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在半空之中亲你,不管身世。”

明明白天很累……但还是睡不着。这种能写得很长的,又甜又咸的回忆,想想还是安放在lofter。
今天循环了一天的《终身美丽》,一开始是被那句“任他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吸引,却成了我最想送给他的歌。

有那么一两个月我们是经常吵架的。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理由,两个人都学不会收敛自己的脾气,我又抓着我们的过去不放。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流泪,在那之前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哭过。这样那样的挫折都没能打倒的我,却因为他的几句话能够决堤。

周一到周六在学校,周日我们出去约会。上午在星巴克,打打游戏看看比赛,中午打车去仓桥直街,在那里的奶茶店里腻歪一个下午。
在早上星巴克没什么人的时候,靠在一起看同一个手机。他张望一下不在视线范围内,我心领神会凑近偷一个吻。他身上总有种很干净的味道,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总会偷偷摸摸靠近去闻。
……说得我好变态哦。

我很用力去想,那些明明暗暗斑驳的记忆渐渐浮现出来,却排成乱序,我只好也这样混乱地记录。

我每周有两个下午会离校上数学课。我答应他好好上数学课,他承诺会好好做英语限时训练。
他上学不带手机,但能玩别人的手机。从我出校门,便是qq联系了。我能大致想象到他是怎么样趴在桌子上,拉着校服遮住手机。
刚在一起那会他给我唱歌,受过专业训练真的不一样,一首《白羊》一首《千禧》,我就当是专门唱给我。
“我要把你揉进我怀里,把你做进我梦里。然后用一个吻,缝补这距离。”
很温柔很深情,当时睡前不听几遍是睡不着觉的。
我们还合唱过《想把我唱给你听》,然而我拖了后腿……

后来高一高二有篮球赛,我总跟着他一起下去看。一起下去的男生很多,我又向来和男生玩得开,那时候还是很偷偷摸摸的,我们俩一起下去总要叫上一个电灯泡。
我其实不喜欢篮球,只是喜欢站在他旁边。他会帮我挡住傍晚的斜阳,如果他们比赛打得晚了,我们就和电灯泡就去食堂买饭团。一个买饭团一个买冰红茶。
说到冰红茶,我又想起我们在一起后,我吃完饭回到教室,桌上总有一瓶冰红茶,他知道我爱喝。

都是从来没体会过的温暖。我习惯了给予的,似乎从来没被这样细微、温柔地对待。

活动课我也总跟他下去。刚开始我学着打排球,后来因为实在是运动无能,变成了观众席常驻。他便找了受伤的借口,只打半场,后半场坐在我身边,一起晒太阳。
这份记忆,无论怎么回想都是炽热的。
下课看他在走廊上和别人玩球,晚自修在所有人背后偷偷牵手。坐在草坪上时他把校服分给我让我垫着,小心翼翼地挨在一起。在别人都跑走之后我对他张开双臂,说“让我抱你一下”。一个很短暂的拥抱,因为我的不熟练也算不上成功。

我是不上英语课的,自修完回到教室他们大概率还在拖堂。透过门板的玻璃,他偷偷瞄向门外,我总是在等这个瞬间。

我太天真了,那种感觉是我写不出来也描述不完的。
等到下一个睡不着的夜晚,再来续上这口酒。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