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莓瘫】长安花

花了一个多小时写了那么一丢丢东西……就是昨天突然说起来“想搞邪教”的产物。

感觉不太好吃,就这样吧=。=

————————傻不愣登的分割线————————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快马加鞭,看遍长安花。”

 

“魏汉冬。”然后他指着他自己,“微——笑。”

魏汉冬带着他万年不变的鼻音,听不清有没有笑地说:“嗯,确实很配。”

 

魏汉冬说刚来WE的第一感觉就是“穷”。挤在客厅的训练室,堪比学生时代宿舍的房间。除了他每个人都习惯了在美服无限掉包的游戏体验,高学成叫他不要摔鼠标,不然摔坏了买不起新的。

他给张梓涵打电话,说完三四遍“我挂了啊”之后,才把手机从耳边拿开,高学成拍了拍他的肩膀:“谈恋爱不要影响比赛。”

魏汉冬刚想说我没有,高学成却不给他什么机会说这话。

那时候……他还是打AD的,高学成还在打上单。这段日子后来大家都记得不太清楚,说起来,哎,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他们都太习惯后来的位置了,互换的位置只是走的以前的一个弯路罢了。

就好像,后来他们都太习惯自己的身份,认为那点点小心思,只是年轻的心的一次叛逆罢了。

 

其实面对高学成,魏汉冬常常没法说真话。那年全明星他还是别人眼里的面瘫,主持人给了他逗笑他的任务,魏汉冬自己先笑得没个形了。然后扭扭捏捏扯皮半天,最后还是若风来直截了当地来了一句:“微笑,你能不能……笑一个?”

他就这么真的笑了,魏汉冬想不明白,我他妈扯了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

后来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明明能简单地说清楚,因为掺杂了很多别的东西,魏汉冬就是说不出来,于是他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小学初中的语文老师。

不太明白。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高学成后来想有这样一起打拼,一起坚持,没有什么收获于是一起退役的兄弟,也不错了,那种感觉很武侠,义结金兰便奉陪到底。就像高学成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最向往的,不是美人英雄,而是这样的兄弟义气。

那些,榨菜拌饭在电脑前解决三餐的日子,苦苦挣扎的日子,沐浴荣光的日子,在低谷里彷徨的日子,仿佛都有这样一个人在他左右,与他逆水行舟。

魏汉冬的那条长微博是这样写的:“陪君醉笑三千场,莫道离伤。”高学成总觉得耳熟,又不记得在哪里听过。后来有一天小妍在看书,指给他看《滚滚红尘》里的一段话。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一时间他有些恍惚了,跟着女朋友一起看下去。

“……禅心已失人间爱,又何曾梦觉,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踏尽红尘何处是吾乡。”

退役以后他们住得比较远,来往少了很多。魏汉冬大概不知道其实高学成有着故意避开的成分在,而个中缘由,当事人自己也不清楚。毕竟都是整日和游戏打交道的宅男,又各自有女朋友甚至有个人成了家,怎么奢求他看得清楚。

高学成就模模糊糊想起当时,叫他不要影响比赛的时候,好像是有点别的意味在的。

 

魏汉冬生了个娃,水灵得很。几个老兄弟齐聚一堂要当干爹,魏汉冬笑着说:“去去去!”高学成才想起来,很久没有见他。

“叫什么名啊?”

“魏歆瑶。”

“……微笑?”

高学成一懵,看着魏汉冬了。他抱着孩子笑着,仿佛当年他拎着个小包就来打职业的时候,笑眯眯地站在门口:“大家好,我是草莓。”

恍如隔世。

 

爱过。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