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钟情】0.5于是我便成了你

【为你钟情】补完3
今天前面不想说话。(你还是说了……)
手机打字,手癌估计有很多……尽力修了,大家快捉虫!!!
——

刚开始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什么也憋不住,十分渴望喜欢他的心情能被知晓。

但喜欢一个可能只把自己当朋友的同性是什么心情?能不表白就不表白,宁可自己难受做朋友,也不愿意因为一时鲁莽而朋友也没的做。

徐景熙在这种矛盾中纠结了许久。

和郑轩相处时什么烦恼都会忘记,看着他的脸就觉得满足。有时和他开玩笑,带着点试探地说:“你这么照顾我,我都要爱上你了。”郑轩也会用开玩笑的语气回应:“爱我的人那么多,你去领个号吧。”

他给车上睡着的自己加了一件衣服。

他为自己推掉一个不合适的通告。

徐景熙都能感动好一会。

但时间一长——也不算太长吧,就三四个月或者半年——徐景熙明白这人骨子里还是个直男,那就算了吧,就当个朋友吧。

每当闲下来,想起这件事,他都有点沮丧。

可能是自己把友情当成爱情了?

不是,不一样的。比友情要复杂的多。

徐景熙还没那么有名气的时候,有相当长一段低谷期,整整一年多没有什么作为。

他自己是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的,“喜欢”这种心情对于他来说犹如毒药,侵蚀他的精力,拉低他的智商。有时候练着歌,稍微一走神想到他,酝酿出来的情绪就全泡汤。

难过。

对自己失望。

在一个晚上他敲开郑轩的房门,问:“喝酒去?”

大概是察觉了徐景熙的失落,这种情绪像是能够被看见一样。郑轩想起自己碌碌无为的时候,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他突然觉得徐景熙挺幸福的,有一副好嗓子,投了一家好公司,遇到了自己这么一个——愿意抛下工作陪他喝酒的人。

徐景熙把自己扔在副驾驶座上,郑轩给他系好安全带,问:“去哪喝?”

“哪里都行。”他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哼哼。

“你要吃羊肉吗?”

“吃。”

在郑轩开车的时候徐景熙又睡着了。他这人有个毛病,坐车,坐飞机,坐船,他都会靠在座位上睡过去,无一例外。

“喂,醒醒,到了。”

郑轩带他去了城郊一家“铁木真烤羊腿”,露天大排档坐满了人。正是世界杯期间,店主人还把大电视搬了出来,放在外面,供一干喝酒吃肉的大老爷们看。

世界杯的比赛还没开始。

大家不顾体育频道在放什么,闲聊的声音盖过电视的声音。

郑轩点的烤羊腿被端上来,徐景熙看着半熟的烤羊腿,切了半天没切下来一块,反倒是把一部分肉给拉坏了。

郑轩转了转烤羊腿,把他拉坏的一面对着自己。他切下一片已经能吃的羊肉放在徐景熙面前的盘子里:“蘸着调料吃,你没来吃过?”

徐景熙开了瓶酒,一仰头喝下一大口:“没。我是来喝酒的。”

他看着郑轩熟练地片着羊肉放在烤架上的样子,突然就想问,你是不是经常来啊……和别人一起?

“我在台湾比赛的时候……一个人带我吃过。这之后也没吃了,上次路过这里我还在想,一定要来吃。”他似乎知道徐景熙在想什么,说道。

徐景熙把盘子里那片羊肉咬在嘴里,直勾勾地盯着郑轩看,时不时喝口酒。

“你看我干嘛?吃啊。”

“谁看你了?”徐景熙脱口而出。这种掩饰简直是家常便饭,“我在看电视。”

“行行行,大兄弟你把肉趁热吃了,凉了有腥气。”

徐景熙不想知道他喝了多久,喝了多少,只知道他后来听到旁边的人们为了一个进球而欢呼或笑骂,为了一个精彩的动作而喝彩。几乎所有人都把视线锁在大电视的屏幕里,没有人留意到坐在有些偏僻地方的一个酒鬼。

他们两个人,吃完了四人份的羊腿,一箱啤酒。

徐景熙想叫老板再来一箱,他的声音却淹没在了叫好声里。郑轩看着他那副懊恼的样子,笑了。徐景熙不怎么见过他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傻气,但是那么好看。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酣畅淋漓地笑。

俗话说,喝酒壮胆。

趁着酒劲,趁着郑轩微微的醉意,徐景熙轻声说:“其实……我是真喜欢你。”

在酒杯撞击桌面,男人们大声的闲谈,两家球迷的斗嘴声中,这么轻声的一句告白,根本没有办法传进对面人的耳朵里。

徐景熙觉得,说这么一句,他仿佛用尽全身力气。

不过说出来感觉好多了。徐景熙觉得像是卡在喉咙里的刺终于软化,无法呼吸的病人终于开始呼气吐气。憋在心里面的东西,还是要释放出来才行。

他猛灌口郑轩没喝完的啤酒,大声嘲笑道:“喝了这么点就不行啦!”

“你还不是!喝得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郑轩吼回来。

徐景熙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挺烫的,都能煎鸡蛋了,酒精这种东西,是挺厉害的。

郑轩其实喝得不多,趴了一会就醒酒了。当然,也许不是“一会儿”,而是“两会儿”或者“三会儿”。

他抬头一眼就看到徐景熙面前堆的一大堆空啤酒瓶,和精神亢奋地跟着球迷喊的徐景熙,主场队进球他也笑,客场队进球他也疯。

“这人是真醉了。压力山大。”郑轩叹了口气去结账,确认了自己身上酒味不太重,意识还清醒可以开车之后,把徐景熙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你干嘛?”

“回去了。”

“哦……”

郑轩拉着徐景熙的手,他的手滚烫而且汗津津的,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他的车。

徐景熙的手拉着好舒服。

这条路好长……也好短。

他把徐景熙拎到副驾驶座。

这个一向坐上车就会睡着的人由于酒精作用还在嗨。

“郑轩,我给你唱首……嗝,歌。”

“……嗯。”

“其实我怕你总高估夸奖我坚忍……”

车里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酒精气味,郑轩心里有点慌。

“没有得你的允许,我都会爱下去,彼此祝福心软之际或者准我吻下去,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着我流泪,但漂亮笑下去,仿佛冬天饮雪水……”

他唱到这突然停了,郑轩想他嗨了那么久也终于累了。

“郑轩啊,人矫情起来,什么歌都像是在唱自己。”

他又开始唱,唱着唱着就变成了哼,哼着哼着就没了声音。

郑轩侧头看去,徐景熙头歪在安全带上睡着了。三四点的时候,街上就他一辆车。路灯不明不暗的灯光照亮他的一小块脸颊,把他的几缕头发染成温暖的颜色。

郑轩觉得那个时候的徐景熙,朦胧又可爱。

徐景熙做了个梦。

梦里郑轩坐在一片草坪上为他弹吉他。

笑容就像那阳光一样,温暖而明亮。

他唱着不知道哪首歌,却婉转动听。

弹完郑轩问他:“还吃烤羊腿吗?”

“不吃了。”

“还吃烤羊腿吗?”

“不,不吃了。”徐景熙盯着镜子里自己舌头上的泡,欲哭无泪。

“可惜。”郑轩摇了摇头,“年轻人那么容易上火,以后吃啥啊。”

“什么年轻人!说得像是你老了……”

徐景熙一愣,自己二十六了,唱了五年了。

郑轩三十一了,他踏进这个圈子十四年了。

虽然自己还有很多时间,让经历来丰富自己的音色,但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

如果三十岁以前不能红,也许自己一辈子就是个小歌手了。

一个月后他发了一首单曲,名为《萤火》。

是一首讲暗恋心情的歌,当然,在不同的人心里一定有不同的故事。

被自己的故事感动或者感伤到的人们,说这是首好歌,说徐景熙的声音能够揭人伤口,也能为人疗伤。

他的名字头一回登上百度热搜榜。

郑轩也头一次因为要处理的事务太多而忙得焦头烂额。

“行啊你,红了一把。”

“以后还会有好多把呢。”

“压力山大,我要辞职。”

郑轩当然不会说出对徐景熙的羡慕。

他不会告诉别人,他对于重回舞台,麦克风,录音棚的渴望。离开的时候他还装洒脱,现在已经不行了。

他想回到那里去——但他凭什么回到那里去?他的嗓音不像那个时候的干净清澈,长相没有徐景熙那么柔和漂亮,再勉强唱歌,也不过是重新做回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歌手。

他不说,不代表徐景熙不知道。

徐景熙看得见,他在台下望着自己的时候,眼里深不见底,却又草草掩饰的哀伤。

他有时也会把自己摆到郑轩的位置,如果自己离开了舞台不能回来,也许还不能做到像郑轩这样,不动声色地难过。

“带他回到舞台上”

这个愿望,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徐景熙二十七岁,正是大好年纪,事业上升期。

郑轩三十二,还做着一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梦。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