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编辑部

此章蓝雨

我就是我呀!

——

我是荣耀编辑部里一个小编辑,做着每天向各路大神催稿的苦逼活。编辑和画手写手的斗智斗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这些大神简直是日日常新,天天变着法子拖稿。当然也有不拖稿的,但那太少了我们等等再说。

不对,在说奇葩大神之前,我们先来说说心脏的主编。

 

我们主编叫叶修,特别能和我们打成一片,刚开始条件还很差的时候是和我们一起在一个大厅工作的,后来条件慢慢好起来了,能有自己的办公室了也没有去。

但是他为什么现在在坐办公室呢?

因为有一个编辑,许博远,也就是蓝河小编他受不了烟味,之前一起工作的时候他就经常叫老叶少抽点,为了自己也为了大家。

老叶笑嘻嘻地说好,等我们有钱买大一点的地方了我就坐办公室去一个人抽。

那你也少抽点。蓝河说。

老叶把烟收回去,嘟嘟囔囔地说不抽烟打不起精神来,然后开始写专栏。

蓝河也是个实在人,看老叶实在憋得难受,就说,你想抽的话抽一根也行吧。

我当时看得清清楚楚的,老叶摸了摸蓝河的头,把烟盒放远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看什么都画风不对,老叶你把我纯洁的心灵还给我啊。

 

其实老叶也有时候是个喜欢讲荤(划掉)段子的人,前段日子不是流行一部日剧叫哥哥扭蛋,我和他提起有篇稿子用了这个设定还不错啊,老叶居然说哥哥很疼吧。

我当时就想给他跪了,我说老叶这个扭蛋不是那个扭蛋,是那个从扭蛋机里出来的扭蛋。

老叶问我哪个无良的人发明的扭蛋机,简直是反人类的发明。

我没说话,默默把那部剧的链接发过去。

下一期的样刊出来的时候,我翻到了他的专栏里居然出现了大版面的吐槽。

行吧,那一期杂志卖得蛮火的。但是我蛮想知道有没有人去举报他传播不良内容的。

 

我们主编,在吃了药的时候还是很正常很有才华的一大龄青年。我们有一次出去吃饭问他,你怎么出来自己办杂志啊?国内难道没有好的杂志社留你啊?

老叶呵呵一笑,说,这不是来给你们这群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制造饭碗?不然你们这辈子估计就待小编辑部了。

虽然都知道这肯定不是真正缘由,但我们也就识趣地不问了。

虽然我们后来还是知道了,人本来也是写稿的,笔名叫一叶之秋。但是和本来的杂志社闹了矛盾,就直接走人了。还自己办了一家杂志社,自己做主编。

虽然写出来就这么几行字,但真的蛮励志的。

 

荣耀这本杂志分好几个板块,名字我就不说了你们都知道的。

我负责的是蓝雨这个看起来最文艺但是画风特奇怪的一个板块。蓝河也是和我一起的,其他几个编辑比如春易老绕岸垂杨什么的你们都知道的。因为每个大大的责编我都担任过一段时间,所以都有点了解。

我们从喻文州,就是索克萨尔开始说。

这只大神每个月的拖稿理由都是一样的,我有构思,我没来得及写。刚开始的时候我会说,啊那好吧你这几天赶赶看来不来得及。

毕竟态度那么好的大大,我们也是要尊敬的对不对?

索克萨尔说,我每天晚上都在赶。

我笑,每天晚上都在赶还会赶不完嘛?大大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索克萨尔说,我没骗你,我手比较慢。

我也就笑笑不说话,反正每次都能卡着死线交稿,就这样呗。

索克萨尔大大的文真的是好得没话说,每次发来的稿都不用怎么改,甚至错别字我都没发现过几个。毕竟没点实力怎么做招牌写手。

后来商量着出书的时候,我和索克萨尔大大说,要不来当面谈吧?要谈的东西蛮多的网络一来二去总会漏点什么。

大大说好。

于是第二天我就见到了大大。在这天之前我是没有见过他的,他空间里也没什么照片,有几张比较帅的男生我问他,他都说不是本人。

当然不是本人。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黄少。

跑题了,抱歉。

我去给喻文州接机的时候很蠢地在接机牌上写了索克萨尔四个字,路人都把我当成傻逼,连大大也是。他当时只背了个包,站在我面前看了一会。我只当是又一个愚蠢的路人。

在我举了这块羞耻的牌子很久之后,我忍不了了。我打电话给他,问他你不会先走了吧。我背后响起他的声音,没,我看看你能举这块牌子多久。

当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看你没问我,还以为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喻文州一边笑一边看着快碎掉的我,没想到你居然写了索克萨尔,不觉得很耻吗。

长得好声音好听特能苏又怎么样!心脏啊。

 

喻文州脾气好得不行,在商量正事的时候都很认真地听,不多说什么的。有问题的地方也会很和气地商量,他笑着要求加稿费的时候都让人不能拒绝,我差点就说好好好加加加不加不是人。但是,我有节操。

我愣了一会之后,说,叶神不会同意的。

在别人面前肯定不能很熟络地叫老叶啊,还是要给人留点面子。

 

我之前是不是提了喻文州空间里有黄少天的照片?那我们来说说黄少。

我刚开始做编辑那会负责的就是黄少天。不多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你们知道吗?你们现在看着他的时事评论大呼过瘾我们要黑十个,还在抱怨太短不够看的时候,是我们责编在和他斗智斗勇。

我们的日常对话基本是这样:

皇上(因为有一次我叫他黄少的时候手滑打成了皇上,这之后他就叫我这么叫他了)啊,你这次稿子写完了没?

写完了写完了,我正在改。

传过来看看吧?

行吧那我传了,这次稿子我也写得特别爽啊,手速飚起来我自己都害怕的。有一个电视节目来找我做代言,给我一块口香糖说嚼到没味道才能停哦,味道早没了但是我还在那写,因为根本停不下来!

……多久的梗了你还在用,到底是怎么写时事评论的?

你这编辑怎么这个样子还能好吗?诶稿子你看了没啊怎么样怎么样啊?是不是特别棒,反正我觉得特别棒啊。

我打开文档,看了眼字数,说,皇上你能把这手速分给索大一半就好了,你也不用打那么多废话我也不用担心索大稿子交不上。

皇上显然有点不高兴。你怎么能说我写的都是废话呢,明明是字字珠玑妙语连珠啊,我要是写的全是废话怎么可能有今天呢。你说让我把手速分给他我也想啊,手速太快也有烦恼的。

我把他的废话全部都用下划线标了出来,传回去。你看这些句子能不能精简点。

黄少天说归说,但还是很听编辑话的,毕竟编辑是吃饭的那个勺子啊。

你们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了,一篇2W字的稿子会被我们责编硬生生减到1W5,有时候还会嫌废话太多。他对自己的废话的坚持和我们对他的废话的排斥,每天拉扯来拉扯去要斗很久。

不能再减了!!!!!!!!!!!(我已经省略了他刷屏用的很多感叹号)

你能多写几件事少来点废话吗!!!!(省略了我回他的很多感叹号)

好小伙啊你居然学会了我的刷屏神技!!!!!!(继续省略)

不我是女的!!!!!!(……)

于是话题就这么被我们给歪了。

 

我后来去负责了别的作者,听说黄少后来真去给喻文州打字了。美其名曰发挥余热,其实就是在年会上看上人家了死皮赖脸往人家身上挂。

关于喻文州空间里黄少天的照片……听说他们是大学同学。

嗯……他们也在一起了。

还能说什么祝幸福呗。

 

大春有一段日子家里有事回家了,我接手了郑轩。就是那个笔名顶着一个神似错别字文盲的笔名枪淋弹雨的大大。

催他的稿真的心累。

我听大春说,他催郑轩的稿子从来都是只发一个字,稿。

我吐槽说你催谁的稿子不是一个字。

重点是后面的。大春说,郑轩居然只回ylsd。

我们都懂,人家说的是压力山大。连字都懒得打了,他到底是怎么成的画手啊!

画画是个很考验耐心的活,特别是郑轩这样画异次元科幻题材的。什么异形啊枪械啊各种奇怪的科技啊这样很难画的东西在他的漫画里简直就是扎堆出现的。

我问他,嫌麻烦你画少女漫不就好了?

好主意。郑轩说。

不一会又说,重新想剧情太麻烦了,我还是继续画这个吧。

我去。我说,你敢不敢认真点画,你拿出干劲来分分钟出名啊,看看人家张佳乐,拿了好几个奖了。

出名干嘛这样挺好的。郑轩还带了个趴着的表情。

我竟无言以对。

在短暂的替职期间我们的交流也不是那么多,后来对他的大多数了解都是徐景熙的描述和年会上的事。

 

年会上的时候我找来找去想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他先是说压力山大不要这样吧,然后说,长得最普通最不显眼那个就是我了。

我笑,说这算什么描述。

但是就是这个样子。现在的写手画手颜值普遍高,郑轩这样普普通通的往那一站就散发着一种普通的气场,倒显得有点不普通了。

特别是他还窝在一边的沙发里玩手机,和聊成一片的一群大大看起来特别特别不同。

我蛮喜欢和郑轩聊天的,前提是在现实里。网上的郑轩弧太长,通常他回我的时候我都忘记我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在聊天的时候他一副心不在焉似乎在走神的样子,但是是真的在听的。

毕竟经常抓我的槽点吐槽,我都不想说什么了。

 

年会有抽奖环节,老叶叫人把所有的灯都关了,然后拿着个手电筒上台。

我们这条件简陋没有可以动的灯,大家就拿手电筒凑合凑合吧。老叶说。

诶,我运气那么好肯定抽我,你信不信。我和郑轩说。

压力山大,最好别抽到我。郑轩说。

老叶不停晃手电筒,搞得好像真的那么隆重一样。光束跳啊跳啊就跳到我们这角落来,晃了几下。我心都快跳出来了。

然后停在郑轩身上了。

那小伙我看你蛮面生的,就你了。

郑轩默默念了一句压力山大,上去领奖了。

 

说了郑轩不说徐景熙怎么行。徐景熙这个逗比是写美食和旅游专栏的,天天在朋友圈分享美食美景拉仇恨。我现在是他的责编,按着他的头(其实并没有)说有好吃的要寄给我一份不然不给发表是我的特权。

因为被吐槽真名像妹子,他刚开始发表的时候直接用了真名。

我说,你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反正听着就不像真名。

你得有个看起来高大上的笔名。我说。

他就笑了,高大上?像枪淋弹雨那种错别字一样的?

我也笑,你想要也可以。

还是算了,我要安静地做个美男子。

他真的是那么说的。但是我不知道,灵魂语者和安静的美男子,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问他这个问题,他说他去问了郑轩你有没有什么名字,郑轩直接给他发了自己的大纲说里面的人随便选一个吧。

然后我就再也不想看郑轩的漫画了,他给我剧透就是满满的恶意。徐景熙痛心地说。

灵魂语者,听着好像是蛮适合做一个指点迷茫中主角角色的。我说。

卧槽难道你也看了郑轩的大纲!他特别惊讶。

我淡定地说,我是编辑,没看过大纲怎么行。

其实我根本没看过,当时也就是顶一下大春的职位,做点排版打对话框的工作,怎么可能去要大纲。

 

其实我是不是这样间接促成了一对狗男男……

 

这之后有一天徐景熙问我,你说郑轩一科幻题材的漫画作者问我要风景素材干嘛?他又不画。

我说,说不定他采纳我的建议要去画少女漫画了吧,压力太大啊,可怜。

然后徐景熙似乎就去找郑轩了,好久没回我。

郑轩居然小窗我,问我和徐景熙说了什么,还带了个感叹号。

我没说什么啊。我说,我只是说了你可能要画少女漫画。

郑轩给我截聊天记录,徐景熙一连串发了很多他去日本看樱花时候的照片。末了还加一句,可怜。

我没忍住笑趴在桌子上,旁边绕岸垂杨,看傻逼一样看我。

 

某一天我收到徐景熙稿子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他写了这样的句子:喜欢一个人,便是连一次偶遇也珍藏。

这画风不对啊。我和徐景熙说,你一旅游和美食专栏写这个干嘛?

有感而发。徐景熙回。紧接着又说,我觉得这幅图和这句话蛮配的啊。

我仔细一看那幅图,里面好像是有个人影来着,就是没看清是谁。我问他那是谁看起来怎么像个男的。

徐景熙说,告诉你我还有脸在这活吗。

等等你居然没否认是个男的。我惊讶。

他回了一串省略号,然后说,你真的想知道?

我发点头的表情刷屏。

他传过来一张图,没经过处理之前的。我当时就喷了一显示屏的水,这TM不是那个超懒的画手吗。

我发了句心疼,没删那句有点突兀的话和图。

 

结局你们都知道的。

 

关注蓝雨这一板块的你们一定不会陌生那个语气都很孩子气的段子手流云。没错人就是个小孩子。

我和他见过几面,觉得这个孩子被系舟这样的责编照顾,真的是太适合了。

很跳脱的一个小孩,说他小还会不高兴。他被家长领着来编辑部的时候喜欢四处逛,我就这么顺带便捏了捏他的脸。

他很吃惊地望着我,你几岁了还喜欢这么玩?

被一个初中生嘲讽的感觉,你们懂吗!懂吗!

那一瞬间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其实卢瀚文我不是很了解啦,下次负责微草部分的责编值班了让他详细说说。

 

宋晓这货是坐我旁边的绕岸垂杨负责的,苦了他了,嗯。

那我们先说说垂杨吧,其实是个傲娇,对就是这样。看起来和蓝河不是很和的样子,但也就是一厢情愿在拿负责的稿子和蓝河的比。

宋晓不到专刊的时候稿件质量只能说是中规中矩,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一到出专刊这人跟打了鸡血似的,上次绕岸垂杨突然卧槽了一声把正在打瞌睡的我吓醒了。

出什么事了?地震还是火灾?还是你踢着电源线没保存文档?

垂杨没回话,给我看了宋晓的稿子。

我也喊了一声卧槽。

垂杨爆手速发消息,晓啊平时没看你还会写武侠啊!这人太开心连晓这样亲昵的称呼都喊出来了,我暗自吐槽一句不要脸。

宋晓发来一个呵呵的表情,我只是在隐藏实力。

实力隐藏多了不好。

我看着垂杨的神情,真的是恨不得让宋晓每篇稿子都保持这个状态。

兄弟,你想多了。宋晓泼了盆冷水上来。

 

我上次去论坛逛的时候发现一个讨论宋晓的神经刀的状态的帖子,标题把我逗乐了,涛落沙明大大,其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楼主以很扯淡的语气说了因为专刊比较贵赚的钱比较多所以宋晓心脏地在这种时候才发挥全部笔力的笑话。

我给垂杨看了这个帖子,他冷哼一声打开网页开始回帖。

然后我看到了一条从各个角度证明楼主在扯淡的回帖。

没错,这个人居然当真了。

垂杨比较护短,有人当着他的面说他好友的坏话他肯定不能忍的,再加上比较一根筋特别容易被激怒,就有了这个回帖。

还是不要告诉他楼主本来就是开玩笑好。

 

宋晓建了个群叫拯救蓝雨板块的单身汉的群,把我们几个责编和李远拉进去。

他说,我老大不小了还没个女朋友看着其他四个脱团狗我不爽啊。

我艾特李远,说还有他呢。

李远一瞬间回,老子是直的,笔直笔直的。

宋晓说,去去去,我要找的是萌妹子,拉你们来不就是想问问你们那有没有什么长得漂亮或者特别贤惠宜家的妹子。

阿飞(笔言飞,负责看新人稿子的)说,上次我这有个妹子,胖嘟嘟的宜生养,你要吗。

曙光旋冰(李远的责编)倒是说了一句,你的稿子写完没?

本来还在和宋晓贫的李远没声了。

 

李远就是个顶着八音符这样少女的笔名写童话的男子汉。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女孩子,直到旋冰说起他去接李远的时候,一个男的说我是八音符的场景真的让人幻灭。

不过这人情商蛮高,从来不会说错话,来编辑部也给每个责编都带了礼物。

天地良心啊,天地良心。

他很好相处,很快就和我们聊开了。我记得他在门口挥挥手说那大家再见我走了啊的时候,连正在打扫编辑部的阿姨都挥挥手说下次再来啊。

应该不是送了礼物的关系。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23)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