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1.旧事】

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

让雪白的记忆在心里渐渐老去——

引子点我

【1】旧事

 

 

郑轩大徐景熙三岁,正好差了三届。不过这并不妨碍相识和相熟。

两家母亲关系甚密。徐景熙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父母便离了婚,生活过得拮据。郑轩妈妈看好友辛苦,便告诉离婚后孤身一人带着孩子的徐妈妈,说若是信得过她,可以帮她看管这个孩子,到晚上下班后再接景熙回家。

于是徐景熙五岁时,在失去一个不太亲切的爸爸后,多了一个家。

八岁的郑轩在同龄人之中还算高个儿,大概是得益于郑妈妈做的一手好菜。恰好各自上学的小学和幼儿园只隔着一条街,两人便早上一起背送去上学下午一起回家。不久徐景熙就成了郑轩身后的跟屁虫,用一口小奶音不停叫轩轩哥哥。

记忆中阳光总是明媚的。

连仅剩的记忆片段也被

和阿姨一起等在小学门口的时候,总是觉得天气很好。所谓蓝天白云就是如此吧。徐景熙看着一排排队伍从缓缓拉开的校门走出来,马上就能准确地跑过去拉住郑轩的手,一个劲说轩轩哥哥我们回家了。徐景熙记得总有人会问这个人是谁,郑轩总是一脸自豪地说——

“是我弟弟啊!”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徐妈妈就会来接徐景熙回家。一般徐景熙从八点多他最喜欢的那档儿童节目开始的时候便会在意有没有敲门声。一有人敲门他便会兴奋地跑过去开,还要大喊一声,“我妈妈来接我啦!”

坐在电瓶车后面的时候他总是会说今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那么喜欢轩轩哥哥,以后就住他们家吧?”

妈妈忍着笑意说。

 

五岁的徐景熙认真地思考之后,说:“还是家里好,更喜欢妈妈。”

 

曾经又一次徐景熙问妈妈为什么那么忙,她说要努力工作,赚的钱多了才能买上大房子,让景熙住得舒服。赚到钱就能买上车,让以后雨雪天景熙就不用再受冻了。

“这一切不就为了景熙长大能过上好日子,不记恨妈妈吗……?”

年轻的妈妈蹲下身,把额头抵在徐景熙的额头上,刮了刮徐景熙的鼻子:“乖,晚上妈妈就来接你。”

他睁大眼睛看着妈妈嘴角的酒窝,总觉得她和记忆里更早的时候不太一样了,要说哪里变了,却也说不清楚。

 

六岁的时候她升职被调去外地,临走前抱着他坐了好久。

徐景熙看着妈妈从包里拿出一叠捆好的钱递出去,他头一次见到有那么多钱啊,高兴得不得了,问:“妈妈妈妈,我们是不是有钱住大房子了?”

妈妈把它交给了郑妈妈,然后悄悄抹了抹眼泪。

徐景熙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长大了些才明白是关于择校。那个时候他只能听懂一句。

“哪怕是让我去讨饭,我也会攒够让他上学的钱……”

徐景熙头一次觉得郑轩家客厅的灯光那么亮,亮到照得所有人的脸惨白惨白的,没有什么血色。

他听见郑妈妈说你放心,景熙就像我亲儿子一样。

 

第二天郑轩妈妈说,景熙,去给你妈妈送行。

徐景熙头一次哭闹,硬是不肯走出去半步。

郑轩扯了扯他的袖子,说去吧,我陪你去。自始至终徐景熙都拉着郑轩的小指,想站得远些,他太害怕看到妈妈的表情,太害怕看到载着妈妈和她的行李的火车呜的一声像哭了一夜,然后哐当哐当慢慢开远。

 

十岁时郑轩被送着去学琴了。

在琴行里等郑轩出来的时候郑妈妈问:“景熙要不要也学一个?以后一起演奏,我们家就能开音乐会啦。”

徐景熙转了一圈,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乐器。他走过架子鼓,路过挂着吉他和小提琴的墙,笛子萧还是葫芦丝一眼也不看。突然一件房里传来一阵低沉婉转的声音。徐景熙隔着玻璃望进去,一个正在拉大提琴的女生坐在那里,阳光洒在她的眼睑肩膀,她的睫毛微微抖动,发丝被风扇吹起一两缕。她的手臂线条,特别好看。

“郑妈妈,我想学这个。”

徐景熙戳着玻璃对郑妈妈说。

最后两个字突然被噎住了,就像被扼住了喉咙一样。徐景熙愣了一会,流出眼泪了才明白那是落泪的前奏。

奇怪,很久没哭过了呀……

 

阳光是被大提琴带进生活的。

有了它之后就不必再在心里哭。

有琴帮他说话,代他表达。

 

郑轩有时问他:“你记得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吗?”

“我哪能记得啊——”

“压力山大,有段时间天天跑我房间和我一起……”

“别说了!喂!”徐景熙白眼翻得炉火纯青,“那时候小啊,不懂事。”

“哦——”郑轩拖长了尾音,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

徐景熙看向别处。心想怎么会不记得。别人都说小时候的事记得最清楚,印象最深刻的童年,怎么会忘掉呢。不过这些也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

徐景熙心底默默算着母亲走了有多久。这些年来的通话虽然好像不算少但也不够维持感情。每次视频徐景熙眼前都会出现那个酒窝,但想去找却再也不能找到,发现那个位置已经被皱纹占据了。

徐景熙最终还是没有问出你什么时候回来这种没有意义的话,现在这样挺好的,成绩维持在大致能够让人满意的程度,整天不是学习就是拉琴,技术倒是精进不少。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了。

一次次和她视频都能发现她穿得越来越好。

这样就很好了不是吗?

十二岁的,早熟得不行的徐景熙看了眼旁边趴在初三的作业堆里的郑轩,这样对自己说。

——tbc

手稿写好懒得打是我延长更新时间的理由了……

来个下回预告!开始发糖了wwww

【徐景熙伸出手去,学着他的样子在黑白琴键上按了几下,却一直也没有那种连贯灵动的感觉。他向来不是肯让人看见他的窘迫的,便又试了几次,进步也只有一点点。

郑轩拉过他的手:“你手型不对……”

徐景熙看着郑轩的指关节,自己的皮肤要稍微黄些,对比之下显得郑轩更加白了。他的手快要和白键混一起了。徐景熙想。

“呐,就这样,再来一遍。”

徐景熙努力记着键位,磕磕绊绊地弹出一串不知名的调子。郑轩轻轻按了一个键:“是这个啊。”他突然想起来少儿频道的一个过场,有个孩子弹琴总是找不到最后一个音,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加入了,将总是弹错的那个音补完,终于有了完整的曲调。

“钢琴好难啊。”徐景熙说。

“钢琴最简单了。”郑轩瞄了眼放在墙角的大提琴,说。

徐景熙看向郑轩,他刚好逆着光,天然卷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染过一样。他的小臂仿佛在跳舞,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起起落落。徐景熙想同样是学了五年,自己拉大提琴的时候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漂亮。

徐景熙悄悄往琴凳边上挪了一点。

装作是不小心碰到了一个键。

看郑轩好像没什么反应,就又多按了几个。

全文链接
 
 
 
评论(15)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