双纹了玫瑰的手摸上床沿,向人杰把手覆盖在陈圣俊的手上:“今天就聊聊,好吗?”

“好啊。聊什么?”陈圣俊抽回了手开始解衬衫扣子,看起来是要和他聊到睡着了。

“嗯……聊聊初恋怎么样?”向人杰把后面那句“我最近总是想起他”咽回去了,好歹那么大一只人,该有的情商还是要有。向人杰虽然把南东贤给办了,但心里还是想和陈圣俊好好过日子。

“初恋?嗯……是我的,嗯,上司吧。”陈圣俊头枕着手慢吞吞说了不少,说到他们和平分手的时候,向人杰叹了口气。

“我和我初恋在一起的时候才十六岁。他……很好,很任性,从不承认喜欢我。”

他停顿了好一会。陈圣俊摸了摸他的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给点安慰。现任肯谈这样的话题,有些还有点放不下但准备放下的意味在里面。大家都摊开了谈,对以后的生活也好。

“然后……我犯了错。”

回忆对他来说来势太凶猛,有些堵了喉咙。向人杰想起那些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一般的幼稚往事,几次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只得先深呼吸几次,平复一下心情。

“然后我害死了他。”

任陈圣俊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结局的。一时间他也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抱住了向人杰,用不算高的体温给他一点温暖。向人杰把脸埋在他颈窝,抱住他的腰:“我怕我忘不了他。我总在犯错……但是陈圣俊,我不想再犯错了。”

人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示弱。陈圣俊终究对他心存好感,向人杰这一番话,他除了拍着他的背,紧紧抱他,没有别的什么能做了。

他开了灯数着陈圣俊的纹身,问:“这些是什么意思?”

“纪念。”

“那这个呢?”

向人杰触碰的是一块形状不明的胎记,陈圣俊感觉有点儿痒,便话里带笑地说:“是你。”

对陈圣俊是什么情感?

不知道,不知道。

但每天都有那么几刻,会让向人杰感觉,岁月静好,能够让他做安安稳稳蹉跎时光的春秋大梦。给他一种幻觉,他和陈圣俊非常合适非常般配,他俩一定能长长久久。

 

南东贤当然清楚得很。

那一天发生的一切确实是自己撩太过了,以前都是在同龄人中间实践,就养成了“反正他们也不敢怎么样”的惯性思维。谁知道向人杰是个雷厉风行的行动派——好吧他也不是不知道——也没考虑点什么,就和他滚一块了。

开着空调他还是出了汗,他想凌晨两点隔壁两位应该睡着了,洗个澡也不会太惊动他们。他也没敢开大灯,小小一束暗黄只照得亮灯下一小圈,其他的部分还是隐没在黑暗里。南东贤打开了花洒,看着水往下流。

“……”

还是有点困,他不自觉闭上了眼睛。

而闭上眼睛,他就感觉有人在吻他,从耳后到脖颈,锁骨至肋骨甚至胯骨都是细密绵长的、从神经深处传来的痒。他的手指带来比水稍微粘稠的感觉,在身后抹开。

“你还真是假装自己很懂。”有人在头顶笑道,“我要是强上,你特么就去医院了。”

于是他不服输般地说:“你很有经验嘛。”

“十岁白长的?放轻松——”

南东贤仰起了头。

“……”

有些声音还留在嗓子眼儿,在空荡荡的浴室里怎么也发不出。他看着天花板不到一秒就被灯刺眼得低下了头。水已经放了半个浴缸,温温热热的好像他依然包围着他一样。

“我真是……糟糕透了。”

南东贤,男,生理年龄十六岁,看着自己的手如是说。

 

Chapter 8

说来可笑,这套向人杰用来收租的房子,原本是两位老人家咬咬牙买给宝贝儿子的婚房。买的时候走了后门,一套不错的房子没涨什么价就卖了,眼看着这几年s市发展越来越快,这房子地段越来越好,两老就盼着他讨媳妇了,没想到这小崽子说:“我不会结婚的。”

他在饭桌上给陈圣俊和南东贤讲了这些,还说他们之前来看他,以为那位女大学生房客是他女朋友,招待之热情把人家小姑娘吓了一跳。

“你以前和她一起住……?”陈圣俊听来听去总算抓住了让他感觉不对的点。

“哎,我和她说过了我是个给佬叫她放心,她后来也把我当gay蜜呢。”向人杰抓了抓头发,想起那个带他做发型,淘宝的时候顺带给他买几件看得过去的衣服的女孩子,心想她要是个男的就好了。

南东贤一声不吭地扒饭,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是滋味。自打他俩上过床就没怎么讲话,嘛,看在舅舅和他感情升温的份上,算了吧,就当给自己升了一级。

他倒是看得挺开。

今天的饭口味真糟糕。

 

陈圣俊出门上班,向人杰不知道干嘛也出去了。不就是一个人留着,无聊算什么,他独处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要久。

就是……最近突然有点不大习惯。

南东贤在沙发上混混沌沌半梦半醒了一天,到桔红的夕阳完整地出现在窗户里,他才觉得头疼爬起来了。起身的一瞬他突然发现什么,把手伸向那红里透着黄的光源。

指尖儿就有了颜色,血一般的红。

南东贤看得有点出神。孤独的人就是如此,一有点什么似乎有点有趣的,就会停留好久。

而向人杰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一个光的精灵。精灵趴在沙发背上,向着窗户伸出一只手,斜阳余晖把他映得几近透明。他听到了开门声,没有情绪地望了自己一眼,又重新当回凡人,抱起了毯子要回自己房间。

等等。

先于声带,向人杰用拉住他手腕的肢体语言传达了消息。南东贤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打了一个问号一样。他刚刚睡醒没什么心情去撩向人杰,头晕乎乎的只想回自己房间躺到吃晚饭。

向人杰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两人僵持了一会,向人杰想起来陈圣俊刚刚发的微信,说:“你舅舅……他说今天晚上加班。”

“啊……哦。”

“所以你换一下衣服,我们出去吃。”

南东贤哦了一声,便上楼换衣服去了。向人杰坐在沙发上等他,翘着二郎腿在手机上搜美食,往二楼一瞥就发现他光着上半身,一边穿衣服一边走下来。

还是等下点外卖吧。

他招了招手,南东贤便心领神会跨坐在他大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用刚刚睡醒的沙哑声音说:“你就那么想和我——”

剩下的话都被向人杰一点一点吃进肚子里。这一次他和温柔这样的形容词终于搭上一点边儿,在这半明半暗的黄昏,仰头去亲吻毫无经验的少年薄薄的唇。大概是真的看着光线笼罩他的那一刻动了一点情,就在刚刚他脑子嗡一下炸开,三个声音同时在响。而他抓住了眼前这一个。

他抓住了衣服下摆,南东贤便顺从地举起了手,刚刚换上的衣服还没穿热就回到空气,无暇顾及因为衣服脱得太快乱掉的发型,这次他学会了:“不行,要先——”

有点扫兴。向人杰摸到茶几下一个抽屉,狡兔三窟这个成语用在这里有那么一点点合适,南东贤有权怀疑他在这个房子各处都藏了一点。太可怕了,经验丰富的成年男人。他仰躺在沙发上,终于感觉到一点点羞耻,用手遮着眼睛。

但闭上眼睛还是会感受到光。

闭上眼睛,感觉依然灵敏。

“我想听你叫我——向敏。”

向人杰看到他随着自己的动作张开了嘴,那嘴唇是殷红的,仿佛带了血,牙齿是珍珠白,得益于他每天刷两次牙,舌尖微微上翘,喉咙里滚出来一串,听不太清的呻吟。他终归是叛逆,没有如他愿喊他向敏。夹杂着喘息,他在自己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像是无意识地念:“敏敏,敏敏。”

而苏汉伟不会这样叫他。

这大概是这场意乱情迷之中唯一的遗憾。

 

【小剧场1】

舅夜/康ben

 

向人杰:我靠,我太他妈人渣了吧。这角色真的不当人啊。不是,这种剧本真的能过审吗?我们已经穷到要接这种戏了吗?!

苏汉伟:呵呵,向二狗,这就是你他妈的来中路脏我兵的报应。这个角色爽不爽?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陈圣俊:向二狗~向二狗~

苏汉伟:闭嘴啊徐晟滚,烦!给你五块钱去买栗子,gogogo

 

南东贤刚给浴室那场戏补拍完,裹着毯子从片场去更衣室。柯昌宇塞给自己一杯热水,向人杰不明所以,想着自己也不是很渴啊,刚要喝——

“等等啊,不是给你的。”

“啊?不是给我喝的你他妈的给我干嘛?”

“给他啊。”

柯昌宇向南东贤的方向看过去,他刚刚把更衣室的门关上,把自己的助理关在了外面。

他妈的,还真是把他从戏里gay到戏外了。可是戏里他设定就是这样也就罢了,戏外人家指不定直得一批啊!向人杰端着热水痛心疾首,思考万千要不要推门进去,他妈的床戏都拍过了看个光膀子咋的了?但是戏归戏不能当真……

千万个但是,让敬业的业余助理向人杰端着热水直到南东贤擦干了头发和身子,穿好衣服出来。

还差点没把向人杰的水给打翻了。

“……?”

“这个……喝水。”

南东贤笑开了,在戏外他笑起来不似戏里那样总有些别的意味,他接过水杯一口喝完,标标准准地说:“谢谢。”

 

“唉——”

苏汉伟一下一下拍着陈圣俊的肩。

“唉——可怜啊——”

“怎么了?”

“好好一条狗。”苏汉伟上下打量了一下陈圣俊,“怎么就被皮皮虾给糟蹋了。”

显然以韩国友人和体重成反比的大脑容量,并不能理解糟蹋这种词语。苏汉伟叹了口气,这剧是真的太tmd便宜向人杰那个畜生了。被车撞的镜头他拍了好几次,每一次都在心里骂向人杰怎么那么贱害他被车撞!

不过某国字脸前门面担当虽然听不懂,还是能看懂苏汉伟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的。

“不要烦,不要烦。”

更烦了好吗……苏汉伟突然口渴,指挥着陈圣俊:“给我拿瓶旺仔牛奶!”

“什么……”

对啊他听不懂旺仔牛奶……

更烦了。

“可乐!可乐!”

 

全文链接
 
 
 
评论(16)
 
 
热度(29)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