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康7】汉广

为下一篇文预热,拼字的产物……

非常感谢老铁们的素质三连,给了我这个虚荣还嘴硬的小畜生一点满足感😭
——————

“我送你回去吧?”

向人杰是答应了,但他还是没敢坐在副驾驶位,即使这个位置归属时间最久的,是他。

 

柯昌宇的人生轨迹和大多数高中都还没读完的就来打职业的不太一样,唯一的大学生,WE唯一有驾照的职业选手。柯昌宇说要买车的时候就说明了期限,是退役以后,于是一帮人给他出谋划策。

“买车?找瓦西里啊。他,行家。”小个子中单净出些骚主意,于是一帮人笑开了:“克里斯,关下门。”

向人杰划拉着手机给他看车,他不太懂汽车,要是柯昌宇要买摩托车他一定头头是道——哦对,上海禁摩。向人杰想起被朋友弄丢的“宝马”,又气不打一处来了。

他给柯昌宇留意过很多车,一看见宣传单就往回拿,结果都不知道被放到哪里去了。后来他也要走的时候收拾东西,发现都在床头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收着。那时候他的心情好复杂,翻着满是“人生”、“卓越”、“成功”字眼的宣传单,撇了撇嘴。

柯昌宇退役后选择留在了WE,还叫向人杰陪他去看车。推销员侃侃而谈,他却觉得每句话都差不多,都是什么轮胎防滑又耐操,耗油量小较持久,低碳环保污染小,空间大且舒适车震好——等等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人家推销员真的不是这么说的!

他站在一边看柯昌宇坐在驾驶座上,双手握着方向盘,还有那么点样子。

“要不买个大点的,以后还可以送我们去比赛。”向人杰说着,有点陶醉其中了,“省点给司机师傅的冤枉钱。”

“醒醒,现在很多比赛都要坐飞机和高铁。”

……也对,也对。向人杰面部表情抽搐了一下。说到这个,向人杰强行甩锅过:“都怪当年和looper一队,他爱抖眉毛!”看着柯昌宇的样子,却越说声音越虚了。“可以吧。”上单说,“可人家那时候那么强,你怎么不学点好的。”

“你可以送我们去机场和车站啊!”

向人杰最后挑了看起来最低调的,没什么,就是觉得“像他”,要问他哪里像,他也说不出,用直觉什么的搪塞过去。他本以为柯昌宇不会考虑他这不走心的建议,万万没想到他说:“那就这辆吧。”

然后真的,柯昌宇和小兽承担起了车夫重任。能省下一笔钱兽eo当然双手双脚赞成,有时等着队员就位的时候还会和柯昌宇吹比:“我当年可是上海开到南京都开过了!”

向人杰爱挤柯昌宇的车,专门坐副驾驶位。

“小伟你别和我抢,知不知道副驾驶位最危险啊?我这是照顾你你他妈的还不领情!”

“你他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要把椅子往后放!”

“哎哟,上次那是想睡觉,忘记你在后面了。这次一定不搞你。”

后来时间久了,苏汉伟也很自觉地坐在后排,和他的傻逼ad挤在一块了。位置固定好了,柯昌宇就会给向人杰调好座位,毕竟不过举手之劳。打野多心思细腻,一点一滴他都看在眼里。但不可说,不论他内心多没出息地感动,有些话、有些情愫是注定得藏在心里的。

他总说“像赌博一样”这种话,他也确实是个赌徒。那么多次,不论赢了输了他都欣然上了赌桌,唯独这次他虚了。

是怂啦,汉之广矣,不可泳思啊。

向人杰当然说不出这么有文化的话,别人说的。

打野不再适合在赛场厮杀之后也留在了WE,不太想承认是因为谁。青训的教练一个明着骚一个暗着骚,向人杰想论说骚话他哪会占下风,他那是故意让着柯昌宇,不想太骚他罢了!小兔崽子们天天看他在柯昌宇那吃瘪,没大没小了都。

向人杰自己是直接打lpl的,而柯昌宇则是一路摸爬滚打,熟谙lspl的各种套路。那时候向人杰刚刚转型教练,他俩坐在队员们身后,看他们嚷嚷着打训练赛的时候,他总是会格外留意打野。柯昌宇明白刚离开赛场他有多不适应,又只得旁敲侧击要他转换身份。

那晚柯昌宇出门,队员喊了半天:“教练,快点外卖,饿死了——”他愣是没什么反应,甚至还想好了自己要吃的那一份,恍惚间才想起柯昌宇那一句:“我今天晚上有点事。”和关门声。

他才醍醐灌顶,自己他妈的也是个教练啊!

向人杰化身向二狗给小如来们点外卖去了,想着要不要给柯昌宇点一份,他喜欢吃啥来着?

 

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如若美人要出嫁,我愿亲自去牵马。

爱不到,放不了。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3)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