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彼方

经不起推敲的背景设定

——

关于机器人是否是真正的生命,这个问题世界上的各大组织已经讨论了很久,他们各持己见,一方认为机器人有助于人类社会的进步,都是疯狂科学家。另一方面认为机器人的核心程序无限接近人的思维,有违道德伦理也许还会危害人类社会的发展。

但是这并不妨碍郑轩不顾不能私自制造机器人的禁令,偷偷摸摸造了一个出来。

“每天要做家务,压力山大,干脆让机器人来做好了。”这就是郑轩想要制造机器人的理由,特别单纯。于是他开始着手制造机器人,当今世界的科学技术水平已经发展到他一个只能算是中等偏上水平的科学家也能制造出和真人类似的机器人,他只给机器人输入了做家务的程序,因为他并不想惹祸上身。

那么问题来了,一堆金属太让人出戏了,这个机器人要长什么样呢?郑轩调出了前几年的死亡人口数据库,随便找了一个长相看起来过得去的青年,将他的数据输入系统。

“那就这样吧——我看看你叫什么名字,徐景熙,真难写。”郑轩向来懒得给机器人起名字,之前实验用的机器人都直接命名为一号二号。

制造一个机器人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难,郑轩没几天就完工了。

他按下了徐景熙背后的按钮,等着他启动。

 

徐景熙睁眼了,他眨了眨眼睛。这是设定好的程序之一,因为郑轩觉得眨眼的动作会让人觉得舒服。

徐景熙动了动胳膊,原地走了几步。

然后他把晃动着的头定住,看着郑轩,开口说:“早上好,郑轩。”

郑轩并不认识徐景熙,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去世的。选择他来做这个机器人的原型也是偶然,因为在一堆老年人之中,一个眉眼还算清秀的青年太难得。而如果做一个女的机器人会觉得像个充气娃娃,这会让郑轩充满罪恶感。

所以郑轩不知道,徐景熙的声音会是这样。干净清澈,即使机器发声会有些失真,但它的旧主嗓音里的温柔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他念“郑轩”两个字的时候,让郑轩觉得真的是风情万种。【?】

“开口跪啊。”郑轩心想,“有这么一个机器人压力山大。”

说着,他扔了一团废纸在地上。徐景熙弯腰把它捡起来,然后走过去扔进垃圾桶。

“好用!”郑轩想,心满意足地去睡觉。

正爬上床准备睡觉的时候,徐景熙掀了他的被子。

“你干嘛!”

“郑轩,这个被子太脏了,要洗。”

“哦……你洗吧,我再拿一床。”说着,郑轩走去衣柜那里又拿了一床被子。而当他回到卧室的时候,他惊呆了。

徐景熙把他的床拆了:“郑轩,你房间太脏了,要清理。”

郑轩泪流满面:“那我在哪里休息?”

“这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明明是自己设定的语句,但是听着怎么这么难受呢?看着徐景熙麻利地拆着自己的房间,把尘封多年的垃圾都清理出来,郑轩觉得心好累。

 

本来已经很困的郑轩愣是看着徐景熙把他的脏衣服全部从衣柜里扒拉出来洗了。然后穿着身上唯一没有被判定为“脏”的衣服:一件黑色衬衣,枯坐在写字台前。

这和想象的不一样啊!那种唯命是从的机器人呢!很听话、很能了解主人心意的机器人去哪里了!

“郑轩,你很累吗?”

“我压力很大。”郑轩想,我好后悔,好想把你毁了重造,但是好麻烦啊。

“压力大这个问题并不在我的解决范围之内——我可以帮你上网找找。”

“别……我压力更大了,我想睡觉。”

“那你睡吧,晚安。”

“把床还给我……”郑轩快哭了,自己真的是太心急了没有把程序再检查一遍,少了那么多智能的徐景熙智商低得让人无语。也许自己无意中创造了“史上最笨机器人”的记录……

郑轩这么想着,也没有发现徐景熙停下了手上的活,走了过来。

“在你给我输入的程序里面倒是有这个子程序。”徐景熙伸手抱住郑轩,然后坐在地上,“睡吧。”

郑轩哭了,真哭了。这不是他以前编出来赚外快的男朋友程序吗自己是怎么把它放进去的!不过也行吧,凑合凑合……特地用了和皮肤材质接近的材料,靠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郑轩,晚安。”

 

即使有了徐景熙郑轩还是觉得自己活得压力山大。

郑轩头一次对自己的水平那么不满,即使在设计时觉得已经很完美了,但在现实生活里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比如说郑轩在做研究的时候把配置好的溶液放在一边,被徐景熙判定为“废弃物”给扔了,还是直接扔的垃圾桶。当郑轩发现自己的试剂没了的时候,徐景熙正在处理被腐蚀了的垃圾桶。

“我的妈,压力山大。”郑轩抢过去制止徐景熙,“要像这样处理有腐蚀性的物品……”

郑轩觉得,还好自己给徐景熙装了学习系统。

比如说郑轩某一天没找到徐景熙,出门了才发现徐景熙趴在屋顶擦瓦片。

“你在干嘛!”郑轩朝着屋顶喊。

“瓦片很脏!”徐景熙朝自己喊。

“瓦片不用擦!”郑轩继续喊,觉得自己的气都快喊没了。

“哦!”徐景熙回了一声之后,摔了下来,把郑轩压在身下。估计原来的徐景熙就是个小脑极不发达的人。

郑轩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机器人,他都不好意思说这是自己造的机器人,真的。但是同时也觉得,这样笨笨的蛮可爱的。

 

因为有禁止制造私人机器人的禁令在,郑轩不敢带徐景熙出门。

“郑轩,你要买的日常用品有:食用油、洗衣液、牙膏、牙刷……你要买的化学试剂有……”

“压力山大,我记不住,你和我出去。”

“好。”

“你把钱带上,在我房间书柜右边最小的格子里。”

“钱是什么?”

郑轩心好累,自己是作孽才会以“钱不重要”的理由没有输入某些机器人必备程序。现在流的血泪,都是当时脑子进的水。

在亲自确认了一遍所有事之后,郑轩重重摔上了家门。

“郑轩,这样摔门不好,会让门的使用寿命缩短。”

“我怕了你了好吧?”郑轩把门锁上,把钥匙丢给徐景熙,“很多事你还不知道,就只好慢慢学了。”

这个时候对面那户开出门来,卢瀚文看样子是出来晨跑——虽然已经到中午了。

“早啊鸭梨大大……啊这个人是谁。”卢瀚文看见郑轩身边的人,跑过来问。

郑轩还在思考,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是自己造出来的机器人这一点是肯定不能说的,他刚想说这是他表弟——

“我是他男朋友。”徐景熙低下声音,以一种暧昧语气说。

“咦?!”卢瀚文和郑轩异口同声。但郑轩喊是因为他想起了脑子一抽放进去的男朋友程序,卢瀚文则是因为郑轩什么时候找了个男朋友而惊讶。

“鸭梨大大,你不用瞒着我,我心理承受能力很强的,你看我以前还每天看隔壁喻叔叔和黄叔叔……哎,你男朋友怎么称呼?”

郑轩别过头去,不忍心看了。

果然,和他设定的一样,徐景熙偏了偏头,露出一个阳光笑容:“我叫徐景熙。”

果然,天才少年卢瀚文拉了拉他的袖子:“鸭梨,徐景熙是个好人,祝你们幸福。”

郑轩体会到了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郑轩和徐景熙扛着一大堆东西回到小区的时候,全蓝雨小区都知道郑轩有了一个男朋友。“我的清白啊……”郑轩把几件重物交给徐景熙以减轻自己负担,“作为补偿,这几样你拿。”

他记得自己设定过男朋友就应该任劳任怨提东西的程序。

“行,再多点也没关系,别累着。”徐景熙果然很自然地接过。

反正这辈子也找不到女朋友了……多一个“男朋友”也不错吧?郑轩心想。

 

郑轩于是在心累的循环中,度过了有徐景熙陪伴的吵吵闹闹的一年。这一年里他教给徐景熙,什么是钱,什么是权力,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法律,什么是人性。

但是徐景熙每次在看书的时候问他,爱是什么的时候,他只能走过去关掉言情小说的网页,然后说“这种东西机器人不需要。”

“可是我迫切地想要知道爱是什么。”

“都说了你不用知道。”

“好吧……”

 

“徐景熙!你不是死了吗!”

身边的机器人被一个陌生女人抓住,郑轩的心突然停跳一拍。大意了!他用的就是本市人的死亡记录,还是死了没几年的!这一年他居然也没意识到,自己是对“徐景熙”这副皮囊有多满意啊?

表面上他还是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其实他早已心乱如麻。

我真是日了狗了!

“我什么时候死了?”机器人在一边疑惑地问,“郑轩,机器人什么时候会死?”

完了,一切都完了。

“机器人”三个字声音不大,但是这一块看热闹的人都听见了。

这对郑轩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自己就不该带着徐景熙出门!

他拉着徐景熙冲回家,能够预料到那个女人颤抖着拨通警局的电话,告诉他们这里有非法制造私人机器人的人。

能够预料到,自己在监狱里的后半生——这是躲不过的,本来竭力避免的,想把它藏一辈子的秘密,终于暴露了。纸包不住火。

“郑轩,我是机器人很奇怪吗?”徐景熙一边帮着郑轩收拾行李,一边问。

“压力山大你现在还问问题,国际科学家协会不允许这么做。”郑轩把他的积蓄都拿出来,“密码全部都是123456。”

徐景熙现在已经知道,钱在人类社会无所不能。

“郑轩,为什么不能有机器人?”徐景熙还是在问。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简单来说,有些人害怕机器人产生人类设定以外的东西——那种感情,可能会影响人类社会的正常发展。”

“那是——爱吗?”

郑轩收拾行李的手一顿,下一刻又把所有的墨镜帽子围巾口罩这类能遮掩面部特征的饰品放进行李箱:“是啊,爱啊。”

他拉上行李箱交给徐景熙,然后给徐景熙戴上帽子,眼角点了一颗痣,还贴了几个创口贴。

“徐景熙,我下面的话你要听好了,全部记在脑子——哦不芯片里:你出门以后往小区后门走,马上订一张去我老家的机票,你可以在那里以我的名义找一个不错的工作,我会去自首,然后告诉他们你已经被我销毁了。以后别用徐景熙这个名字,叫什么张三李四随你便。我之后就在监狱里过了,别来看我。”

说着把他推出门,重重摔上门。

“郑轩,这样摔门不好,会让门的使用寿命缩短。”

即使到了这种时候,徐景熙还是这样提醒郑轩。郑轩靠在门后,觉得自己没有丝毫力气了。不愧是脑子有洞自己制造出来并且喜欢上的机器人,这种时候都脱线。

“还有一件事……千万别说,你是个机器人。”

徐景熙听见郑轩刻意压低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像是在掩饰什么。

他站在门口很久,想敲门,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明明是抬手,然后加重力量往下叩的简单动作,自己却完成不了。直到门那边传来微弱的声音。“徐景熙……爱上一个机器人,我真的压力山大。”

徐景熙想,他估计以为自己已经走了,在自言自语吧。

“你太蠢了,世界上最蠢的机器人就是你了。完全不懂变通,很多事都要像小孩子一样从头开始学,我本来就压力大是吧,你又添乱。看看,这一年我光顾着和你在一起,连一项像样的科学研究都没有了。”

“你问我爱是什么。”

“还用问吗。”

“压力好大。”

警笛的声音近了……

 

徐景熙想了很久,觉得不能辜负郑轩的期望,要好好“活着”。

他在报纸上看到,郑轩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他一改往常懒散的作风在法庭上据理力争,硬生生把法庭变成了“爱无种族”的哲学讲堂。

徐景熙不知道,平时懒洋洋的郑轩在关键时刻能爆发口才。在他的印象里,郑轩一直都是一个不擅长照顾自己的形象。衣服也要他洗,被单也要他换,网购了家具居然不会装,徐景熙都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科学家。

做的菜特别难吃,都不知道没有自己的时候他整天都在吃些什么。

郑轩喜欢把空调温度开得很低,他只好把温度调高去给他取暖。

他说“你挂在我身上蛮舒服的,要是再贴紧一点就好了。”

整个芯片似乎都被垃圾填满了……徐景熙自身有清理系统,那就是选择性失忆。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清除掉,就像人类的脑子一样。

但是徐景熙舍不得清除这一些。

每一声他或低声温柔或高声懊恼的“徐景熙”,每一句或开心或无奈的“压力山大”,每一个嘴角勾起的弧度,每一个眼角盛满的笑意。他都舍不得删掉。他宁可删掉一些无关紧要的程序,比如说打扫,比如说做饭。但是这些“回忆”的数据,一个字节他都不可能删掉。

试问,一个硬盘被塞满以后会怎样?

答,会报废。

在这个领域,有个术语叫做“死循环”,专门指因为机器人的自主删除程序出了问题而造成的机体瘫痪。

徐景熙就陷入了,这样的“死循环”。

 

一遍又一遍地重放他睁开眼的一瞬间,郑轩淡淡地笑的神情。突然又是郑轩早上起床,说要喝热牛奶的样子。场景突然变换,他从屋顶上摔下来,把郑轩压在身下。马上他又在看言情小说,因为不理解爱而问郑轩“爱是什么”。

死循环就是走马灯,还是无法结束的走马灯。

尽管机体瘫痪,但芯片还在超负荷运作。在电量用尽之前,他们永远在一起。

 

郑轩在监狱里的时候想,自己真是造了八辈子的孽才造出了徐景熙。也许本来他不会叫徐景熙,张三李四阿猫阿狗,反正都是“他”。

都是那个蠢得要死却又芯片里只有他傻机器人。

因为郑轩的粗心——少放了的程序,制造了一个比某些人类还像个人类的机器人,真是个美丽的错误。

自己意识到喜欢徐景熙是什么时候呢?那一天徐景熙又拆了他的床清洗,那个时候他已经习惯徐景熙半个月一次的发病,安然往徐景熙怀里躺。那个时候郑轩发现,自己离不开这个机器人了。

即使再造一个功能更健全的,也没有多余的芯片空间来存放这些和他学到的东西。

因祸得福。

年迈的郑轩吃着监狱餐,仰望着小窗里透出来的阳光。他看见徐景熙趴在窗口,想把手使劲伸进来。“郑轩,”徐景熙很温柔地喊他,这个语调他每天要听千万遍,听了一年也不腻,本来是打算听一辈子的,“手给我,我们走。”

“徐景熙,我们去哪?”郑轩想起自己没好好叫过几次徐景熙,他更多时候似乎都在叫“你”和“你这蠢货”。

面容不会随时间改变的青年笑得如他的名字一般温和,好像这阳光。

“去哪里都好——郑轩你说,去阳光的那一边怎么样啊?”

“压力山大,你可别带错路。”

在不断的回忆和幻想中,六十岁的郑轩合上了眼。

 

在光的彼方,那里他不是机器人,他也不是人类。他们是一样的。在那里,他们是能够永远在一起的,郑轩会继续教给徐景熙人类社会的事,徐景熙会继续照顾郑轩。

这是他们彼此幻想过很多次的未来。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