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爱如天云压顶

——写给18岁的小废物

“想要忘记,却又无法忘怀。这种感情叫做什么呢?”

 

如同在氧气瓶里燃烧。当我想要说点什么,我就说完了全部。“嘭”地一声,氧气耗尽,火焰也熄灭了。

每一年的生日都是让人想要躺在草地上睡觉的好天气,唯独今天有雨。那大概是成人了世界总要不一样一些。阴阴沉沉的,到了傍晚才开出太阳来,好似晨昏颠倒了,3月26日的太阳才刚刚升起。头顶是很大一片乌云连到天边,两边天际线处却都有裂痕。光把乌云撕成一小片一小片,然后挣扎着,抱住两边楼房,扎进油菜花田里。从北京回来之后我开始晕车,于是时刻大开着窗户,风吹得头发遮住了眼睛,头脑也不清醒。

十七八岁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想要喜欢谁的糟糕心事。怎么可能逃得开,我只是红尘俗世里,卑微渺小的一粒。被没有缝隙的云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风一起,就往前滚那么一里。

质量不同,相同的力作用下加速度也就不一样。就算有点摩擦并行了一阵,最后都要分开的。一如既往地胡说八道,真他娘的有道理。

物理即是哲学啊!

 

乱七八糟说这么一些,大概就是想表达,三个月了,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这三个月我还真没写同人,也就没有什么别的爱好了。每天这样不算颓废也不上进地苟着,也确实有朋友看不下去,但也不好指责我什么。于是安慰我,说些“终究是自己的事”、“遵从你的内心吧”这样大家都觉得不痛不痒的话。

感觉写得有点过于青春伤痛文学了……

但,人有那么多情感,爱只是其中之一。那太狭隘了。写这篇小作文是想纪念我的十七岁,那就不应该只看见这段不成功的恋爱。总的来说,我的十七岁还是波动性上升的。一年里其实就干了那么几件事,不用怕自己忘记。学会了坚持,一定程度上克服了逃避,不再以男性身份自居。

在未成年的尾声里,终于模模糊糊地看见了自己的大概。

孤独自由的废物。

 

如今想起某个人,还是觉得胸口被揪紧,一想起她就很紧张,呼吸开始急促。但愿我永远年轻。

但。

“有些人,衣服都擦破了也擦不出火花。”

说完这句“我好想你”,我也要潇洒地回头。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