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尚未来临——《薄茶清酒》repo

多年后翻出来存个档,怕丢了。

南酌:

@声子棱镜


薄茶清酒,书名清丽,情节却不似那般松弛闲淡的一本本子。它不是长篇,独立的设定与背景让我一度抚上键盘又暗暗停下。不是不可以早一些发出来的,但我实在不愿意用哪怕一句"呜呜呜太好了,我太感动了,但我不知道怎么说啊!"糊弄过去。它带给我的感触十分细碎,却又真实鲜明得可怕。这些敲进心里的文字,若是被那样敷衍搪塞,那就太可惜,也太对不起午酒,对不起我爱的郑徐了。因此我想了许久,整理了一些内容也修改了几次,尽力把那些打动我的挑出来说一说。笔劣言拙,意识流是因为想要把第一时间跳进脑海的句子写出来。有些地方依然述不详尽,还望午酒酒不要太过介意……


-
"你要问我那朋友是谁?你看,他就在茫茫人海中啊。"
平凡的日子平凡的生活,平凡的你与平凡的我。之前相遇的情节少得可怜,反复回味自然不够,于是便有了所谓预谋。哪怕是拐角处偶然撞到,也能令我感到开心。
来自双方的预谋,于是巧合就翻了个倍。当事人或许自己也没发现吧,只当是运气好罢了。殊不知超出预想太多次的巧合,绝不是因为上帝垂青,而是因为——他也在意你。
我们是局外人,躲在屏幕后面看着这些小心忐忑却有注定要相遇的结局,偷偷笑得开心。
郑轩想,笑起来的徐景熙真好看。嘴角像在上扬又不甚明显,眼睛里总装着真诚。你还不累……那那那,我就再陪你一会儿。
「你是在四处看风景吗?」那时的徐景熙心里,应该也有着讶异与欢喜的吧。后来的他对自己一直坦率,不就喜欢了他嘛……喜欢上一直陪着自己的人,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可同时又忍不住有无理取闹的小理由。想更好地看看你,于是就撺掇郑轩去报名四百米。徐景熙大概也没想过,他那么懒的人,怎么一下子就答应了呢。
「还好我早就喜欢你了。」「你全部写满好了,最好不留一点空隙。」


出于让双方互补的初衷而调换的位置,反倒阴差阳错让两个人走得更近了。与郑轩熟悉起来的徐景熙开朗又多话,絮絮叨叨的的明媚样子不知什么时候就扎进了心里再也取不出来。
听说这里很快就要被淹啦。
我的心也快要被淹了。被你淹没,随浪飘荡里迷了方向失了家乡。
徐景熙麻溜地钻进被窝的时候,或许是开心着的。郑轩或许也是窃喜的,可纵然一向洒脱,此刻也不免心跳荡荡。他在耳边小声哼歌的时候,仿佛江水揉了时光的静,潺潺流进心里。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或许就是来源于此的勇气。所以……先算了吧。本就是百千犹豫才汇聚起来的一腔热情,郑轩再如何失落,也无法怪罪,无处伤心。
后来他们的走向变得微妙而戏剧,却总有执念一如既往地连接着,叫人断不了念想。
「最好的还会有么……?就姑且当他会等着吧。」
「所幸有些东西是时光和流水都无法带走的。
比如爱。还有你。」


姑苏有青山绵绵,细水潺潺,把人的心思都荡得恍惚。难过和失落,都在拐角处偶然听见的朦胧歌声里变得恬淡。
这座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我终究还要回到故乡。
郑轩拨着弦轻轻地唱,徐景熙默默地听,偶尔走神。隆冬的风喧嚣又凛冽,所以每天也只是盼着,你早一些向我走来,那就好了。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徐景熙笑得开心的时候,有望春花无声地开在他的嘴角,一路蜿蜒暖到心脏深处。
被层叠的藤蔓包围,就不想挣脱开了。可他终究是要走的,郑轩心里清楚得不行,所以自始至终也没有想要留他。
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我要卖掉我的房子,浪迹天涯。
毕竟徐景熙从来没有说过,你能不能来找我。
曾经一度怀疑,是不是就这么要失散了,失散在茫茫人海里?
可或许你于我,终究是不同的?不然为什么可以远远地听到你。不然为什么可以一眼就望进你温温柔柔的眼。
花儿开在你眼睛里呀。


《人海》、《大江》还有《花儿》,该是非常戳我的一类结局,不说破却了然于心的温暖明亮。包括《下雨天》,《有心论》,《悄然有声》,那时候什么也还没有发生,可是终究已经相遇。
「……这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关系,终究没有人会忍耐太久的。」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紧接着,包厢门被缓缓拉开。」
「……跟我走吧?徐先生。」


我不说破。也不必说破。


-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命运这个东西,太虚幻了。
可它很美,太美了。仿佛用尽缘分只为你相遇,只为你燃烧,只许你情深。
戏梦合一,他在梦里唱,在梦里活得年轻又明媚。
在这人间活下去,该有多难啊。他的与世无争,除了戏,除了景熙,无爱无恨亦无嗔,又何尝不是从一而终。
纵万种风情遍阅,不胜你的眉睫。
红尘似水,却终究是踏破了。而你与我,或许从最初的潸然泪下开始,便注定要辗转红尘踏遍千山,便注定心魂合一天生一对,即使最后也无法成就谁的一世无悲。
那又怎样呢?他心甘情愿活在梦里。哪管世人笑我一世无为,此生有你相伴,足矣。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好戏散场,哪管几人留到曲终。那么在梦里结束,也是好的。


我对于戏剧,着实了解不多。那该是一个字字泣血却又纯净无暇的世界。唱到词穷或许就是本能,戏梦不分,是旁观者眼里的悲剧,却是剧中人自酿的美酒。
「我没看错吧……这人偶眨眼了……」
徐景熙没了泪痕,却依然有着命定之人亲手画就的精致眉目。一笑倾城,风华绝代。
命运这东西,真是玄妙。
它再一次指引我找到你。


-
“你敢不敢,抱一抱,疯魔一时,是我罪名。”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平凡生活里的英雄梦想。”
少年时期的徐景熙,和电影里描摹的一样任性又漂亮。混熟了就调侃着叫他小轩轩。跌了跟头就自己爬起来。像是浇进心里的一腔热血,郑轩嘴上说着后悔自己的随便,恐怕到最后,最庆幸的就是当初这个潦草的决定。
「郑轩吉他弹得怎么样,徐景熙反正是没听。他就是觉得,郑轩这个人好棒。」
或许是互相倾慕着的?毕竟他看着他成长,他又始终记挂着,要带他回到舞台。
徐景熙对自己从来直白,而郑轩面对他的时候,又何尝想要费了力气去隐藏?他愿意抛下工作陪他喝酒,却又不止如此。
或许潜意识里都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是牢牢占据着一个位置的,所以才没太过小心翼翼。他们与这世上堕入情网的人并无二致,纵然一个是被掌声和鲜花包裹得光芒万丈,一个默默在后方看着他成长成璀璨的明星。徐景熙永远看得见郑轩望着他时候,眼里深不见底却又潦草掩盖着的渴望与哀伤,而当郑轩拉过他汗津津的手一步一步走的时候,只觉得心口温度滚烫,这条路似短又长。
这样的温柔隐秘而热烈,于他们而言却是浓酒,又甘又烈,烫了心跳灼了喉。毕竟身在局中,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候得云开日出。《黑龙》杀青时徐景熙拥抱他,只想抱得紧一些再紧一些。他贪恋这般不需要解释的温存,哪怕多一秒也好。
喜欢着一个人的时候永远是卑微的,却依旧固执地说着,非你不可。
他就像只蝴蝶落在肩膀。郑轩让发抖的徐景熙靠着自己的时候,心里这般平静。


「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郑轩或许早就看见了,在朦朦胧胧的清晨,在不甚清醒的梦里。那个眉目逐渐深邃成熟的人,在舞台上自如而深情地唱一首情歌,像是要把灵魂揉碎,纷纷落落洒在音符里送给他。
是啊,这样的惊喜,当然不能告诉你啦。
郑轩有没有猜到过那么一点?为什么不告诉你呢?
「因为没有拿着荧光棒,没有一起挥动双手的人,实在是太显眼了。」
郑轩,你实在是太显眼了。
「郑轩,来舞台上吧。」
郑轩,来我身边,别再走了。


这或许也是徐景熙给自己的一个惊喜。两个人的声音在一起有奇妙的效果,他终于带郑轩回了舞台,见到了那个真正放飞自我,无所畏惧的郑轩,他像光芒一样灼了眼,却始终吸引着徐景熙紧紧盯着,目光不愿意离开分毫。
他用口型说着,我中意你。
是因为太过在意,反而忽略了那些快要满溢出来的暗示么?
朋友与恋人的界限或许没有那么的分明,可从始至终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喜欢。
害怕一发不可收拾,害怕落得狼藉遍地从此陌路的死局。
也曾经想要借着醉酒通红着眼问,你为何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


这一段实在太打动我。眼泪在冬天少有的大太阳底下流了个稀里哗啦,反正小阁楼也只有我一个人。所幸多年后的他依然保持着当年的俏皮。在郑轩面前他永远是个比他小五岁的人,永远骄傲又年轻。
「我爱你们!」
嘿嘿,我爱你。


我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脑海里依然回响着。
“郑轩,来舞台上吧。”
“郑轩,来我身边。”
——我深知你最值得欣赏。


-
“如果真的遇到那么一个人的话,这辈子都不愿意将就了吧。”
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之前在lof上刷过一遍的,以不规则姿势躺在床上导致眼泪流到大腿上(……)
郑轩温柔而强大的气息几乎能够穿透屏幕让我窒息。他好像只是懒洋洋的样子,而“坦率的是徐景熙,一直以来背负更多的却是郑轩。”他大声地喊话,他放下考试赶去比赛,他答应了徐景熙的,至少要实现他的梦想。一直以来他都不够确信不够笃定,不敢妄下结论,不敢反抗突然强硬起来的母亲……而只有景熙,只有景熙,是一定要保护好的。
景熙,这么好的阳光下,我一个人,实在是太浪费了。
他暗着帮一时兴起弹起钢琴的徐景熙伴奏,他偷偷在冬日里摸回排练室。徐景熙说,郑轩,我觉得你就像阳光一样。
虚虚地一握,那么好,那么温暖。


也感谢徐景熙的坦率,他拯救了郑轩也拯救了自己。我在之前的评论里也说过,我喜欢和郑轩在一起的徐景熙,因为只有这时的他,才活在他真正的水土里。才是真正飞出牢笼,脱出羁糜的徐景熙。
当年那个沉默地站着的郑轩眼神宛如古井无波,抬眼垂手之间像座快要决堤的大坝。
「我想和你一起去。」
「可是我答应过景熙了啊!」
记忆里的郑轩或许从来不会这么大声地说话,也从来不会这么激烈地反抗。怕是当时有多么的欣喜和震惊,后来他冲进瀑布一般得大雨里,就有多少洪水决堤般的痛心绝望。
郑轩不给他挽留的机会。因为徐景熙只要一开口,都不用委屈,不用流泪,他就一定会忍不住扔下决心拥他入怀。
我把我最后能给的温柔都留给你。


「和我在一起你会失去很多,可你还是来了。」
「压力山大,我也是……真喜欢你。」
多庆幸那时没有说得决绝,多庆幸他们还留有勇气。
我知道你值得更好的,或许我也是。可如果生命里已经出现了你的话……那么说什么也不愿意将就了吧。
不再孩子气的徐景熙还是没能忍住,在大街上泣不成声。或许也是潜意识里知道没关系了。阳光终于出现,把他带回来了。


我看向窗外的时候想着,是不是有一个窗口写着那样的故事。眼神慵懒头发微卷的钢琴手微微一笑,与大提琴手交换了一个不到半秒的眼神,而后倾身坐定,奏起钢琴。


-
“你又不会不答应我,快点说吧,我愿意。”
“郑轩你敢放手,我就,我就……我就打人了!”
定制品和词不达意,非常甜,就是我刚入坑时那种看到傻笑的心情。听说《定制品》是午酒酒刚入坑的一作,真的——好厉害,不管是长度还是剧情编排。好像就是陪着他们走过了那段光辉岁月一样的满足。两篇的背景也都纯净,好人,好人,与很多的好人,没有无奈与苦痛。
词不达意那个好感度百分比的设定好奇妙,用词也超可爱。不约而同地期待着那个头像跳动,不知道怎么做只好疯狂地打擦边球。时间真久,久到徐景熙觉得再得不到郑轩的回应就要死掉了。
(午酒酒还是可以随意切换文风的啊!)
定制品更是,清清洁洁的少年啊,他有着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就想到梦灯笼那首歌里高潮的前两句,干脆漂亮的高音,虽然不懂歌词在说什么,但那样张扬的力度与节奏,就好像两个人的头发被风吹起,然后镜头一直一直移到很高的天空——直至阳光里一样。


「郑轩在聊天时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其实他是真的在听的。」
「“好用!”郑轩想,心满意足地去睡觉。」
「痴汉郑开心得走路都在笑。」
「雨大起来的时候郑轩迟钝地跑在最后,跑得有点累了就干脆走了起来。」
「这种时候只需要等待他的回答就好了。」
「自己并不缺朋友,却唯独对于与他交好有着一点点的执着。」
「我想找的话自然找得到你啊?」


「我就感觉吧,你是不是没钱买什么的。」
「郑轩觉得打开了话匣子的徐景熙宛如黄少天。」
「徐景熙的语气一下子和外头一样冷。」
「徐景熙的画就像他自己,从来藏不住东西。」
「咳,还不是面试一紧张就乱说话……」
「徐景熙这个人笑起来真是犯规,就像寒冬腊月里盛开了盛夏才有的花,那是何等绚丽的模样。」


「别逃」
「后来他觉得,徐景熙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
「你挂在我身上蛮舒服的,要是再贴紧一些就好了。」
「可是我不累。
……
行,那我陪你。」
「都是男的,洒脱掉。徐景熙说着麻溜地爬进来,让郑轩不得不怀疑那是一个阴谋。」
……
呜哇/////他们怎么这么讨人喜欢!


-
“人间与江湖,我选你。”
《言叶》中的郑轩,非常帅。我曾经固执地说他不属于人间,他属于林泉,属于茅屋,属于他热爱的自由。别人不懂他的潦倒,自然也不知他的骄傲。
后来我才知道,那样说的我,也不懂他。
郑轩从来都在人间,该是悠悠念着,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那是苏东坡式的豁达无畏,“哎呀贬了就贬了,又不是不能活了,不如来想想今晚吃些什么?”这样的感觉。而他一旦目光凌厉起来,「刀刀见血」,也从来不缺乏陈抟那般“你赢了,我下山做官。你输了,把华山给我。”的自信磅礴的浩大气魄。
大将军郑轩什么都敢。他有什么不敢做的?
或许根本就不是准备回家成亲的。郑大将军头脑聪敏至此,想必是早便察觉了副官的不对。「这种时候只要等待他的回答好了」,也不知是一贯以来的笃定,又或者是,在看到徐景熙一箭取那统领人头的时候,心里便已经没有那么慌张和忐忑。
不是不可告人的,只是不愿吓走你,哪怕只是一分的可能性也不愿意。


-


曾经因为徐景熙生日有人微博搞事让我看到了很令人不爽的言论,于是心血来潮回去翻原著写了些有点自以为是的角色理解,不太全面并且个人色彩浓重,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读完《薄茶清酒》,内心无比感叹,懂得的人永远都懂得,也许不刻意整理出来,但心里对他们的理解和喜爱一定是长远又深刻的。各个短篇虽然背景不同设定不同,可那些一笔一划写下来的字句,能够分分明明把他们两个写到带到你面前。(写到这里的时候她还在和说我情人节的文估计要重写orz写着写着觉得不太对,超认真qwq)
二刷是在学校里,仔细看着午酒笔下的他们。看到定制品的时候全程傻了,被同桌吐槽说你是不是喝了假酒笑得真恶心(……)
「徐景熙这三个字念着真是顺口,想再念一遍。」
「满脑子都是看起来很懒散似乎不容易接近,却又有点小温柔的郑轩。」
「徐景熙缩了缩身子,把自己藏进被子里只剩个眼睛,似乎这样就能把自己的想法也藏起来。」
「心跳一下子加速,就像黄少天冒出文字泡的速度一样快。但是心脏应该是在左边的吧,怎么觉得右边也像是像打鼓一样呢?」
「于是郑轩回房后想了很久那句徐景熙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能百度出来就好了。」
「景熙景熙。
……诶?
就叫叫,你名字好听。」
「你们当然不会知道他认真起来有多好看……当然我也不会让你们知道的。」
「你又不会不答应,快说吧,我愿意。」
最最直观的描写,轻易就让我除了爆炸什么也不会了。想到那个表情包,心给你肾也给你!……对,没错!
其实午酒的笔下,像定制品那样的纯糖,确实是不多的。即使结尾是he,那过程也能够让人提着一颗心慢慢读完。她说她偏爱现实的文字,甚至还说过,或许自己没有那么爱郑徐,只是将自己的一些生活融入进去了而已。
可我觉得这中间一定是有很认真的爱的,那么多人中,偏偏最钟情的那两个,如果没有爱,是绝对无法写出这般打动人心的文字的。作者永远没有办法脱离自己的生活在空中写字,就像我写玫瑰园,是因为我去了玫瑰园,我写古街小巷,是因为我去了南陵关,小短篇我甚至更要简单粗暴,比起我这种爱洒糖做甜饼的,午酒酒思考的一定更多。
可或许也正是午酒这样坦率的写作习惯,让每一篇文中的他们都显得很真实吧。真实的倾慕,真实的无奈或者决绝。她笔下的郑徐非常多样,却又能够回归同样的理解,那些情感完全不突兀,并且让人感同身受。我不经虐,看到他们难过,就忍不住跟着要声泪俱下,我不是不喜欢满布坎坷的路,相反,那会用一种更加深刻的方式使我更爱他们,像是夏日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一样不留余地。
「在那一个世界里,他不是机器人,他也不是人类。」
「他感觉苦涩和平淡下埋着的甜蜜腐烂掉了,化成一滩污水流开来。」
「我还没告诉你,我打算一辈子留在这里,给后来的人留下一片樱花树林。」
「徐景熙最后还是回到了青岩。郑轩也去游历了万花谷。」
我看《断章》,看《光彼方》,看《雨落三生》,看《痒》的第一个结局,都在想,如果都这么发展下去,那也未尝不合常理……不,应该说,实在太正常,太对了。对于曾经深爱的人的厌倦,对于失去热情的恐惧,这样的故事每时每刻都在世界上发生。包括《樱花流》一开始的那个结尾,又何尝不是一种美丽。
郑轩说,那你照顾我吧,我不会离开的。
而后来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时间是静止的。我一个人默默栽培,终于在天边浮起光芒的时候,再也记不起来。
真正的放弃与离开时悄无声息的。断章,或许它从来就不是个断章,就是个普通的结局。对于久远的过去,无需怀念,无需忘却。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头发现你不见了,我也不会再乱了。
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这句话,也是我亲口说过的。


-
相比较午酒,我的风格更加倾向于《长忆》那般,在映山红温柔又华美的笼罩之下,痴迷于「秒针动了一下,他们的视线刚好对上」这般美丽的巧合,连呼吸都是酸甜的。
我最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徐景熙轻声唱的,最好的尚未来临。我佩服午酒,在一个随波逐流的世界里用一个纯净的心境去书写,那不仅是爱,更是对自己才华的燃烧。我入坑超级晚,有时候我会想,怎么就没有早一些认识这么厉害的人呢?她写叶锦和迟欢,寥寥笔触平淡,却有厚重的无奈甚至绝望深深埋在下面,一呼一吸间无比清晰地叩临心门。也是怀疑和失落过的,可你依然不妥协地用自己的风格。只是遗憾那时候我还没有认识你,没有办法安慰或是陪伴……
但是说真的,午酒你写的什么我都喜欢,不然我也不会爆了手速来写repo。你的那些文字,在郑徐tag下永远都是精品。那些傻白甜与ooc的好热度我从来都没有认同过,我相信阿松也不会认同,还有一起喜欢着郑徐的许多人也都不会认同。
你笔下的徐景熙轻声唱着,最好的尚未来临。
你也要相信,最好的尚未来临。愿你以后还能执一腔纯净的热情书写,并且永远不向所谓“大众”妥协。以后我都会在坑里了,我们还有许多能够互相陪伴的日子,我们还有大把的未来时光,去把自己塑造成更好的样子。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0)
  1. -南淮听钟-南酌 转载了此文字
  2. 声子棱镜南酌 转载了此文字
    多年后翻出来存个档,怕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