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钟情】0.75像红尘掠过一样

好像真的快完结了……

——

因为徐景熙二十出头似的长相,也有拍电影、电视剧的来找他。

郑轩问:“一个将黑帮的,一个校园青春片,你想拍哪个?”

徐景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黑龙》确实是一部能调动观影者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的电影。你猜不透剧情的发展,只能融入背景的一片黑暗中,被裹挟着跟着剧本,惊心动魄。

有一句旁白:在白天,香港就是那样一个繁华、井井有条的城市。人们匆匆行走在街上,车辆川流不息。但天一黑下来,那个不太一样的世界,就会出现。

所有镜头基本都在夜晚拍摄,剧组人员都过着日夜颠倒、能睡一觉是一觉的生活。

徐景熙和郑轩说:“原来拍戏这么累的。”

郑轩本可以在徐景熙拍戏的时候出去玩玩,但他实在不知道能去哪里,便留在剧组里陪着他,看着他拍戏。

那个时候徐景熙刚拍完一场卡了许久的戏,刚从水里上来,脸上身上全是水。

“你快去擦一擦吧,小心着凉。”

徐景熙身上散发着河水特有的味道。

“不要,累……”

“那我帮你擦?”郑轩开了个小玩笑,想让徐景熙开心一下。

他触了电似的弹起来:“不用谢谢我这就去。”郑轩看了看手机,凌晨四点。在一个月前,这个时候他还在“熟睡中”。

郑轩想,徐景熙昨天下午五点起来就没吃过东西,他一定饿了,去买点东西好了。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没什么好吃的,比如在水里热了不知道多久的关东煮和玉米,不能填饱肚子的膨化食品。他最后纠结了一小会,买了一小袋巧克力回去。

自动门打开,叮咚一声,郑轩还听见店员打了很大一个哈欠。

郑轩也觉得有点困了。

回到剧组的时候大家都手忙脚乱的,郑轩刚想问出了什么事,就有人拉着他说哎呀你总算来了关键时刻找不到你人了,手机怎么关机啊……

“……到底咩事啊?”

路过的一个小演员和他说,徐景熙刚刚昏过去了,不过现在醒过来了。

“我靠,有没有搞错?”郑轩顾不上放下袋子就跑了过去。徐景熙坐在一边由几个工作人员照顾着,大家在确认他没什么事了之后急忙投入了下一场戏的拍摄。趁天还没亮,赶紧拍完。

他的头发上还有水珠在往下滴,一个女孩子往他身上盖了块摊子,动作很轻很温柔。她用一块小毛巾细细擦掉他脸上的水。他的眼睛微微闭着,睫毛一抖一抖的。

郑轩突然就不想过去。

他站在离徐景熙十多米远的地方,没办法往前一步。

手里提着的袋子有点沉,困意渐渐爬上了眼皮。郑轩迷迷糊糊走着神,刚刚他往里面放了什么来着?好像他还买了几杯热饮,好像还塞了几个茶叶蛋进去。

路上他好像还想着徐景熙不吃茶叶蛋也要塞一个下去。

里面还有什么……

太多了,记不清了。

郑轩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女孩子看到郑轩来了,像被抓到做坏事一样立刻拉开距离,去一边和别的演员对着下一场的戏。

妹子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郑轩心里想。

他坐到徐景熙旁边,一连换了好几个姿势也不知道怎么坐舒服。

“郑轩……我冷。”

徐景熙的声音很小,靠在他左肩的重量很轻,像落了只蝴蝶。

郑轩不太敢侧过头去看他,他不想见到徐景熙苍白的脸和卸了妆之后的黑眼圈。郑轩只敢把他身上的摊子裹紧,把他包得像个粽子,然后坐得直一点,让他靠着还算舒服,醒来之后不会脖子疼。

徐景熙的呼吸很凉,也很轻。

郑轩大气也不敢出,害怕打扰了他浅浅的睡眠。

他手里握着本来要给徐景熙的热饮,心想可惜,都有点凉了。他的思绪乱飞,想起有一位前辈说,干这行的谁没个大病小病。

郑轩有点心疼,有点想念不用拍戏的生活。

 

 

《黑龙》杀青的时候,几乎所有还在的人都又哭又笑。

徐景熙笑嘻嘻地和导演说:“我去电影院看的时候要是你把我拍得不帅,我会要求重拍的。”

“得了吧你,长成这样我怎么拍也帅不了。”

导演抖了抖烟,烟灰落下一串。

徐景熙和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说:“辛苦啦!”

郑轩在一旁玩手机,最近他一直在玩“摩天大楼”,努力想刷新盖楼新纪录。

“喂,郑轩。”徐景熙站在他面前,郑轩没抬头,含糊地应了一声。

徐景熙蹲下来仰头朝着他看,那张笑脸跳进郑轩的眼,徐景熙伸出双手——

“来,抱一下。”

还没等郑轩反应过来他就环住手臂抱住他。郑轩下意识把手放在徐景熙背上。手机游戏没有退出,背景音乐仍然响着。郑轩闻着徐景熙身上微微的汗味和化妆品味道,说:“你去洗个澡再来抱我吧。”

徐景熙突然有点点难过。

他拥抱每一个人,只为拥抱他。他隐藏一个秘密那么久,反而说不出口。

日积月累。每天多喜欢他一点,多依赖他一点,就变得离不开他,就变得非他不可。

只好抱他抱得紧一点。

多闻闻他身上水果味沐浴露的味道。

多感受一下他凉凉的手指和温暖的颈窝。

趁他允许。

能多一秒就是赚到了。

徐景熙这么想着,抱得更紧一点。

 

 

《黑龙》上映的时候,公司包场。徐景熙拉着郑轩做到最后一排。

“怎么样,帅吧。”

即使知道郑轩当时在场,当放到徐景熙往自己头上砸酒瓶,一行血缓缓沿着他的面部轮廓流下来,砸到地板上,然后没事人一样潇洒点起一支烟的时候,徐景熙还是忍不住问。

“……可以。”

大银幕上徐景熙的脸很清晰,郑轩才记起他从来没有仔细端详过徐景熙的脸,那张他觉得漂亮的脸。

“我觉得你画京剧的妆,应该很好看,花旦那种。”

“……你想多了。”

“轰”的一声,汽车相撞的声音让郑轩重新将注意力放到电影上。徐景熙从车里钻出来,脱掉西装外套跳进一边的河里。

导演的小癖好之一,就是喜欢叫摄像手持跟拍。镜头一晃一晃有如在呼吸一般,让观众仿佛身临其境。郑轩不得不感叹徐景熙的直觉,如果他是去拍校园青春电影,估计自己早就睡着了。

 

 

从电影院出来以后,徐景熙对郑轩说:“我感觉我要红第二把了。”郑轩笑着想泼一桶冷水,却被徐景熙下一句话堵住话头。

“红了第三把我就好退了。”

他仰头望着看不见星星的夜空,用极低但清晰的声音说。

为什么?郑轩想问。这个圈子里有太多的人挖空心思想红一把,恨不得五六十岁也能引人注目,为什么偏偏你想着功成身退。

你离开之后又能做什么呢?

这些话到底还是没问出口。郑轩只是淡淡说了句:“压力山大,你开心就好。”

徐景熙扳了扳手指,说:“我出道八年了。”

“所以呢?”

“大大小小的演唱会也没办过几场……我想在我出道第十年的时候,有一场超——梦幻的演唱会。”

“梦幻?我只能想到你穿着公主袖泡泡裙在台上摆啊摆,气泡飞啊飞的样子。”

“……你去死。”

徐景熙在车上絮絮叨叨,描述着自己想象里的演唱会。灯光如何如何绚烂,伴舞如何如何精彩,服装如何如何华丽。

郑轩眼前似乎的确出现这样一个徐景熙,光鲜亮丽。

他在台上自如而深情地唱着一首情歌。

“那不错啊。”

郑轩不知道在看哪里,也许是在研究车上靠垫的一块花纹,他自己也不知道。

 

 

真的到第十年的时候,徐景熙反而忘记了这件事,该怎样怎样,练歌练舞,参加一下这个那个活动,很快就到了三月。

那时桃花应该盛开了。

“你说的那场演唱会我给你联系过了,过几天去拍一下宣传照。”

“什么演唱会?”

郑轩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自己跟我说了一个晚上的演唱会,转头就忘了?”

徐景熙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哦哦,什么时候?”

“今年七夕。”

七夕这个节日,自然而然地提醒了徐景熙想要刻意遗忘的某件事。他在心里默默算,几年前来着,第一年,第二年还是第三年?

记不清了。

反正我喜欢他,也喜欢了那么多年。

徐景熙回想自己刚出道那会,反而想不起什么东西来了。

他说:“七夕,好啊。”

他心里已经有点小算计。

也称不上是算计。但就是,想让他知道。被拒绝也没关系,喜欢了这么久还没表白,他还不知道,这也太亏了。

在选歌的时候,徐景熙耳机里突然放了那首歌。

《为你钟情》。

耳畔隐隐约约又听见郑轩唱《芳华绝代》,还有他弹的《春光乍泄》。

他还是有这种魔力。

半年……太长了。

徐景熙想。

我都要等不及了。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6)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