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集合体

我是个如此热衷于写段子的人。

他们相遇过几百遍了。

这么一翻我简直是烂尾狂魔【手黄再】

——

【1】

那天他踩着淅淅沥沥的雨而来,钻进一条巷子,推开那家小咖啡馆门的时候衬衫的肩膀湿漉漉的。玻璃门碰撞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还有柜台后面老板暂停了电影之后,一声似乎打起了精神却仍旧拖沓的“欢迎光临”。

徐景熙只是想起这里有一家咖啡馆,或许可以避雨。他从来没真正进来过,也就不会知道门面小而朴素的这家咖啡馆里面倒是宽敞。因为没有其他人,老板似乎是懒得开其他的灯,只有吧台上一盏台灯的暖黄驱散了青灰色。

“喝些什么?”店主理了理头发想要给客人一个好印象,却有耳边一缕过短的头发调皮地从耳后跳出来,松松地挂在一边。

徐景熙想了一会,还是没有点一些看起来就高大上的咖啡,普普通通地要了一杯焦糖玛奇朵,便在吧台附近的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

磨豆机的声音响起来,盖过了有一阵没一阵的海浪似的背景音乐。

直到机器的声音停下,徐景熙才听清楚背景音乐里那个像是从灵魂深处传来一样的缥缈的娃娃音。Múm的歌他自己也很喜欢听,便慢慢跟着哼。

等待的时间漫长,不知道是咖啡师做得太认真还是中途走了走神。徐景熙随手拿了旁边笔筒里的一支铅笔,在一次性纸垫上涂了几笔窗外小巷的景色。

“您的咖啡。”陶瓷盘子与玻璃桌相碰的声音在寂静的室内放大。道了声谢之后徐景熙把纸垫换了个位置,以免咖啡会洒在上面。店主轻轻扫了一眼,却像是移不开视线了一样。

“你……是画插画的?”

“嗯。”徐景熙把糖撒在奶沫上,拿起旁边的小勺子轻轻搅拌,精心制作的拉花慢慢融进咖啡里。

“画得不错。”

“谢谢。”

一番客套之后似乎再也没有话可以说。




【2】

『“这是我的盒饭!”李远一手捂着他的饭盒,一手试图阻挡徐景熙盯着那块炸鸡的视线,“我要捍卫我的尊严,是不会给你吃的!”

我的手下意识伸出去夹起那块炸鸡,这两个人都猛地回头看我。

我感觉自己不受控制,递到他的嘴边去。他一偏头就咬住了,跳起来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谢谢款待。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仿佛是本能。会去做他想要做的事,会去满足他的小任性。回报?我看到他开心地笑的时候我就满足了。

“你们这对恩爱狗啊啊啊啊啊啊!”李远痛苦地趴在桌上,“丧心病狂!简直就是丧心病狂!郑轩你这个景熙痴汉!”

啊,其实我还蛮开心的。

虽然我们还不是情侣关系,但是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了吧?我那么猜想着。

……

一天从训练室回去的时候,我问起他的爸爸最近怎么样了。

“岳父大人最近怎么样了?”我问。岳父大人这个称呼我其实说出口就后悔了。

“为什么要叫岳父大人?”他反过来问我。我没说话,果然还是有点过头吧?

“不是要叫公公么。”

我猛地抬头盯住徐景熙,他被我盯得发毛:“你干嘛了……”

我低头捂住脸:“所以你是……答应我了?”

“我什么时候有不答应你?”

“压力山大,我以前没什么感觉……”

……

徐景熙从比赛席里出来的时候,跑向每一个人,给了一个大力的熊抱。

他脸上的喜悦根本写不下,都溢出来了。

我只是站着,等着他过来,像给所有人一样给我一个拥抱。这就是最好的奖励了,在他面前奖杯都失去了色彩。

他走到我面前了,我却觉得心开始不由自主地疯狂跳起来。我要抱紧他,我想,比他抱我还紧。

他脸上还带着笑,笑容更灿烂几分,伸开了手臂。

他的背后是舞台绚烂的灯光。

我也抬起来手,等着他。

却只有一个意思意思的拥抱,不等我回应便放开了。

“你是特别的,在这里抱你我会不好意思。”他说。

“压力山大,那我抱你好了。”

……

我已经习惯了徐景熙有时候的别扭和傲娇。

毕竟都老夫老夫了,只要一会他就又变回来了。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会去哄哄,真是太天真。

他现在在厨房刷碗,最近他做的饭终于能吃了,我可以安心偷懒了。

“你这辈子就是懒死的。”

早上叫我起不来的时候他总是会那么说我。

“压力山大,懒死总比病死好……好歹死的舒服。”

他听到我这话,说:“你说的好有道理。”

……

徐景熙和我说,我们去外国结婚吧。

结婚啊,也行。反正都差不多啦,结不结都一样,都是我们俩过日子。

“那过几天等我手头的活做完我们就走!”

“嗯。”

“阿轩,其实我还想养个可爱的男孩子。”

“好好好,你不觉得麻烦就行……”

……

阿辰是个聪明的男孩子,就是比较好动。他来的时候一直在纠结到底叫谁爸爸叫谁妈妈。

徐景熙不想当“妈妈”,我也不想。

“压力山大,那你干脆叫我们名字吧……”

“这样不行!辈分呢!”徐景熙敲我的头,“那就叫他老郑,叫我爸爸吧!”

“行……老郑!”

我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爸爸!”

徐景熙嗯的时候,我感觉他快变成一朵花开了。

……

我把阿辰送到机场,开玩笑说:“以后有了女朋友可别忘了带回来给我和你爸看看啊。”

阿辰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孩子,他有一米八多,拎着行李箱走到我旁边的时候我感觉到久违的压力。

“压力山大,你又长高了……”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阿辰模仿着我的语气说的。

徐景熙笑,他拍拍阿辰的肩膀,说:“别听他瞎讲,你安心学习,我们俩大男人能照顾好自己。”

他点头:“那我走了,到了给你们打电话。”

“好,你走吧。”

徐景熙已经拿出了手机,开始等电话了。

……

我陪他去医院复查,活了那么多年了总有些毛病落下。

医生翻着病历,严肃地说:“注意保养的话还能多活几年……”

徐景熙淡定地接过病历单,走出医院就撕了。

“喂你干嘛。”

“阿轩,我想和你在一起久一些。”

“那你撕病历单干嘛?”

“我可不信这些东西,我的身体自己清楚——”

“你个大傻逼。”

……

先患上病的是你,先离开的却是我。

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我还有点意识,满脑子都是“我不在景熙要怎么办啊。”

门一关上,我的思绪就断了。

 


【3】

那天我遇见了他,主唱请假他被临时推上去唱歌,他握着话筒不知所措地站了一会,翻了翻歌单挑了首最安静的唱。他的衬衫马甲西装裤,一身清爽的服务生打扮和玩乐队的那些帽子耳环完全不一样,却在这噪杂中静静唱歌,也毫无违和感。

平时我坐到觉得没那么压力山大了就会回去,然而那一天我破天荒留下来听完他的所有歌,完全没留意到口袋里手机的震动。

他回到他调酒的位置的时候我凑过去:“你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今天太晚了,有空我想请你喝一杯。”他眨眨眼,似乎是应对惯了这种无聊的搭讪:“我一直在这,想找我来点杯酒就好了。”

我耸耸肩:“好吧我会来找你的。”

我装作潇洒地出门,我猜他有在笑我今天土气的穿着,黑色五角星的连帽衫看起来就像个年轻学生一样。拉开酒吧门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好像还没告诉他我的名字,也没问他他的名字。

 

我在门外转了好几圈才进去,把所有流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进去就直接走向吧台,单臂倚在吧台上身体前倾,微笑着和他说,你好,我点一杯一见钟情。

听起来简直完美。

于是我推开了门,街道上的明亮和酒吧里的昏暗让我感觉一下子就踏进了异世界一样。红红绿绿的灯光闪闪烁烁的,我凭记忆找到他上一次站着的地方。远远地我就能看到他,认真地配调一杯酒,又优雅地递给顾客。吧台上的吊灯从上往下的灯光让他整个人都比其他地方要清晰。

我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你好——”

“你好,喝点什么?”他笑得礼貌疏离,打乱了我的计划。

“哦,哦。一杯三叶草,谢谢。”

他点了点头,说了声请坐。我看着一杯均匀的青绿色威士忌在他的调制下成形。他把酒轻轻放在吧台上,微微点了点头。

我拿起酒杯喝了口,说:“压力山大这不是三叶草啊,怎么没什么涩味反而有点甜。”

“因为加了一点一见钟情。”他朝我笑。

我就像是被狠狠砸了一下头,整个人都傻了,不会这么幸运吧我还没开始追呢怎么就被表白了啊,我稀里糊涂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口齿不清地说啊好巧我也蛮喜欢你的。

他把身子倾向我,我闻到那种混合酒的独特气味,他在我耳边轻声说等我一会我去请个假。然后退回去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说:“郑轩,我叫徐景熙。”

奇怪,看样子他是认得我的,而我并不认识他。

 

我穿上外套在酒吧外面等他,他从后门出来朝我招招手,然后先一步穿越人群跑过来。他的外套拉链还没有拉好,脸上还有因为待在较热环境里的红晕。直到他站直了我才发现他和我差不多高,或者说比我还高了那么一点儿,反正就那么一点儿,我是不会承认的。

“你是不是在奇怪我是怎么认识你的?”我点头。他拉起我的手说外面有点冷啊,然后语气轻快地说:“我就不告诉你,等你想起来吧。”

我说:“我老大不小个人了,肯定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特地请假出来的,带我去哪玩玩吧。”

我想了想,说:“没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在这座城市最熟悉的除了我家就是上班的地方了。”

“那就去你家。”

我有点惊,这小孩儿看起来不大啊那么开放吗。但是口嫌体正直大概就是这样的,我还是暗搓搓带着他去了我家。刚搬到这个城市来,住处也只是随便租了间房子。

他好像有点嫌弃。

“压力山大啊房子能住人不就够了。”

“不行啊,这房子要住两个人不够啊,你看着床小的,啧。”

“……等等,你没地方住吗?”

“我一直住酒吧给安排的小宿舍的,虽然比这还差。哦我们不是在交往吗,我搬到这来住没问题吧?”

“没,没有……”

 

我有点醉,不光光是因为那杯味道古怪的威士忌。

徐景熙和我说他还在上大学,在酒吧做调酒师打工赚钱,以前是在G市的,哦和我是老乡。他一边给我收拾房子一边说,我也一边坐在床上等着比赛开播一边听。进展比我想象得快而顺利多了,如果我的计划里是自行车的速度,那现在简直就是宇宙飞船一样往前跑。

 



【4】

好像是很久之前了,徐景熙刚进入联盟的时候接受的一个采访,有一个问题是“最喜欢哪本书呢?”他好像很久没有看书了,想了很久才说出,我记得我小时候……好像蛮喜欢看《小王子》的。

主持人又问为什么喜欢这本书。这个问题于是又让他为难,他像周泽楷那样在说话之前思考了很久。气氛变得尴尬,主持人来解围:“是为了小王子和玫瑰之间的感情感动么?”

那时候的徐景熙不懂得要顺着台阶下,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个情节我没什么印象。”他没有注意到主持人一瞬间尴尬的脸色,微微抬头不知道把目光放在哪里,又想了好一会,终于开口了:“那个时候……我很心疼那只想被驯养的狐狸。”

“还有点灯人的描写我也看了好多遍,他们有条不紊地点灯……”

“好了好了。”主持人打断他的话,“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

那时候徐景熙满脸都是“我还没说完啊”的不快,逗得郑轩笑了出来。

 

但是心血来潮地,郑轩打开了淘宝买了一本《小王子》作为每天睡前看一行就能睡着的睡前读物。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