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我真的不太会写信

腿哥:
我想了好久,才觉得应该写封信给你。当面说不出口,给你发消息又怕你在我没说完的时候就回复。我问傻窝怎么办,他说那写封信呗。这年头谁踏马的还写信,但是我现在在干嘛?
在作死,在发神经。
我觉得你早就知道了,你那么聪明。春季赛我就没上过几次场,还全输了。我知道你在看比赛,所以我也不好受。然后不是,找你去吃夜宵,你也跟我说要坚持。
可是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是菜逼的时候还好,后来你变强了,你走了,我越来越觉得我不像以前那么厉害了。让我吹一下自己吧,反正是对着你,我以前,在我们还是we.f的时候,那时候的我真的强。
我甚至还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去we,然后再当你的ad。
这一切在现在看来都是个笑话。你发给我的那个表情包一样,他宛如戏台上的老将军,背上全是flag。
对不起,对不起。
当时做的承诺还没有兑现,我就没法坚持下去了。
真的对不起。
我想说的只有那么多了,我知道,我还年轻,我还能打下去。但你说的,人就是靠一口气撑着的,我没有了这口气,我活该只能在台下看着你。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想在你身边的。
其实那年我说完“如果我也去了we”之后的短暂停顿,是把“那我们就在一起吧”这句话咽在了肚子里。腿哥我一直很喜欢你,但这些现在都不如不提。
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再看一遍,其实一两分钟就看完了,我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
你肯定能越打越好,和女朋友也要好好在一起,到时候拿了冠军记得请我吃饭,结了婚记得叫我喝喜酒,我一定给你包一个最大的红包。

徐铭枢很想笑,这么矫情的话居然是他写出来的。他再次检查了一下有没有错别字——有也随他去了。都是要各走各的人了,还在乎什么错别字啊。
我真的不太会写信啊。
笑中带泪了。

而柯昌宇看到这封邮件,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后了。他很想回一封信,但那些事发生得太远太远,让他都不愿再提了。他后来的确如此,拿了冠军请他吃饭,结婚了请他喝喜酒,而现在想来,徐铭枢的那个红包的确是最大的。
为什么不早点看到啊?他有些懊恼了,如果他有看邮箱的习惯而不是看到邮箱标志旁边的数字心烦才点进去清一清,他才不会现在才看到了。
柯昌宇一直以为徐铭枢对自己的态度……不是他想的那样。
当年他窝在电竞椅里,没有正眼看他。
“如果我也去了we……”
柯昌宇一度要接:“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一步走错就步步走错了。如果那时候勇敢一点挣脱枷锁,两人都没有什么矜持的包袱,如果……
那么柯昌宇就不会答应她,说什么也会等。
可是“如果”是世界上最无力的词语了。
想和徐铭枢在一起其实他在不在we,甚至打不打比赛都不重要,他看上的仅仅是徐铭枢,没有任何定语。
柯昌宇把短短的邮件复制下来,保存在硬盘最深处。新建文档的时候想不到取什么名字,光标闪烁半天,柯昌宇放弃了,将鼠标点在别处,于是文档的名字又变成初始的“新建Microsoft office文档”。
错过,人们都把重音放在错上,但这个词的意思,偏向于“过”多一些啊。


————————
orz
希望小q不打比赛了也能开开心心的。做人嘛开心最重要啦!
肯定是尊重他的选择的,他做出这个决定想必也想了很多。
就是有一点点难过,一点点。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