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江湖笑【下】

为什么那么短?

我也不知道。

——

明明都只是象征性喝了点酒,却都醉得一塌糊涂,也许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木门隔掉喧嚣,床边帷幔把人心底那些渴望遮掩起来。真到坦诚相见的那一刻有一点点记不起来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衣服都脱了不就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是吧。

右臂微粗,肌肉结实,可以说是练剑之人的标准身材了。

……哪像自己,安稳日子过太久,圆成这样了,活该被压。

高学成披着柯昌宇的衣服说要打马吊,两个人有什么意思,手上的牌早就猜了个透。而高学成喜欢赢,柯昌宇喜欢看他赢,一来二去柯昌宇脸上被画满了王八。

“这墨汁难洗吗?”高学成拿着毛笔在他手上画猪头,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很好洗。”

“……诶呀。”

 

“如果有一天,我也打不动了,我来找你。”

他们不比别的人朝夕相处,真要说一起度过的时间,可能加起来还没有几天。但高学成就是笃定,就是毫无理由,笨蛋一样地相信着。

 

后文?

有人看见一位穿着世英制服的人走进了赌场,从此那家赌场再也没有开过。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