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徐景熙觉得这也许就是“七年之痒”,虽然他数了数到现在还只有五年。行,那就是五年之痒。

他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多久之前郑轩退役,那之后除了夏休期他们就很少再见面。他明白彼此,都不是会主动打电话去道晚安的人,即使比较空的时候道声晚安也要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回一句早上好。

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回。

徐景熙忙着训练和比赛,郑轩忙着他的工作。这些他都心知肚明。是啊,大家都有事要忙,这样看起来,之前的那些看起来甜甜蜜蜜的似乎是在透支着以后的快乐。

他翻着许久没有更新的聊天记录,心底里突然升起一种一样的情绪,也许它很久以前就在那里了,最近一直被翻出来而已。这种厌倦,这种逃避,是他之前想也不敢想的。

开始恐慌了。

真的爱他吗?他真的爱自己吗?或者退一步说,他们还有热情维持下去吗?不被认可的感情维系起来总是很辛苦,长期分隔两地的他们应付工作都来不及,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温存呢?

这种时候,这种迷茫而痛苦的时候。

徐景熙会特别怀念抱他时候的感觉。

 

但是上一次抱他是什么时候?他回到那个家,看到正在敲着键盘但并不在操纵着一个弹药专家角色的郑轩,觉得很陌生。

他走过去轻轻环住他的脖子,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徐景熙是想要说什么的,但还没开口,郑轩的手覆了上来。他记得那个时候他有多惊喜,看,即使已经分离了许久还是有这种默契,他明白他此刻需要慰藉。

手背的温暖不到一秒,是郑轩轻轻将他的手拿开。

那种感觉就是从天堂到了地狱,从暖炉到了冰窖。

他们都没有说话,郑轩将手继续放回键盘上,徐景熙开始从行李箱里拿出东西。

 

好了,现在连拥抱的感觉都不美妙了。回忆结束的徐景熙苦笑,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时间改变了那么多,明明之前一切都可以用来回忆。

却亲手把它们全部都抹杀了。

所有的甜都被苦涩和平淡覆盖了。

他按亮手机屏幕,又翻看一遍不多的聊天记录,心更加冷。却仍然将自己的飞机编号、大致时间告诉他。

如果下了飞机看到等在那里的人,那就证明自己想多了。

 

2-

找一份坐坐办公室,比较清闲的工作是郑轩的初衷,反正他打职业这几年积攒下来的工资够养活自己很长时间。自己并不是爱花钱的人。

偶尔在同事有意无意地问起怎么还没女朋友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个还在打职业的人,才会想起,啊他好像是我男朋友啊。才会发现,他们的圈子已经越来越远了。他刚退役那会还会追蓝雨的比赛,后来加班越来越多,徐景熙发过来问他今天表现如何的时候,他也学会了瞄几眼微博上的文字直播糊弄过去。

他开始觉得,是不是之前压力山大说多了,导致现在压力真的很大。

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总不能因为旷工太多天被辞退吧。

但是好不容易追到手的人,总是要尽全力去留住他的吧。

好难,真的好难。

如果能够像还在俱乐部一样只管着怎么打出好的成绩,怎么逃掉不必要的训练,那样的日子多开心啊。所以只有在那个时候,是甜蜜的。因为生活压力还没有真真切切地压在他们的肩上。

“压力山大……”

郑轩住口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说这句话的语调也从戏谑变成了抱怨与哀叹。

他为自己恐慌着,为徐景熙恐慌着。他现在是一个怎样无趣的人啊,还能够留得住他吗?不再碰荣耀的自己,还是他喜欢的那个自己吗?

郑轩翻朋友圈,发现自己的一个同事在抱怨自己的妻子说自己做的最多的是伤害她,他到底做了什么啊。下面她妻子回了一句,嗯,你最委屈。

浏览很多,没有其他人评论。

郑轩在大热天里打了个寒战,紧接着手机震动,是徐景熙发来的。他只是慢吞吞拿起手机回一个好。

本来还想打字,说如果我工作忙就来不了了,你别等。

他差点就按下了发送,急匆匆删去了。

 

这是什么心境?乏味和恐慌都被碾碎揉在一起,不可抑制地想象他会讨厌自己,厌恶自己,然后自己把这些当真。

 

3-

徐景熙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张望。飞机准时到达,已经没有任何借口找不到郑轩了。即使他心里知道忙如他也许不会来接他,他也不需要有人来接。

自己可以打的去那个家,徐景熙也有钥匙。

又不是提不动行李,也不是少了谁的陪伴就会怎么样。

一个人也不错啊,都习惯了。徐景熙想,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他熟络又生疏地报出地址,空调的冷风吹得他更加清醒。

要告诉他,这样下去还是分手算了。

但是好歹也那么多年了,说分手就分手似乎不太道德,是历经多少才走到今天,想象里他们是能一直维持那种热恋的状态。

但是现实只会泼给你一脸清水。

不是自来水,自来水好歹还有许多成分在里面。

只是清水,是什么都没有的。

 

4-

他疲惫地到达那里,瘫坐在没怎么变动的沙发上等郑轩回家。反正也是要走的,干脆就不拿出行李了。徐景熙想。

但是时针也开始飞奔了,他坐在那里等了五个小时,那扇门还是没有开。

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徐景熙一怔,随即拉上行李箱就往外走,还想好了要怎么和他说从此我们天各一方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很矫情,很少女。但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俩日子过不下去。

感情淡了就是淡了。

他感觉苦涩和平淡下埋着的甜蜜腐烂掉了,化成一滩污水流开来。

 

 

【至此,结尾之一】

5-

他大力拉开门的时候正对上拿出钥匙开门的郑轩,对视零点几秒之后徐景熙摔了门。

郑轩摸了摸差点被撞到的鼻尖,叹了口气把钥匙插进门锁里,转开来。

房里的人正背对着他似乎是在怄气,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在公司加班到第二天早上,他已经累得上眼皮和下眼皮打架。

但还是得鼓起十二分精力来先把眼前这位安抚好。

 

但是分开了那么久郑轩也开始茫然了,这种时候徐景熙想要的是什么?两年前他也许还知道答案,但现在他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这些。

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那么这种时候只能靠本能了?

 

郑轩感觉得到在环住他的时候他抖了一下,即使他在刻意掩饰也是那么激烈。

 

徐景熙以为他下定决心要正视这段走到头了的感情。但其实不是这样。

他还是会像刚开始那样,在意所有的肢体接触,之所以在意就是因为在乎。就像他能和其他任何队友勾肩搭背开玩笑讲段子玩梗,和郑轩在一起的时候就成了话题废。

他退役之后更是这样,越是和其他朋友处得火热,越是觉得自己和他的感情太过于平淡,像是没有痕迹。

于是他开始以为自己不爱他了他不爱自己了。

止不住地胡思乱想。

 

但是那种情感根植在心里,怎么会淡掉。就像是不饱和的溶液,蒸发溶剂那么溶质质量分数会变大。

他还是能让他心动。

随时随地。

 

——“痒”是错觉,但真的去搔痒,只会越来越痒。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