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郑徐】白驹

实在不记得发过没有,因为最近才发现LOFTER的合集功能,才整理整理发上来。如果已有了,请戳我删掉=0=

——

“我……我想打职业。”

第四赛季的郑轩端着茶杯路过经理办公室时,听到有人那么说。他想哪个傻小伙子,想打职业先去找青训啊,直接找经理也是头铁啊。但郑轩仍然停下脚步,站在走廊里听。

“我今年初中毕业了。”

“我当过帮会团的副T和主治疗,野外打团治疗量排行第一,所以我想加入蓝雨的青训营,请给我一个机会!”

“……哎,这里不是,青训吗?”

少年窘迫地跑出来,嘴里念叨着啊啊好尴尬啊这样的话,郑轩来不及回训练室,和他打上照面。头脑一昏,郑轩就说道:“呃……你好?”

“你、你好……”

他眨眨眼睛,落荒而逃。

是个仍然背着双肩包的少年,包上挂着几个今年刚出的蓝雨徽章,跑动的时候碰撞着的声音,叮叮当当有些清脆。郑轩抿一口刚刚心血来潮泡的柠檬红茶,冷热浓淡都刚刚好。

 

于是再遇见他,就想起那杯茶来。他们说酸酸甜甜就是青春的味道,郑轩一个恍惚,最后一个和新队友徐景熙握手,突然觉得自己也算是抓住了青春的尾巴。徐景熙的指尖温度微微高于二十六度的空调,眼神如窗外三十六度的骄阳般滚烫。

上个赛季他们刚拿了个冠军,郑轩看见徐景熙的目光停留在玻璃柜里那个奖杯上,奖杯右下角摆了个相框,是他们几个举杯的样子。

“郑轩,你踮脚了?”徐景熙看了好久之后,问。

“……压力山大。”

 

“是我的错,我没有控好蓝。”

主动把失败责任往身上揽的队友郑轩见过不少,新人更总是把错归在自个儿头上。郑轩安慰他道:“没事儿,好歹是个四强,今年也是稳住这个水准了,明年加油。”

说到底,徐景熙不过是个刚登场的新人。

会有莽撞,也会有畏缩的时候。这些都是在所难免,让郑轩想起自己刚上场时,找不到好的输出位置,被称作“暴毙流弹药专家”。

郑轩絮絮说起这些往事,说你去贴吧搜索那段时间的帖子,十个里面八个是在骂我的。说我拖了剑与诅咒的后腿,说这么菜趁早退役。

“你看,现在不也,好起来了吗?”

幸好那时遇到你,斗志满满,初生牛犊的无畏。让我觉得,不论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想看到他站上比赛的舞台,如果那时还是自己队友,再好不过。

 

第八赛季。

徐景熙的改变肉眼可见。操作的细腻程度,对比赛的解读,甚至是体力和专注度。

一路艰难爬升,终于来到决赛。赛前大家开完短会,最后一遍明确自己任务。郑轩看徐景熙脸色僵硬,伸出拳头,说:“徐景熙。”

两拳相抵一瞬间之后,郑轩把手摊开,说:“布,我赢了。”

“靠。”徐景熙笑了出来。

“这才对。”郑轩也笑了,“放轻松,好好打。输了也没关系的。”

“可以输,但不要想着输,ok?”

“压力山大,我的错。”

“蓝雨,准备上场了!”他们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排在队伍末尾。舞台上轮回已介绍完毕,欢呼声后台都能听见。他们在走道里,等着工作人员把门拉开。

他们将为蓝雨欢呼。

决赛失利,徐景熙迟迟不愿意离开比赛席。郑轩来叫他,徐景熙才发现郑轩不知不觉成为了战队里他最亲近的人。

“郑轩,我总是,差一点。”

“你们拿冠军的时候,我高三。我好气,要是我再早一点,是不是站在那里的就是我们。”

郑轩拉着徐景熙离开,说:“巅峰不可再来的。我们拿到冠军,运气很重要。我们再等等,会有有你的冠军的。”

长长的甬道,徐景熙走在郑轩后面,去往选手休息室的路好长,徐景熙鼻子有点酸。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3)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