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7瘫】江湖笑(上)

灵感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为7瘫+1s。
——
“江湖笑,恩怨了。”

谈及那一次绕后,柯昌宇停下了拭剑的动作,说:“我很记仇的。”
有时候觉得,他们追逐的东西也太过虚无缥缈了——武林第一的称号又有什么用?就算是“第一”,孤身一人冲进千军万马中也九死一生。就算是“第一”,照样要烦恼今天明天早中晚吃什么,一样会吸风饮露,感慨“我们真穷啊”。就算是“第一”,也逃不过一个心上人的“劫”。
何况第一这位置坐着有什么好,人人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笑里藏刀使劲浑身解数,明招暗式齐上阵,只为了打倒他们。于是这一来二去的交锋中,有的人惺惺相惜成为朋友,有的人相看两厌结下深仇大恨。
但要让他们从“武林第一”这宝座上下来,他们又不肯了。
人的矛盾性,大概就在此。
这时候,最后一丝晚霞已经消散了。明月攀上枝头,长夜漫漫,就此,故事揭开一角。

柯昌宇追逐的是什么?就算酒席间朋友问起,他也编理由混过去。真正的理由也不算说不出口,只是心中最难以平复的暗涌,最难话与他人知。多年前他亲眼见过冷酷月光下,他飒爽英姿,一箭取人性命,问书生道:“我酷不酷?”
那一抹血色月光,是他抛下书卷的原因。
谁知当他终于步入这江湖,高学成已是名为“微笑”的消逝传说。既然如今没有他的音讯,那就去他待过的地方。直觉是这样告诉柯昌宇的,他效力过的地方,不会差的。
然后,要像高学成一样掀起风浪。
这便是柯昌宇的豪情壮志。

所有人都以为高学成隐居在哪个山村,种种菜喝喝茶,过着美滋滋的小日子。但所谓“大隐隐于市”,高学成开了家赌场,他一直喜欢玩斗地主,比起准头牌术却是差了太多太多,仗着是老板,除了脸上贴点条子,也没有别的惩罚措施。
换做是一楼那些赌徒,怕是早输得裤子都没了。
他同情地看向一楼里那些红了眼的傻小子们,身在永不能赢的局中,永远没法看清自己。在一片噪杂中突然有人抬起头来,和高学成对视一瞬。
那目光让高学成没来由地想躲。
他不是赌徒,一定不是。
柯昌宇是来赌场为下一次行动搜集情报,在周围人大声的“大”和“小”中间,他突然感受到视线的热度,于是他抬头,又见那一束月光。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儿,却仿佛沧海桑田。刀剑碰撞、竹子折断、箭矢入肉的声音一时间涌上脑海,汇成他与他说过的俏皮一句:“我酷不酷?”
“今日救命之恩,我柯昌宇必当铭记在心。”
他摆摆手,又消失在夜色里,成为无法追逐的身影。就像现在,他消失在二楼栏杆后头,人太多柯昌宇没法上去,于是高学成又成为梦中残像,心底浅溪。

每有擂台,柯昌宇是必去的。与他人切磋武艺是一方面,顺便也提高自己知名度,好让高学成也能看见他。他不很年轻了,随着年纪的增长,意识经验在增加,身体总不如那些年轻人。就总想趁自己还能打,了自己的心愿。
高学成是这次擂台的金主,为自己的赌场招看场子的来的。自那次被不知道谁盯了一眼,总觉得山雨欲来,还是未雨绸缪,将自己的营生护个结实。他在台边的酒楼里一直看着,上来的几个他都不甚满意,直到那人慢慢走上台来,不似别人跑上来跳上来的嚣张架势。
“在下,世英,柯昌宇。”
高学成在楼上听得不很清楚,又像是不太确定,问旁边人道:“他说他属哪一门?”
“世英。世英,柯昌宇。”
几个回合先前还叫嚣着“哪个不怕死的,来吃我一刀”的人就被剑指了喉咙。柯昌宇收剑入鞘,作揖道:“多谢指教。”
“一脸书生样,却是凶中带稳。颇有你当年风范啊……微笑?”
“……当年那些破事,不提也罢。”
“哪里是破事,武林第一高手,你这要是破事,那我们算什么?”
看似花非花雾非雾,滔滔江水留不住。过去的就让他随风飘散吧。他既已决心退出这江湖,又何苦拿这些红尘里的俗事,扰了他清梦。
柯昌宇到酒馆中坐,便听别人议起论剑大会,说是高学成到退隐也没有称霸过的台子。要怪只怪生不逢时,在高学成最闪耀的时刻,这中原的论剑大会还没个雏形。同行的向人杰听到,一拍桌子,说;“这次我们定要拔得头筹!”
“…你坐下。”
他知道向人杰情绪。这小伙子和他们去年输得特憋屈,世英也成为一时笑柄。输了才会沦为笑话。某一年高学成与人切磋,空手上台,众人当他武艺高强赤手空拳可与对方抗衡,谁知他赢了下来才说:“忘记带了,丢死个人。”
这是佳话,而不是笑话。
毕竟没有亲身经历那个乱糟糟的时代,他会不会在这条街策马奔腾血饮狂刀,叫行人躲避,追逐着谁?

高学成在台下看着世英的年轻人称霸武林,眼里满是年轻时的自己的影子。世英拔得头筹难免不少人不服气,有一些选择忿忿离开,于是高学成面前便空出一块来。柯昌宇便是在这个时候看见的高学成。他急着下去,让他不要走。好歹,好歹喝上一壶酒。
但他们中间总隔着什么。
是交错的时空,是穿不过的人群。
是高学成的落寞离开,是柯昌宇被同伴拉住的手腕。
“你去哪?”
横亘着的是这江湖的嘈杂一片,卷起万重浪,柯昌宇是大海里一叶扁舟,明知难渡,却执意争渡。
柯昌宇对于高学成的所有感激崇敬,在漫长岁月里,夹杂着为他而做的努力发酵,成为与那些个儿女情长无异的情感。
完蛋了,这就,栽在他手上了。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