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白甜合集

我要开始刷屏了!!!

几个月前我还热衷于甜到齁的时候的……黑历史。

喜欢吃的看看就好。

每个段子之间无关联。

——

【1】

“拿出点做男人的出息来!”徐景熙想,“这么怂还是男人吗!”

但是想是这么想的,在做好表白的打算之后他已经连续三天对着郑轩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主要还是内心纠结,自己已经弯了但是人家指不定还没弯啊。

要是被拒绝了以后怎么做队友!是吧!

“那就再等等吧。”他想,“以后再告诉他。”

徐景熙觉得自己没出息极了,好歹也是条有担当的汉子居然连说一句“我喜欢你”都要翻来覆去思考好久,语气还对吗说这句话的时候露出的表情还自然诚恳吗,能够让郑轩感觉到自己的诚意吗。

真烦。

他面对镜子又练习一遍:“郑轩我喜欢你。”

镜子里的人自己并不认识,他怎么可能如此小心翼翼心怀卑微,那种带着紧张和期待的神情都在帮他说话:“看这个人那么可怜你就答应他吧。”

应该没问题吧?

他深吸一口气,理了理并不乱的衣服。

 

“郑轩我有话和你说。”他装作很严肃的样子,拍了拍郑轩的椅背。

“哦,你说。”

这和计划好的不一样啊!不对,自己根本就没有计划,只是单纯地觉得喜欢了那么久再不表白就吃亏了,之前的步骤他根本想都没想过,光顾着想结果。

他是有多期待有一个结果啊。

“……”

“你要说什么?”留意到了徐景熙的欲言又止,郑轩搓了搓手,“要说就说吧,我又不会读心术。”

于是徐景熙抬头,于是郑轩发现了他微微泛红的耳根,于是徐景熙转身走了。

“压力山大,你出息呢。”郑轩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看着他的背影只是笑,笑他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但随即就没了笑容。

徐景熙是这样,自己何尝不是。

怂,怂得没出息。

 

今天徐景熙也没有说出口。他给自己辩解:“我本来是想说的,他一笑我整个人就碎了,就碎了!碎了的人怎么说话啊。”

第二天徐景熙也没有说出口,他还是找了理由:“今天只是个意外,聊着聊着我就把表白这件事给忘了,我只是忘了而已。”

第三天还是老样子,他想:“没事,来日方长,明天我肯定表白不然我就是狗。”

第四天:“对不起我做不了人了。”

……

说一句“我喜欢你”是很简单,只要张开嘴发出声音就好了。但是对喜欢的人说这句话有多难呢?似乎是说了这四个字面前的人就会走,就会碎掉,就会消失,这是每一个胆小鬼的惶恐,在不确定对方喜欢自己之前根本说不出来。

果然“喜欢”这种情感硬生生把他和别人区分开来。叫徐景熙去和蓝雨其他任何一个人说这句话都可以,唯独对郑轩说不出口。

就像他能和蓝雨其他任何一个人勾肩搭背——反正没有女孩子——唯独和郑轩不行。

“明天我一定——算了吧你,我知道你肯定又不会说。”他自言自语。

 

“我知道你有话和我说。”

徐景熙怔怔地看着郑轩微微发亮的眼睛,虽然那只是瞳孔里窗户的反光,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压力山大,你把我当傻子看?”

“没有。”

“那你想说什么?给你个说出来的机会。”

“我……”

只是说了一个字,就觉得接不下去。他只好实事求是地说:“我没出息。”

郑轩在做好说“我也喜欢你”的准备的时候听到的却是这四个字,当然会觉得徐景熙真的好没出息。

“你是真的没出息。”他恨铁不成钢地瞪徐景熙一眼,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如果两个人互相喜欢就尽早表白尽快在一起,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人之常情?为什么在你这里表白似乎就是一件违背道德常理的事。

徐景熙不语,但“我就是没出息”的神情已经出卖了他。

在短暂的空白之中,徐景熙突然有了“豁出去了”的念头。他很低声地、语速极快地说出了憋了很久都快憋成便秘的那四个字。

他不敢去看郑轩的表情,很刻意地移开视线。

却听见笑声,他说:“我也是。”

 

所以这些日子他到底在纠结什么啊!


【2】

俗话说得好:弱攻切开都是黑的。

当然,并没有这样的俗话,这只是徐景熙这一天的总结而已。

 

他生日前一天突然想出去玩,就拉了郑轩往城市角落的一家咖啡馆跑。不必做什么伪装,反正这里的人一定不认识他们。

“轩啊,这家咖啡馆的巧克力慕斯,好吃!”

“哦……”郑轩顺从地要了一份,“然后呢?”

徐景熙点了两份摩卡咖啡,端着上了二楼:“我们去楼上的包厢吧,那里比较安静。”

他们正走在楼梯上的时候,突然一声“草泥马”吓得徐景熙手一抖,差点倒了咖啡。郑轩笑起来:“比较安静?”

“今天这是个意外。”徐景熙把咖啡放到包厢的桌上,望了望天窗,“有点吵什么的,就忍耐一下吧。”

小咖啡馆的包厢隔间仅仅用了一块木板——虽然装饰得像一堵墙,但这掩盖不了它就只是一块木板,隔音效果完全为0的事实。

“隔壁的在说我们吵啊。”“嗯听见了——管他们呢!”

徐景熙觉得心好累,难得出来约个会,你们以为电竞选手想要休息一下有多简单!居然就这么被毁了,请体贴一下正在恋爱中的人好吗!

说好的,安静喝咖啡的地方呢!

 

于是,两个人一边听着隔壁传来的笑骂,一边静静地喝咖啡。

“要地主!”“我抢!”“不抢!”

“哈哈哈哈你这狗屎运!”“卧槽!不服了!再来一盘!”

“输的人真心话大冒险哦。”

徐景熙在生活里是个有点容易被人影响的人,在这种吵闹的环境下能喝下咖啡郑轩已经觉得,他忍耐力有点进步。

他皱起眉,把勺子拿起来又放下了。

“我不想吃了……”

郑轩看了看没有动过的的巧克力慕斯:“压力山大,别浪费啊。”

徐景熙已经下定决心不吃,决定换个安静点的地方,他站起身。

“等等啊。”郑轩已经挖下一小块慕斯,伸手递到徐景熙嘴边:“我喂你吃?”

徐景熙推开勺子,低声说:“你够了……我吃不下。”

郑轩还是伸着手,表情人畜无害。徐景熙看看一脸期待的郑轩,又看看勺子里看起来就好吃得不行的蛋糕,倒真是有点想吃。

不行!不能就此屈服!到现在已经上升到尊严领域了!徐景熙这么想着,再一次强调:“我说了吃不下。”

“可是我不喜欢吃甜的,这蛋糕还是你点的,你得吃完啊。”郑轩微微地笑,仍旧是讲勺子伸到徐景熙嘴边的姿势。

被闪到的徐景熙放弃了尊严,吃吃吃,不吃不是人。他心满意足地吃掉这一口,这家店的巧克力慕斯还是那么好吃,当然不排除有男友投喂因素。

于是他心满意足地等着下一口。郑轩看徐景熙等着继续被喂的样子,觉得好笑。天窗里的阳光洒下来,悉数投在他脸上。

 

徐景熙看着郑轩动了勺子,又挖下一块来。来吧来吧,最好用这个方式把这块蛋糕全吃完,嗯。这样的话再吃一百块也行啊。

但是他就这么看着郑轩把这一勺蛋糕吃了。

给他吃一口又不要紧。徐景熙想,于是他继续等着被投喂。但是郑轩慢条斯理、一勺一勺把这一块蛋糕全吃完了。这就不能忍了!人干事?

“你抢我蛋糕干嘛!”徐景熙一拍桌子,“说好的我得吃完呢?”

“可是你说你吃不下啊。”

徐景熙理亏,只好说:“那你吃完了,我们走吧。”

郑轩笑得连眼角都弯起来:“你那么想吃?”

“嗯……”

话说出口,徐景熙看着慢慢凑过来的郑轩,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圈套。这都是阴谋,都是阴谋!

“真的很想吃?”

“我想,还是不了……”

 

该怎么形容呢,他口腔里可可的味道。似乎和平时的味道有点不同,混着点咖啡的苦涩。他眯起眼睛。午后如此灿烂的阳光,如此不同的郑轩,如此陶醉的他自己。

“这隔音不好,你知道。”

“又没关系。”

“……我还想吃。”

 

“隔壁貌似是两个男的。”

“你说他们会不会是一对啊?”

“我觉得像!”



【3】

同学A觉得自己身边刮起一阵风,紧接着又是一阵,吹起了他的刘海。他听见跑过自己的那个人大声喊:“郑轩快来当我dps啊我被打惨了啊!”

“当NMB!很麻烦的啊!”跑在前面那个人头也不回地喊,在走廊转角处一拐,不见了。

同学A很快看到他被教导逮个正着,并教育道:“多大了还玩追追跑跑?对安全有威胁的知道嘛?”

 

郑轩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就是日了狗,狗找上他要他负责来了。

前几天和同班同学一起网吧五连坐的时候一起打了个副本,刚好遇到徐景熙对立公会的人,于是徐景熙一边跑一边往郑轩这喊:“好汉快救救我啊!”

当时郑轩也没多想,就拎着步枪冲上去了。他技术本来就不错,一顿突突之后就只留下几个尸体和半血的郑轩。

“厉害啊!”徐景熙把椅子挪过来,“郑轩,当我dps吧。”

“不要,多麻烦啊。”郑轩一口回绝,想都没想。

“你想啊当我dps你就多了个绑定奶,下本打架都没问题啊!”徐景熙还在劝说,“不论是22还是55,野外还是JJC,或者是活动,都行啊。”

要个奶我世界上喊一个就行了。郑轩想,还用得着带一个绑定的么。

他开始反驳:“当我绑定奶我就得帮你砍仇家,帮你打怪,下副本如果你没到我就不能去,压力山大啊。”

“不会的不会的,我技术还行的!而且不惹事的。”徐景熙就差没跪在地上,“郑轩!哥!你就当我dps吧!”徐景熙才不会告诉他他最近在野外被打惨了才要找个dps的事,虽然他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不要。”郑轩拔了卡就走,“绑定什么的,听起来就很累啊。”

徐景熙跑上去抓住郑轩的胳膊:“你……”

“你放手啦!”郑轩拉开徐景熙的手就跑,“你要干嘛不就是不当你dps!”

“我当你绑定奶你都不要吗!好伤我心啊!”徐景熙赶紧跟上郑轩,“那我就一直缠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啊!”

“我靠!”

从此郑轩随处可见“当我dps吧”的字样。

比如说课桌上会被写上“绑定奶只要998还不带回家”,课本和笔记本上有时候会出现“手不残可当MT的奶客官不来一个吗”,等等等等。

郑轩觉得心好累。

 

“压力好大,你这是要把自己卖了?”

“你想买也可以啊。”

郑轩盯着徐景熙那张有似没有的脸看了好久,最终还是习惯性拔腿就跑:“我不要绑定奶!”

不用回头就能听到匆忙跟上来的脚步声:“你总有一天会要绑定奶的!”

“徐景熙你还缠着人家郑轩呢……啧啧啧,勇气可嘉。”徐景熙来不及瞪那人一眼,视线必须锁在跑在前面的那个人身上,不然就跟丢了。

找个dps的心情那么急切——徐景熙的属性快被人给轮得不能看了啊。一想到这个他就想哭,毕竟练级那么累。

“徐景熙你不要脸!”

“脸有个毛线用啊!”

 

徐景熙一个人落寞地(并不)去了网吧,落寞地上线找队刷副本。落寞地又遇上仇家,嘴贱调戏几句之后果然还是被追着打。

“打死前面那个奶哈哈哈哈哈!”

他想,现实里是他追着别人跑,网游里却是被别人追着跑,也是醉得可以的。

“呵呵老子dps来了!看打不死你们!”

后面的几个似乎真被这句话唬住了,顿了一下转了转视角。徐景熙正打算趁这个机会下线遁,屏幕一角却亮起一道光。徐景熙急急忙忙点掉“取消退出”,手抖还点错了好几次。他回到游戏第一件事就是转视角,却因为脑子短路转错了方向。

“压力山大,你看哪呢。”

背后的弹药专家的文字泡冒出来,这次只有两个字:“奶啊。”

 

郑轩特地打电话过来,问:“你就这么点水平啊?”

“放屁!”徐景熙忍受着网吧的小噪杂喊,“我这不是还没习惯只奶你一个人。”

在短暂的谜之沉默之后,郑轩说:“压力好大,一个治疗溢出,技能按错,走位往反方向走的绑定奶……”

他似乎是为了吊徐景熙,故意没有说下去。

“这是个意外。”徐景熙忍住炸毛的冲动,努力心平气和地说话,“不信下次你看着。”



【4】

我是个弹药,绑定奶是个守护使者。为了防桃花开新区的时候我按着他的脖子让他玩了个女号,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些蠢得要死的事件。

因为太蠢了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建号的时候我随机了个形象就进去了,等了半天没看见他ID,我就去看他的屏幕,顺便说了一句你怎么还没好。

他说,我第一次玩女号当然要玩一玩捏脸啊。说着他把胸围调到了最大,还转了转视角看了一下乳摇。我刚想吐槽他就迅速调到了最小,说还是平胸看着舒服。紧接着他说,怎么都最小了还是不够平。

这只是个开始,他捏脸的时候更加要不得。

你见过哪个汉子玩女号的时候会把数据一遍一遍地调,然后捏成一张汉子脸?我说你干脆把自己的长相导进去算了,他就真的那么做了。

导自己的长相就算了,居然毫无违和感是怎么回事啊!汉子脸毫无违和感就算了,用他自己名字化的ID也毫无违和感是闹哪样啊!我的绑定奶真的是个汉子吗!

在设置完形象之后我们开始了游戏。

以为他能好好玩个女号的我真是图样图森破。

因为我们是在一块玩游戏的,所以我在他旁边经常能够听到他说:“看!这里风把裙子吹起来了!有生之年我居然能看到胖次!”

“这简直是神一般的卡视角!我看到旁边那个妹子的胖次了哈哈哈哈!”

“这装备真丑都不露大腿的,差评。”

心很累的,我跟他说:“我求求你把注意力放到打怪上。”

“打怪不是你打的吗!我只是个奶。”

说着他托了托并不存在的胸,这种时候我就真切感受到了压力山大的真谛。

 

我的绑定奶是个风景党。就喜欢拉着我跑图拍照。我说压力山大有什么好拍的,他说让你体会一下艳遇的快感。

感觉他已经完全融入女守护天使这个角色了。我该如何是好。他最近在研究怎么配装备比较好看,仓库里低等级的装备快堆了一半了啊!背包里除了药也全是装备啊!我们在打怪的时候一直在那边嘚吧嘚配装备的秘诀啊!我快贴着他耳根子吼快奶我他才把装备换上给我加血啊!

我想我需要冷静冷静。

虽然我已经因为他没有在副本里及时奶我死了三次,在野外死了五次,在JJC死了八次。我想打他。

但是他说,你好意思对妹子下手吗。

当时就完全没脾气了。

 

毕竟人家都中毒了,我想我应该把他送去神经病医院比较好。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