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7康7】春秋-1

【夏】

在某个冬天我们前后脚提着行李箱来到这里。

我的手机播放着缓存好的比赛视频,小手指勾着来的时候在便利店买的礼物——几包薯片。空手到来总不太好意思,但又觉得基地什么都不缺,我也只能买点吃的。下车的时候有人在接我,热情地:“你来啦。”又过分热情地从后备箱拿出我的行李箱走进去,留我付钱。

早有耳闻我的俱乐部穷得叮当响,古人诚不欺我。我内心毫无波动地付钱,然后问司机要了发票。好长一段的发票,都是乘客懒得拿,司机也懒得撕的存在,他干脆全部撕下来塞到我的手里。于是我就攥着发票拎着薯片进去了。

客厅里已经有个人站在行李箱边上仰头喝水,咕咚咕咚的,然后说道:“妈的,饿死我了。”我看到我的行李箱也在他边上,应该是等下会有个时间和他一起搬进某个房间里。他回头,看见我手里薯片,我就问他:“吃吗?”

他也不客气。不过以后要做那么久队友,也不用客气。

他问:“你喜欢吃什么味的?”我说原味吧。于是他先把原味那一包拿出来,我根本没感觉,反正说喜欢原味也是随便说说的。但他先把原味那包塞给我,才随便拿了最上面一包,撕开来咬得咔嚓咔嚓响。

他说:“我就是那个condi,就是,向人杰。”

我知道啊,我看一眼手机,暂停画面上这位盲僧很秀的打野嘛。

我说:“我是957。”

那一天开始我们就是舍友。各自在各自刚整理好还算齐整的床上玩手机罢了,我看我的视频他玩他的游戏,或者是和谁聊微信?谁也不妨碍谁。

我余光看他从床头柜摸了什么就起身往外走,说:“你在这里抽也没事,去外面冷。”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冲我咧那口不齐整又发黄的牙。问:“来一支?”

我把视线放回手机屏幕上的对线单杀,说不用了,不太抽。

向人杰就蹲在墙角,一手夹着烟一手划拉手机。一屋子缭绕的烟雾让我拿起放一边的维他柠檬茶,也算是磕点毒。窗外是黑压压的树,灯光照到的地方才透着绿。树遮住了别人的房子,或者说把我们从别人的可见范围里剔除。我这才真切地感受到,或者说反应过来——我真的来了,来到了WE担任上单,实现了大学时代心里吹过的逼。在网吧通宵打的游戏、上王者时候的欣喜、和父母吵过的架、那些难得的叛逆仿佛都在昨天。

我突然对他说:“哎,condi,给我来一支。”

在WE的第一个晚上,尼古丁与焦油的气息压在我胸口。后来每每回想起,那股味儿都挥之不去。烟味的苦涩让我想起那句:“酒好喝,因为酒难喝。”,竟成了这段岁月的主旋律。

 

我的日子太过于单调,单调到想来觉得没有什么好说。无非是早上起来打游戏,打到睡觉。中间夹杂着吃喝拉撒,吃喝拉撒时伴随着几句骚话。我右边几位话稍微多些,听起他们斤斤计较几毛钱也觉着有趣,日子就不知不觉流过去了。一切变化都是悄无声息又合情合理,就似基地不知何时就收养了一只野猫,于是就有了一大窝猫。一眼看过去没什么不同,时间久了就能分得清哪只叫什么。 

在雾霭茫茫中,哪怕是一盏看不清的灯都让人想要抓住。我挺疑惑为什么偏偏向人杰是那盏灯。大概是与他相处时间最长,大概是与他说的第一句话,大概是一起抽过烟。仿佛是小女生一起去上厕所那样的交情?

洗完澡出来,他蹲在外面玩手机,说:“你可算洗好了,他妈憋死我了。”我想想楼上也有厕所,那么着急怎么不去楼上呢。大概是一时脑筋短路。回到电脑前坐下,总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烟味,我拿起杯子闻了闻,大概他又口渴到不长脑子喝了我这杯。看看杯底还有一口,我一饮而尽,还有点儿温。

排位到后半夜,快到凌晨也算是常事吧。人到后半夜总容易胡思乱想的。一群人凑在一起症状稍有缓解,但难以根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脑海里多了谁的影子,在那嚷嚷,手不安分地去摸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留下一个背影和一句:“等下帮我选一下英雄啊。”

他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挂在椅子背后的衣服渐渐少了。

我后知后觉地发现,春天已深了,再走几步,就是夏天。

手机上有每个月给家里的转账记录,却没有一通电话。

 

夏天总是如此吗?

太阳毒辣得不想睁开眼睛。

……算了,我只是不想面对失败吧。他说想要回趟家,可我没有得回。按理说通常的双人间变成了单人间,且没有那些二手烟残害身体,我该庆幸。醒来躺在床上竟然觉得无事可做,认命地下楼去开电脑。

正好碰上收拾东西准备走的中单。我帮了把手,发现打野的桌子还是乱糟糟,没喝完的饮料都留在桌上,同前几天找来的三块两毛钱放在一起。

真狡猾,仿佛他晚上就会回来,说今天去哪里吃了什么好吃的。

我本着不浪费原则,送中单出门后喝掉饮料,顺走这三块两毛。拜托,收拾桌子要工钱好不好?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