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七月】我的一个打野朋友

be,这个腿有点渣……
别当真,别当真,别当真。
写这篇的主要目的是,网恋有风险。
但不管你们难不难过我是挺难过的……

——

我惊讶于他在讲这个故事时是如此冷静,仿佛他才是个旁观者。

 

打野是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上单是上过大赛受到瞩目的明星。

召唤师峡谷中的情愫无非在你无脑抓上我卖命保你的过程中暗生。上单说“我操”“妈的”这种词语时也没什么杀气,开玩笑似的,打野与他连麦时也就受他影响不好说脏话,还怕身边人穿透墙壁震耳欲聋的“干你妈啦”打扰到上单,每每打开麦克风前都叮嘱一句:“我要开麦啰,你们少说点脏字!”

打野还怕上单嫌弃他抽烟,瘾头上来了总找“我上厕所”当借口。上单总是温柔应下:“嗯,我等你。”打野就不好意思让他久等了,总是最快速度结束战斗,回到电脑前:“我回来啦。”

不能犹豫的。打野的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喜欢就要去告白显然不在这条定律适用范围内,打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又不敢说的稍微明了些。他记下了上单为他交的每一个技能送的每一个人头,一遍遍咀嚼,给自己制造甜蜜。隔着一个网络一个海峡,其实暧昧已经足够了,但深陷情网的人字典里没有“满足”这一条。

某天晚上打野对上单说:“他们说我们在网恋哦。”在人前一向“你们真是够了”的上单回道:“说错了吗?”

打野愣了半天,想不明白上单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像小学时有一段时间算不清楚两位数的加减法。他最终还是决定求助,截了个图发给朋友:“你说他这什么意思啦!我有点看不懂。”朋友回得简单粗暴:“他想泡你。”

小打野呆在原地,被一套伤害灌得只剩丝血。

“新八酱啊?”打野的朋友都是叫上单新八的,或许因为都是眼睛仔的缘故。小打野手有点抖地回:“嗯。”

“那你要和他在一起吗?你可要想好喔,是弯是直可是人生大事。”

“我……我真没想过啦。”这么说着,打野就以计算机的运算速度做出了决定。

 

在一起之后小打野迅速昭告天下,将朋友的祝福发给上单之后,上单笑说他幼稚,于是小打野噘着嘴巴暗搓搓删掉了,其实两人相处,难道不应该彼此公开坦诚相待?上单一句“台湾什么比较好吃啊?”把小打野从短暂失落里拉出来,想了半天什么比较好吃,答案太多堵塞了出口,他说了一句:“台湾什么都好吃。”

得知上单要来台湾的消息小打野激动了好一阵子,但细细一算,和自己的空闲时间根本对不上。

“不然就可以来见你了。”

“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可是小打野当然不想全留给以后,喜欢是现在的事,如果什么都交给以后,那么就没有以后。他是曾经谈过女朋友,但那既然是过去式不会再有回响,就不应该念念不忘,而应该正正经经地和上单谈一次恋爱。

又排进去一把,小打野刚说办蜘蛛,就看见属于上单的ban位那儿出现了他不想看到的英雄。

“心有灵犀。”上单说。

打野想,没什么关系的,别人不知道又怎么样,反正喜欢是真的。

傻孩子。

傻打野有了追逐的目标之后自然是努力的。他有时会幻想能和上单同台竞技,他依然住在上路。

他们都问打野是玩玩的还是认真的,打野说干啦我当然正经谈恋爱啊。可是终究是心虚的,千里之外的上单到底是什么态度,怎么是网络上方块字能让他安心的。打野想过去大陆当外援,转念一想,那么菜当什么外援。

他说,我们可以在台湾结婚的!

上单没有回了,打野就开始想,今天他们的训练赛赢了吗?离他们一般开始双排的时间还有大概两个小时,可是他现在就好激动。

他最近看见一些他和前队友的互动,qq群和微博里都在说什么正宫,看得打野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但他不会去问的,再追问这些显得太无理取闹了。在上单面前,打野想展现他不那么幼稚的一面的。

在爱情面前他是如此卑微。

 

打野一厢情愿有什么用。谈恋爱终究是两个人的事。

他想了超级多,在网上一遍遍强调于是印在心上的“喜欢”麻痹了他的神经,其实他们并没有见过面。

所以还是应该去见他。昨天他做梦梦到上单了,上单和他牵手,向身边的朋友介绍他:“我老婆。”小打野有点害羞地笑,问他减肥成不成功。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梦里见到的人,醒来就应该去见他。

还好自己不是学生了。打野打点好了一切,以家中有事为借口请出了假。起飞的那一刻他还在想,等下就能抱到真实的上单了,要亲口告诉他,有多喜欢他。那一刻花了很大力气注册的熊猫账号,刷的微博混的qq群就都有了回报。

打野空降上海,给上单发去消息。

人生地不熟,他在机场等到深夜。

七八个小时的等待,足够一腔热忱凉透了。

 

故事讲到这的时候,打野说:“我可以点支烟吗?”

他还是跳过了最残忍的那部分。讲故事的人怕听故事的人难过,即使是遍体鳞伤了,他的心依然柔软。

 

打野还存着上单的qq,还会去熊猫看他直播,有时看着游戏客户端里他正在游戏中,也会点进去ob一波。人的热情总归有限,小打野的热情除了游戏都交给了上单,他本以为上单生性淡薄,却是他的热情不在他这。斗鱼tv他没有注册,于是他以游客身份,看着上单的意中人。

他是很好看,唱歌好听,性格也很可爱。

他们是有点配。那么多年交情,确实轮不到他一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当年他就惶恐,打野只不过是个可能走不了职业道路的打野,颜值也不高,还笨笨的,现在想来,丝毫没有值得上单喜欢的点。他很想问你为什么喜欢我啊?可终究没有问出口。

他因为矜持因为想给他一个好印象没有问出口的话太多了。

打野说他早该明白的,要是早点知道就好了。

“那为什么他要说喜欢我呢?”浓重的烟味融化了苦涩,我一时也无话可说,只得安慰他:“也许他那时是真喜欢你。”

时间已经杀死了从前,其实我们都没有必要去怀念。

一支烟燃到尽头,打野终于缓缓开口:“我也要结婚了。”

 

在写这些的时候,我正听着多年前红过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怎惧你以薄情为刃,添一道裂缝?——又不会痛。”

为什么虚假的数据之后会产生如此真实炽热的情感呢?我不太明白。

“那我呢?我算什么。”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45)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