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引】

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

——让雪白的记忆在心里渐渐老去。

 

 

午后的阳光悄悄落在琴键上。

新的训练室看起来很高档,有朝南的巨大落地窗。只要是晴好的日子,拉开厚重的窗帘,就会像在大音乐厅里演奏一样。徐景熙推开挂着“蓝雨”牌子的门,换上皮鞋走进房间。来得过于早了,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吃饭吧,刚好能够先拉一遍今天要排的曲子。

大提琴背在肩上,七岁的时候觉得特别沉,吵着要郑轩背。那个时候郑轩比他高半个头,怎么推也推不掉只好接过。等到徐景熙长大点还是习惯性把大提琴盒扔给郑轩,郑轩也习惯性接过。他们十二岁的时候压力山大这个词刚好流行起来。郑轩说这琴还是很重的,压力山大。

“你看看人家黄少喻总,一个小提琴一个手风琴,都那么轻便,你倒是学个大提琴,压力山大。”

话是那么说,但是有郑轩在的时候他从来没让徐景熙背过大提琴。

一句句压力山大累积起来,到后来改也改不掉。

郑轩背着大提琴的时候徐景熙总会在路上买点吃的。从家到训练室的路上总有家卖肉夹馍的,据老板说是地道的陕西肉夹馍。在高中快毕业的时候也终于因为物价飞涨利润过低而改卖了山东杂粮煎饼。

徐景熙轻手轻脚地走到钢琴附近,那是排练时的固定位置。走在实木地板上总是会不由自主放轻脚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心底那一点点虔诚。

走近了才发现钢琴盖上趴着个人,发梢微卷,衬衫宽松得像是大了一码,其实是因为瘦。郑轩的手指又长又细,手关节突出得恰到好处,第一个指关节如果不是用力伸直就会微微弯曲。年少时候留下的一道疤痕已经淡得几乎看不见了。这样好看的一双手,却因为大部分时间缩在袖子里,只有弹琴的时候会挽起袖子而不被太多人知道。

徐景熙不由自主地笑了,坐在被阳光烘暖的地板上戳了戳郑轩的背。

“傻子,起床了。”

徐景熙是知道郑轩偏爱这台用了他十多年的压岁钱和四处打工的钱买的Baldwin三角琴的,就像徐景熙自从不用换琴型号之后一直用到现在的那把maxine。

郑轩动了动,嘟囔了声不知道在说什么。

“压力山大,今天排什么?”

徐景熙想了想,说:“大家都还没到呢,先练练Elegy吧?”

郑轩哗哗哗翻琴谱,徐景熙站起来帮他翻回去:“你翻过了傻逼。”

“……哦。”

郑轩的手轻盈如羽毛落在琴键上。徐景熙早就拿出了琴,调音早就在家里完成了,他握好弓,和郑轩完成一次零点几秒的对视。

琴音跳跃起来,一次呼吸以后徐景熙的弓弦落下。

 

郑轩曾经说过徐景熙的琴声和他本人很不一样。

“一点也不像你自己一样大大咧咧没心没肺。”那个时候郑轩一只手支在钢琴边缘,左手随随便便弹着用来活动手指的小调。一起排练的地方还是一件小房子,只够塞得下一架普通立式琴,黄少天评价根本活动不开。徐景熙坐在椅子上说,在这种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拉琴,声音肯定不会很欢快啊。

“况且大提琴的音色就是这样,你想多了。”

你可不能奢求一个低沉的声音高声欢笑。

“压力山大。”郑轩换了只手练习,说,“我还是感觉徐景熙是个有故事的人。听他的音色就知道了。”

大家都笑了,那个时候卢瀚文还没有来,于锋也没有走。

“有什么故事说给我们听听啊哈哈哈!”

“我哪有什么故事。”徐景熙翻了个白眼,“我五岁就认识郑轩了之后也一直混在一起,我有没有什么故事他最清楚。”

“压力山大,我又不是一天到晚和你黏在一起——”

“也差不多!”徐景熙用琴弓拍了拍郑轩的头,“好了好了排练了排练了。”

蓝雨的人喜欢用排练这个词,就像下一刻就要上台演奏一样。

郑轩听着大提琴的声音,不管小提琴的高音部分多么尖锐手风琴的音色多么宏大,他最能听清楚的就是离他最近的大提琴。宛转悠扬,都不能够形容的。郑轩一直觉得徐景熙的大提琴是世界上最独特的,像一首求爱不得仍倾吐衷肠的情诗。

可是想想,在徐景熙身边那么多年了,他也并没有什么情史。

连有喜欢的人这种事情也没有表现出来,更没有和郑轩说起过。

 

听到Elegy这首音乐纯属偶然。郑轩喜欢听所谓“私人FM”,歌单里都是些纯音乐推送的当然风格也差不多。放到这首歌的时候郑轩正在睡梦中,突然醒来的时候听了一个片段,就再也没有睡着。

他打开qq给徐景熙发去歌名。说明天试试拉这个吧。

又补上一句,很适合你。

这以后Elegy就成了徐景熙每天的练习曲目。

 

最后一个音符在空气里如同气泡一样消失之后,徐景熙望向窗外。

一首歌的时间并不长。

阳光还是大好,好到有些刺眼。好到被擦拭得干干净净的钢琴反光都照得郑轩的脸亮堂堂的。好到就像在天堂里一样——

徐景熙默默想,还能用什么来形容这阳光呢。

好到想躺在地板上睡一觉,反正也不会着凉。

好到想买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糖炒栗子来,慢悠悠地剥壳再放进嘴里,发个呆。

好到觉得,一个人真是太浪费了……

郑轩的衬衫在这样的日光下看起来很白,就像褪了色一样。阳光就这么穿过他了,降落在徐景熙眼底。

是啊,一个人,真是太浪费了。

 

这种时刻有很多次了。

一时冲动想要说出口,却又还是咽回肚子里。

——tbc

我真是服了我自己了说好的最后一次更文也要分成几次……

那这最后一次还有什么意义啊???

这种话我从来不说因为没办法体会她们的心情不过现在倒是有了共鸣……

反正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我就说一声。

如果喜欢就请麻烦告诉我好吗……如果没有回应真的很累。

热度啊评论啊 真的是能够决定一篇文命运的啦……

只要多一个人喜欢我写的文我感觉我就会坚持下去的。

就像只要她多和我说一句话我就会继续喜欢下去的。

本来并不羡慕随便写篇文热度就很高的太太,觉得热度这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吧我自己写的爽就行。

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好像发现并不是这样。

也许是因为最近写文思前想后花的心血多多了而已。

啊今天说了那么多不是我的风格啊啊啊=。=

但可能我说的最后一次更文伤到了一小部分人也伤到了自己。

我觉得有点过了。

好不容易坚持到现在了怎么样我都不想放弃啊……

卧槽再这样唠叨下去感觉要比正文长了。

我就发个开头,如果能够让我觉得不再那么孤独了就开开心心地写后文啦……

还是觉得变成了“求热度”。

其实我并没有……

我是在“求回应”

全文链接
 
 
 
评论(33)
 
 
热度(41)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