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郑徐】为你钟情

七夕快乐=3=

——

他看见徐景熙靠在椅背上,向着窗外微微闭着眼睛,塞着耳机轻声哼着什么歌,双脚轻轻打着节拍。郑轩轻轻关上门,走到他身边,才听清他哼的是《为你钟情》。

郑轩想起徐景熙总是听张国荣的歌,他也提起过张国荣对于他,是“偶像”。徐景熙哼歌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了,郑轩猜是快结束了,伸手拔了他的耳机。

“你做咩啊?”徐景熙没有从粤语歌中缓过来,一张口就是粤语,“咳,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这种话似乎是张嘴就来了。说完这句房间里陷入短暂的沉默,徐景熙低下头划着手机屏幕选着歌,郑轩把目光移到窗外。正是大家都吃完晚饭的时候,夜幕下霓虹灯闪烁,车前灯掠过公路,划出一条条弧线。

徐景熙拔掉了耳机,《芳华绝代》的音乐立刻传了出来。徐景熙把椅子转过去,背对着郑轩。郑轩的目光落在徐景熙光着的脚上,徐景熙脚后跟的肌腱有点性感,脚背上青筋淡淡地显出来。

“你想不想吻一吻,倾国倾城,是我大名。”

郑轩听着徐景熙标准的粤语,想起刚开始带着他说粤语的时候,他混杂着普通话的奇怪粤语。郑轩觉得只要记住要唱的歌的发音就可以,徐景熙硬是缠着他学到能够让广东人都说标准的粤语。

那个时候,徐景熙还是个刚刚出道,凭着他有些复古的嗓音小有名气的年轻人。

“明天你的演唱会,不用多练练要唱的歌吗?”

徐景熙装作没听到,把音量调到最大,身体都跟着鼓点微微地晃。郑轩觉得他也许又在打什么小主意,干脆不说话,只是坐在床上听歌。徐景熙似乎开了单曲循环了,现在还是这首歌……

郑轩的思绪有一搭没一搭的,想到今天晚饭酒店里还不错的晚饭,想到明天演唱会不错的门票销量,想到十年前默默无闻的徐景熙,想到还在舞台上唱歌的自己,想到这家酒店床还蛮软的。

想着想着,眼睛就闭上了。但即使睡着了,脑海里还在循环那句“收你做我的迷”。

 

 

郑轩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十二点多。空调温度有点低,他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就听见一直放到现在的歌,皱了皱眉头。

“徐景熙,睡觉了。”

椅背上都没露头,郑轩想这个人肯定又听歌听得睡着了。默默把压力山大吞回肚子里,他走到转椅旁边打算把徐景熙拖到床上,却发现他还没有睡觉。把脚搁在窗台上,身上盖了纯白的薄毯子,也许是在发呆。

“还想不想唱完整场啊你。”郑轩扯了毯子,不由自主说了粤语,“快去瞓觉啦。”

“我仲唔攰到。”(我还不困)

“唔攰到都去瞓啊。”(不困也去睡啊)

“知啦,知啦,你好烦?”(知道啦知道啦,你好烦啊)徐景熙站起来把郑轩推出门,“听日见!”(明天见)

郑轩看着门,听见里面微微传出来的音乐声,深深感到一种“儿大不由娘”的忧郁。

 

 

徐景熙上了保姆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好困啊。”

不出意料收获郑轩白眼一枚:“叫你昨天那么晚不睡觉啊。”

“我有正事嘛,练歌练歌。”徐景熙往郑轩旁边靠了靠,“你借我睡一睡。”说着找了件外套披上。

“不要乱动啊。”

郑轩觉得好笑,好歹也是三十岁左右的人,不在摄像机前的时候就是像个孩子,任性,我行我素。他拿出手机,点开微博来打发去演唱会场馆那近一个小时的无聊路程。

“#8.20徐景熙‘如梦令’演唱会#”

“复古歌星陪你过七夕”

“徐景熙承诺给歌迷‘惊喜’,今日揭晓”

郑轩刷微博刷的飞快,干了那么多年经纪人,浏览文字的速度被锻炼得几乎是一目十行。很多人都在讨论着演唱会上的“惊喜”,也许是新歌的首发,也许是恋情的公开,也许是每个人都有的限定小礼物。还有些人说是他自己的——毕竟“景熙”谐音“惊喜”。郑轩觉得细思恐极。

有不少人私信过来问郑轩这个惊喜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是郑轩也不知道。徐景熙这人偷偷去和现场负责人商量了什么东西,还把自己支开了。他抖了抖肩膀:“喂,起来了。”

“到了?”徐景熙的头还靠在他的肩膀上,没有起来的意思,“我还是困……”

“你那个‘惊喜’到底是什么啊。”

听到这句话徐景熙立刻把头抬起来:“都说了是惊喜怎么能让你们知道。我不困了,还有多久到啊……”

“别岔开话题,连我都不能知道?”郑轩把徐景熙盖的外套叠好,“我好歹是你的经纪人啊。就快了,十多分钟吧。”

“是的,连你也不能知道。”徐景熙拿出了手机,显然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徐景熙想,他往常化妆的时候补觉补习惯了,今天是不是因为太紧张了才没有睡着。耳机里还在放着《芳华绝代》,这首歌自从这场演唱会提上日程之后就开始准备了,到现在快半年,也没有信心去驾驭它。

毕竟是偶像的惊世之作。

“完美的配乐与台风是这首歌的灵魂”,这是一个乐评人给这首歌的评价,郑轩在以前也说过,他即使唱这首歌唱了三年,也觉得没有办法在舞台上唱这首歌。于是他把这首歌推荐给了自己,说你如果能唱这首歌,我也差不多好退休了。

他出道得晚,二十岁出头才登上舞台,在一堆刚成年甚至未成年的小鲜肉之中显得特别奇怪。但当别人都在唱着时下流行歌曲的时候,他一首《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有个四十来岁的女粉丝在一次演唱会后和他说,你很像哥哥。

“谢谢你,张国荣也是我的偶像,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和他一样的人。”徐景熙记得自己是那么回的,但那个时候他对张国荣并不是如今这么喜欢。

他喜欢,是因为郑轩唱他的歌特别好听。

是的,郑轩,他的经纪人,曾经也是歌坛一个歌手。发过几首上世纪七十至八十年代香港音乐风格的单曲,有一小票粉丝——徐景熙找过他的歌听,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红,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正好的年纪退居幕后选择做自己的经纪人。

直觉让徐景熙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不问的好。

化妆刷擦过脸颊,徐景熙看了看时间,离演唱会开始两小时,离“惊喜”五小时。

 

 

郑轩偷偷跑到台下去看他唱歌。周围是粉丝的呼声和荧光棒的浪潮。他一身黑衣服一点也不显眼。今天徐景熙的状态不错,平时两个多小时的演唱会,他嗨了快三个小时。这场演唱会邀请了几位和他关系不错的明星,半日常半作秀的聊天也让他能够在下一首开始前休息休息。

似乎是怕徐景熙忘了这件事,前排有个女孩子喊了一声:“惊喜!”

沉迷在音乐里的人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一时间都在喊着“惊喜”,慢慢就有了节奏。郑轩看见徐景熙下场,回头和乐队比了个眼神,突然就有了期待。

这小子能玩出个什么花样。

“今天七夕节嘛……谢谢大家陪我过节,送给大家一首《为你钟情》。”台上的人换了一身黑白西装,胸口别着一支红玫瑰。在一片欢呼声之后,音乐响起。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请你珍藏,这份情。

从未对人,倾诉秘密。一生首次,尽吐心声。

望你应承,给我证明。此际心弦,有共鸣。

然后对人,公开心情。用那金指环做证。

对我讲一声终于肯接受,以后同用我的姓。

对我讲一声I DO!I DO!愿意一世让我高兴。”

郑轩觉得徐景熙的声音说不出的柔情。身边的呼声止了,全场除了音乐就没有其他声音。每个人都觉得在这种时候发出声音,打扰这份美丽的宁静,就是在犯罪。他默默跟着唱,声音很低,低到只有自己能听见。

“I DO!I DO!”

台上的人,集万千瞩目于一身。在众人的爱慕中,自如、深情地歌唱。为了不让徐景熙发现,郑轩离得有点远,却也因此看不见他的眼睛。也许那个人的眼底,印着谁的影子吧,不然怎么能唱得如此掏心掏肺、让人想要流泪。

徐景熙延长了这首歌的时间,唱了3次“I DO”,当最后一遍时,全场的人都跟着唱了起来。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微微鞠躬。

他直起身来,把话筒拿到嘴边。

“其实今天我还有一位朋友来捧场……他每场演唱会都会来。他从来没通知过我,我却总能在观众席里发现他……因为没有拿着荧光棒,没有一起挥动双手的人,真是太显眼了。”

徐景熙的轻笑被话筒放大,郑轩莫名一抖。

“他是很厉害的人,唱歌很好,生活上也很照顾我。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出道快十年了,从谁也不认识我,出门不用戴墨镜到现在,有那么多人来听我的演唱会。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啊,昨天好像还和他说,请多多指教。”

现场响起了说话声,有人在猜徐景熙口中的朋友是谁。

“他现在就在你们中间,我刚刚看见了。C区,靠过道蛮近的,是一个刚好互相看不见脸的位置……其实他每次都坐在差不多的地方。郑轩,来舞台上吧。”

灯光打到他这里,郑轩觉得自己像是被这束灯光定住了,根本动弹不能。

“郑轩,嚟我身边。”

他只能听徐景熙的话,走到舞台上去。工作人员递过来一个话筒,郑轩接过,走到他身边。太久没有站在舞台上了,郑轩觉得自己的腿都是抖的。

他盯着徐景熙的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徐景熙对他做了个口型,你唱梅。

灯光突然全部熄灭,《芳华绝代》那让人会躁动,会燃烧的音乐响起来。徐景熙的声音带着点魅惑响起来:“你,想不想,吻一吻。”

现场炸了。

郑轩也炸了。

 

 

郑轩刚不唱歌那会,整天陪着徐景熙练这首歌。

连舞也是练过的。

徐景熙很努力,一个动作一定要做到百分百标准,不像郑轩得过且过。

今天舞台上的徐景熙似乎是随意发挥的,郑轩跟着他的步子,循着自己的本能,唱出该由他来唱的歌词。

“蒙罗丽莎,只是一幅画,如何艳压天下;皇朝外的,伊莉莎白,谁来跪拜她。”

郑轩在心里暗暗想,这就是你的惊喜啊。但吐槽归吐槽,徐景熙这人唱得确实是越来越好了……

“唯独是,天姿国色,不可一世,天生我高贵艳丽到底;颠倒众生,吹灰不费,收你做我的迷。”

郑轩的声音比徐景熙的厚实一些,两个人的声音一混合产生奇妙的效果,不知道哪里发出一些尖叫,不过那些郑轩都听不见。

激昂的鼓乐,徐景熙的声音。

徐景熙的眼神。

紧紧盯着他,眼底溅着台下荧光棒那五颜六色的光。

似乎有话要说,有一堆思想要传达。

徐景熙的标准粤语传进自己的耳朵里,郑轩想,这人的粤语比我的还标准。

他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几缕头发,粘在额头上。

他一只手松了松领带,顺便将胸前的玫瑰花抛向台下。

他……

在可以用逃避解释的无限走神中,靠本能唱歌的郑轩终于唱错了一句词。本应是徐景熙独唱的“你敢不敢,抱一抱,疯魔一时,是我罪名。”变成了两人合唱。

瞬间郑轩觉得自己尴尬症犯了。

他望向徐景熙,那个人也看着自己,面带笑意。

“我中意你”

他用口型说,下一刻就给自己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用拥抱的姿势,徐景熙唱了最后一句:“你想不想吻一吻,倾国倾城,是我大名。”

整个场馆又只剩下歌迷的叫好,和荧光棒浪潮的颜色。

趁着谁也看不清的时候,郑轩摸黑匆匆下了台。

台上人特地用粤语说:“郑轩系我最好最好嘅朋友。”

他差点一脚踩空。

 

 

“你是认真的?”

“百分百认真。”

“……我是说,离开歌坛这件事。”

“都是认真的。”

徐景熙这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在疯了一个晚上之后说不想唱下去了。

郑轩不想再去管他,说要走是他自己的决定,说喜欢自己也是他的事。他自己内心似乎接受不了这件事,一直一直都是把这个小自己五岁的人当小孩子照顾着,不论是和他练歌,和他一起吃饭,哪怕是和他一起睡觉,也没有想过往“喜欢”这个方向发展。

 

 

郑轩常常会听那天他们的合唱。自己的声音还有点抖,但徐景熙的演出无可挑剔。

“怕你甚么,称王称霸,来臣服我之下;银河艳星,单人匹马,胜过漫天烟花。”

他轻轻跟着哼,有点怀念在舞台上的那种感觉。他看着徐景熙,徐景熙也看着他的那种感觉。

一曲播完,播放器自动跳到下一首,是当时他唱的《为你钟情》。

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那天他们的合唱太出彩,以至于提起徐景熙,提起郑轩,都离不开那首狂热的《芳华绝代》,就连他自己的回忆里也是。

但这首歌本来也不在歌单上。

这首歌,也是“惊喜”之一。

郑轩找出那场演唱会的视频,花了好大力气才点开来看。

徐景熙的眼神,又是他的眼神,还是他的眼神。

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不仅仅是声音,他自己每一寸都写满了告白前的那种虔诚。

郑轩有点怕了,细思恐极啊细思恐极。为什么自己老大一个也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为什么总是刷关于徐景熙的新闻,为什么循环的全是他的歌。

原来也是中意他的,但自己愚蠢到没有半点知觉。

 

 

“可以。”

他给徐景熙发去消息。

 

 

过了几分钟,传来一段语音。

是他变得有些沧桑的声音,但温情不变。

“请你珍藏这份情,然后百年,终你一生,用那真心痴爱来作证。”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48)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