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俊/康ben】lolita(11-12、小剧场2)

食用注意:

前文1-2 3-4 5-6 7-8 9-10

赞美导演 @薛定谔的玉米 

○如标题所见,Lolita paro,所以此文三观极其不正!
●cp主要是康ben,有大量康俊和少量康兮出没(所以本质是康all吗?!
○有年龄操作 强行血缘设定和角色死亡注意
●ooc 狗血 还有大量低俗的情色表现
○禁止转出lofter 千万不能拿去骚真人!!如果以上都可以的话,食用愉快ww

【不,我觉得不会愉快……】

 

 

 

Chapter 11

“我长高了多少?”

“你别踮脚!”向人杰按着南东贤的肩膀,用笔在墙壁上画上一条线,“嗯……大概半公分吧。”

他看着南东贤一脸不高兴的神情,说:“好啦,两个月长这么多,挺不错了。”

 

“我脚坏了。”

“应该是‘脚扭了’,我的小笨蛋。”

向人杰俯下身去,半跪着脱下南东贤的运动鞋,褪去被雨打湿的运动袜,一只手托住他脚掌一只手握住他脚踝,问:“哪里痛?”

“不很痛。”南东贤也俯下身来,手指指着脚外侧的肌肉,“这里。”

向人杰起身了,南东贤急忙问:“去哪?”

“给你拿红花油——药。”

南东贤坐在床上等着向人杰回来,下雨天真是很讨厌了,他在马路中间摔了一跤,还差点被车碾到。他独自撑着伞一瘸一拐地走回来,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向人杰刚好回来。这样的巧合让他突然就鼻子一酸。曾经他无论什么都一个人扛过来了,如今却一点小事都想着依赖谁。

南东贤心下算着日子,他来中国已经两个月了。如今正是盛夏,他正享受着学生专属的暑假,以及白天自己专属的向人杰。他其实极度缺乏安全感,才会在向人杰不说什么就起身的时候问出那句,你去哪。

他去了好久。

南东贤开始看那双运动鞋,前几天他还散着鞋带懒得系,向人杰也没说什么就蹲下来给他系上了。他打的结挺正的,看出来打得很认真。

然后他每次脱这双鞋都小心翼翼,怕把鞋带弄散了。

他瞎想的这会儿向人杰已经回来了,他搬了个小凳子坐着,把南东贤光着的湿漉漉的脚擦干净,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这里疼对吧?”看见南东贤点了点头,他倒点红花油在自己掌心,搓了一下之后,那双手覆上痛处。

这双手接触过他身体任何地方,但这一次感觉不一样。

药水刺鼻的味道让南东贤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他听见向人杰说:“你忍一忍。”

这句话在很多时候也听到过。

“……向、向人杰。”这可能是南东贤第一次那么正经地喊他名字,向人杰抬头:“嗯?”

南东贤眨了三下眼睛,抿了一下嘴唇,眉毛稍微下撇了,最终还是蚊子叫似的开口了:“我爱你。”

外面雨下得好大。南东贤看见了他眼里的不知所措,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他的毫无反应戳破漏光了,他抽回自己的脚,说:“我的花,在阳台,帮我拿进来。”

 

向人杰去阳台搬南东贤的那些花的时候还是懵逼的。他拉开玻璃推拉门,发现花盆里已经积了不少水。南东贤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喜欢种花,把这些花花草草当成他的宝贝,向人杰不由得也紧张了起来,也顾不上打伞就开始挪盆子。他把这项大工程做完已经是一只落汤鸡了,突然闻到一股红花油的味道,南东贤站在不远处,手里是他那块浴巾。

“为什么?”南东贤问。

向人杰一时想不明白这个为什么是哪个为什么,南东贤可以问太多为什么——为什么和他上床,为什么那么照顾他,为什么不回答爱他。可是哪一个他都给不出一个人能回答的答案,对我就是个畜生啦——他想,他缄口不言,也不接过他的浴巾,任头发上流下来的雨水模糊南东贤的身影。

他怎么能告诉他,是因为苏汉伟,是因为他小于是向人杰当他作弟弟,是因为陈圣俊。

每个答案都太不当人了,他怎么能告诉他。

南东贤走过来了。

他把浴巾轻轻放在自己头上,就又一瘸一拐走了。

 

这当然不是这个小青年——我们姑且那么称呼他,他虽然只有十六岁,却有一颗二十六岁的心了——第一次对别人说我爱你,他自己记得很清楚:十二岁的时候对一个高高瘦瘦的小男生说过这句话,把他吓跑了;十三岁对一个圆脸有点矮的小男生说过这句话,被他打了一拳;十四岁他对他们班班长说了这句话,班长十分为难地看着他了。

当他终于再次燃起一腔孤勇,换来的依旧是——

这样不清不白的关系。

他想回去睡一会,醒过来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大不了他南东贤不再抱有非分之想,安安心心混完在中国的日子,回去再兴风作浪。他当然可以看着他的舅舅和房东先生修成正果,把一切不该说的烂在肚子里,他当然可以。

可你说向人杰这人。

他从背后抱住了自己,这他妈的算个什么意思?

于是他没好气地问:“干嘛?”

南东贤终归还是太瘦了,不是瘦弱,但轻飘飘的一颗,向人杰要抱起他,他再反抗也没有办法。他深陷床褥,向人杰卡住他两只手腕,南东贤别开头去,却听见向人杰说:“你再说一遍。”

“……干嘛?”

“不是这句。”

“为什么?”

“……再上一句。”

“忘了。”

向人杰嗤笑了一声:“要不要我帮你想一下?”

你叫我说我就说啊?做人还要不要点尊严了!南东贤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态度,绝不再自取其辱。但他的动作完完全全把白净细长的脖子暴露在向人杰视野里,他附身就啃,力道有点没控制住,南东贤闷哼了一声。

脖子手臂这样的地方,平时当然是不会去动的,害怕别人看出来。

向人杰这逼绝对是疯了。南东贤想,他妈的他到底想干嘛。

“你再说一次。”

果然还是没法抗拒他吗……

南东贤看向向人杰了,而他也在看着自己,仿佛有点期待。于是南东贤鬼使神差地又说了一次:“我爱你。”

“笨。太笨了……”

向人杰的声音响在自己耳侧。

“爱到底是什么……你教教我?”

 

也许刚开始是因为苏汉伟,但现在,只因为他是南东贤。

是天使,也是个恶魔啊。

 

Chapter 12

陈圣俊本来以为,只是倦怠期。虽然这倦怠期来得太早了一点……

“你听说过一句话吗?”一起从韩国调来中国的同事在吃午饭的间隙问他。陈圣俊低头刷ins上的大胸妹子照片,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嗯?”

“世界上有三件事是藏不住的——咳嗽、贫穷和爱情。”

“……所以呢?”

“直觉告诉我,你和你的小男朋友出了点问题。”

“……多谢关心啊。”

他当然有感觉,他陈圣俊又不是个傻的。但一是他不愿相信,二是,要真顺着什么思路想下去……太可怕,他可不敢想。

于是这种复杂的情感一直纠缠着他。他总是早早睡去的时候,睁眼时向人杰背对着自己的时候,他不再记得自己口味偏好的时候。

 

受不了了。

一探究竟吧。

 

他请了一天假,理由是看病。上司在短信里例行关心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语气和向人杰如出一辙。

陈圣俊照常离开,在外面转了一圈,坐上了不知道去哪的地铁,又原路返回。地铁站烘焙店的面包向人杰很喜欢吃,陈圣俊差点就走进去买了。他极少在白天从外面走进这个小区,光线太强以至于一切景象都变得陌生起来。

他把钥匙捏在手里。

希望等下开门的时候,向人杰正瘫在沙发上吃着西瓜,就像他刚来那天一样。他看见自己开门进来,有些诧异地问:“怎么了?今天不用上班吗?”

 

陈圣俊强迫着自己冷静、冷静,把钥匙插入锁孔,向右转动两周半。

门开了。

 

【小剧场2】

这个剧本,柯昌宇看了会沉默。

“我靠,这剧真他妈的能播?????能播我直播剁屌!……不是,我是说……”

“录音了,皮皮虾。”苏汉伟举了一下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按下播放键。

“这剧真他……”

“五十的还是一百的?”向人杰一脸沉痛,“不能再多了。”

“腿哥,开一下大众点评。”

 

两位韩国演员显然不知道他们在互怼什么。南东贤和陈圣俊正在对戏,后面一场大戏互飚演技,南东贤毕竟还有点生疏,提前拉着陈圣俊做好准备。

“唉。”

“怎么了?”

“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是……”

陈圣俊一脸你说吧我给你保密的神情,南东贤又叹了一口气:“刚刚那一场戏下来,我还真觉得向人杰有点……呃……有点帅……”

啪嗒。

陈圣俊手里的剧本掉到了地上。

“对不起……我没听清……?”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31)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