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2.枝头】

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

让雪白的记忆在心里渐渐老去——


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徐景熙发现自己并没有“满心欢喜”,反倒是失去了感受的能力一样,木讷地拥抱,看着她挂着泪珠久经风霜的脸,丝毫不感到悲伤,心里还挂念着刚刚和郑轩看了一半被暂停了的动漫。可能是长久不在一起,对于自己来说,郑妈妈更像是在扮演母亲的角色吧。徐景熙想。

郑妈妈开心得又把郑轩从他房间里拖了出来,她说:“你们俩合奏一曲给景熙妈妈听一听吧?”

徐景熙心里是不乐意的。

两个人交头接耳好一会才商量出一首曲子。徐景熙嫌麻烦便叫郑轩去把琴盒拿下来。郑轩虽然更加不累,但仍是去了。

等待的一点点时间里徐景熙才发现,原来是真的没有话可以和她说。该说点什么呢……以前,和她都是说什么的呢?徐景熙发现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所有的话语都被模糊了。

徐景熙听见她开口说话前的吸气声,心想她终于说话了。

“景熙,房子我都安置好了,过几天收拾好了就搬过来吧……”

“嗯。”徐景熙很想多说点什么,但发现嗯一个字就足够结束话题。

“嗯……”

又是一段静得能够听到呼吸的沉默,连郑妈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沉默。

郑轩把大提琴拿来了,两人坐定,徐景熙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发现了弓。松香的气息熏了几年,对于他来说就像一种镇定剂。钢琴伴奏在大提琴声中只是点缀作用,徐景熙想郑轩提议弹这首曲子一定只是因为简单。

拉了几个小节徐景熙觉得自己拉得糟糕透了。

 

“要拉好琴,首先就是把你的思想、灵魂,融入进去。”

披着头发,一眼看过去就充满艺术气息的青年男子这么说。他拉起大提琴的时候动作总是略显夸张,但琴声却无比动听——就像把他的灵魂揉碎,然后一点点洒在音符里一样厚重。他说徐景熙七岁的时候看见的拉琴的少女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他说:“你再努努力大概会和她一样好,或者比她还好,你还缺点阅历,不过到时候就会有的。”

 

徐景熙闭着眼睛,一边拉琴一边想一个学琴来竟从没有想过,也从没有人问过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学琴呢?

一时冲动,因为那个美丽的少女吗?

为大提琴醇厚的音色,隐藏在其中的悲哀打动,想起了远离母亲的难过吗?

面对阿姨的提议时的顺水推舟吗?

还是想要证明给那个看不到的谁看,自己可以活得很棒吗?

好像都对,又好像都不太对。总觉得这其中缺了什么将一切串起来然后打了个结的“一根线”,自始至终不管有任何事发生,是推动还是阻碍,学琴的执念都是这个而已。

是什么呢……

徐景熙想起要学琴那天,伴随着大提琴低沉回响的,隐隐约约回荡在心里的,还有钢琴声啊。大概就是“钢琴”了。

徐景熙这么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着。

 

他的思绪一向很跳跃,这次又跳到刚刚还在看着的动画里。

男二号说:

“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虽然情景好像不适用于现在。

 

勉勉强强拉完的时候他并不敢抬头去看她,拉得并不好,郑妈妈听过他拉这首曲子,她一定听出来了。

“好听。”郑妈妈拍了几下手,笑得很开心,“欢啊,你看,你儿子多棒。”

徐景熙才想起自己的妈妈姓迟,单名一个欢字。她以前似乎也是人如其名的,即使在他们最难的日子也一直笑着,这次见她,她还没笑过呢……

一直在哭,或者保持着一种复杂表情。

她低着头,双手交叠着,短发遮住了眼睛和她的表情。

徐景熙觉得有点呼吸不过来了,他太期待她的回应,哪怕是说一句,没听出来拉得有多好,也可以啊。

郑轩看出了徐景熙的矛盾,从背后悄悄握住了他的手。

是因为空调的关系吧,他的手有点凉。徐景熙摸索到他的小指,轻轻握在手里。

她抬头了。

她终于笑了。

“好听。”她说。

 

——“两个人”,真厉害啊。

刚刚看过的动漫里,男二这么说。

 

徐景熙把大部分东西收拾好,说:“我走了以后可别太想我。”

“要点脸。”郑轩把他的大提琴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你妈快吃晚饭的时候过来,你打算做些什么?”

“不知道……”

徐景熙瞄到郑轩最近沉迷KOF买的两台摇杆,问:“来盘KOF?”

“随你。”

被郑轩虐了几盘之后徐景熙气得扔了摇杆:“我就没赢过你!这是诅咒吗?!”

“不,是你选角的诅咒。”郑轩把摇杆放好,“想打赢我练个几年再来吧。”

“啧!”

徐景熙盘腿在地上坐着,看向郑轩。

“诶,郑轩,教我弹钢琴吧。”

 

十五岁的郑轩仍然弹着立式琴,翻开架子摆好琴谱,郑轩随手弹了一段旋律,说:“你来试试看?”

徐景熙伸出手去,学着他的样子在黑白琴键上按了几下,却一直也没有那种连贯灵动的感觉。他向来不是肯让人看见他的窘迫的,便又试了几次,进步也只有一点点。

郑轩拉过他的手:“你手型不对……”

徐景熙看着郑轩的指关节,自己的皮肤要稍微黄些,对比之下显得郑轩更加白了。他的手快要和白键混一起了。徐景熙想。

“呐,就这样,再来一遍。”

徐景熙努力记着键位,磕磕绊绊地弹出一串不知名的调子。郑轩轻轻按了一个键:“是这个啊。”他突然想起来少儿频道的一个过场,有个孩子弹琴总是找不到最后一个音,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加入了,将总是弹错的那个音补完,终于有了完整的曲调。

“钢琴好难啊。”徐景熙说。

“钢琴最简单了。”郑轩瞄了眼放在墙角的大提琴,说。

徐景熙看向郑轩,他刚好逆着光,天然卷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像是染过一样。他的小臂仿佛在跳舞,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起起落落。徐景熙想同样是学了五年,自己拉大提琴的时候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漂亮。徐景熙想,人和人是有差距的,乐器和乐器之间更是这样。钢琴听起来就高贵些,就像郑轩从小生活在衣食无忧的家里,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透露出一种优雅。

是自己不能触及的。

徐景熙悄悄往琴凳边上挪了一点。

装作是不小心碰到了一个键。

看郑轩好像没什么反应,就又多按了几个。

 

琴凳的高度被郑轩调低了一点,还没长个子的徐景熙的脚刚好能碰到地。

后来徐景熙兴起开始乱弹的时候,郑轩和着他的调子弹,好让它听起来好些。

有一些小细节徐景熙不会知道,以后的很长很长时间里很多很多的小细节,他自己都不会知道。

 

郑轩送徐景熙坐上他妈妈的车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以后可别想让我帮你背琴了。”郑轩说,“沉。”

“那可不行。”徐景熙钻进车子,挥了挥手,“再见!”

没过一秒又探出头来:“我以后一定会比你高的!”

当时已经不再长高的郑轩默默说了句压力山大,然后拿出郑妈妈一起给他们买的诺基亚飞快地按了条短信给他。

“初中加油,我在一中等你。”

妈妈从后视镜里看到笑得灿烂的徐景熙,问:“什么事笑得那么开心?说出来听听吧?”

“秘密呀。”

徐景熙说。

窗外景色越来越陌生,车子停在她描述过的“大房子”前时徐景熙才明白,自己的生活从此便完全不同了。

他问:“那啥,老屋……还在吗?”

妈妈搬行李的手停住了,摸了摸口袋,说:“钥匙还在呢,你想回去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徐景熙自己去把大提琴抱出来,捧在怀里向屋里走去。

——tbc

私心加了点设定。

迟欢叶锦。

哎还有一章,每次更新完都是干劲0的时间……

是时候发糖了【你每次都那么说????】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23)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