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迟叶迟——南风歌

【南风歌】

by叶锦

那一年圣诞节,我写下人生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情书。句子是我抄的,毕竟我不像迟欢,喜欢写作并且写的很好。

我在牛皮纸上用我最好的字写下:南风过境,十里春风不如你。

不是随便抄的,我是真的想告诉她,你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春风。

这张小字条如同石沉大海。

迟欢在几天后带我溜出家门去吃烤羊腿的时候,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我有些失望,宁愿相信她是没有看到,她若是看到,一定不会这样若无其事。那餐烤羊腿因为我的心事而味同嚼蜡。迟欢见我吃得那么少,心疼地说:“烤羊腿四斤多,你吃了一斤有没有啊!谁叨叨了大半年说想吃烤羊腿啊!”“反正不是我。”我倒了点啤酒,却被她拦住:“小孩子家家喝什么酒!等下身上有酒气被你爸妈闻出来,我可又要上黑名单。”然后我看着年级明明比我小的迟欢,干掉了一整瓶之后招手要来一瓶。

“你不开心吗?少喝点……”

“就是因为不开心,才要多喝点。”

迟欢大骗子。

她说过很多谎,比如她说忘了我的生日,比如她说她不刷微博,比如她说她喜欢谁也不会喜欢我。我知道这些都是为了催眠我或者催眠她自己而说的。

“你别喝了……”

迟欢酒量很好,我一点也不担心她会醉。但毕竟喝酒也对身体不好。我切下一块羊肉给她,说:“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和我说嘛,不要这样。”

“好,不喝了。”迟欢把酒杯推到一边去,还推得远了一点。但她还是没有告诉我,她为什么难过。

说来也奇怪,即使我和她认识了那么久,从一个城市到了另一个城市,有时候还是不懂她这么一个简单的人。

 

迟欢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总能很欢乐。

但比起她傻乎乎的笑脸,我更喜欢她有些忧郁的样子。倒也不是想她不高兴,而是她这样的表情,只有我能够看得见。即使在人前撑不出笑颜的时候,她也不会轻易露出悲伤的表情。我知道她其实把自己隐藏得很深,只有面对我的时候,才会轻松些。

“我的快乐也许是因为其他人,但我的悲伤必定来自于你。”

迟欢她,是个内心很文艺的人。

也许就是在她一句句没头没脑但优美动人的话语里,我才有勇气走出哪一步。但当我鼓足了勇气,她已经因我的慢热退缩了。我并不怪她,毕竟是我自己糊涂在先,说是“慢热”,但这“慢热”了好多年,我也就不好意思再用这个借口。

我要怎么告诉她,我也喜欢她,我一直喜欢她呀。

她已经被我逼得走远了。

 

迟欢说她的字是和我学的,因为初中的时候觉得我的字特别好看。从此我特别注意自己的字,也有了练字的习惯。我后来的很多习惯都是因为她,什么原味和青瓜味的薯片混着吃,什么可乐和奶茶一起喝,什么短马甲里面穿长衬衫,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自卑如迟欢怎么可能会想到我们的相像是我刻意为之。

 

我初三时大考考砸过一次。班主任严肃地和我说这个成绩推荐生大概选不上了,安心准备中考吧。迟欢听到这些,在放学的时候,同样严肃地,似乎下定很大决心地说:“如果你去不了的话,我可能也不会去了。”

我吓了一跳:“你说什么?你别做傻事啊你!”

“我就是傻啊!”迟欢突然大声冲我说了一句,然后快步走了。

所幸最后有惊无险,我和迟欢最后还是通过了推荐生考试。

在一中食堂时我突然想起她说过的,关于未来的一些构想,就问她:“好一点的美院都在哪啊?杭州?北京?”

“杭州国美,北京央美啊。”迟欢正在吃东西,回答得含含糊糊的,“这两所特别厉害的,怎么了?”

“没啥没啥。”

迟欢是最了解我的,她停下筷子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去上美院的啦。”

“为什么?”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如果我要去考美院,我就会先去考美院附中……初三的时候就会去参加集训不来上课,既然我来考一中,那就是想好了不会去走美术这条路。”迟欢的语速有点慢,口气里有决绝也有惋惜。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画画那么漂亮。也许是因为我吧——来面对她不擅长的物化生,我想起她第一次物理考试不及格,第二次就蹿到了年段前列。

我一直都很佩服她。

她坚定勇敢,她的可爱,她的才华。

“即使是业余的也能画得很棒啊。”

我鼓励她说。

可就算我鼓励她,支持她,对于我将来去到哪里,做些什么,我仍然是毫无头绪。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亮起的牌子,写着“上海”,她想去的地方一定不会差,那就跟着她去吧。

我很羡慕她。

她的果断,她的自由,她的洒脱。

 

迟欢在写小说的时候写过一句话。

“只不过是在最需要爱的年纪,恰好遇上了最值得被爱的人而已。”

她自豪地发给我看,然后说自己真是金句小能手。我回一句得了吧你,还要脸吗。却把这句子看了好几遍。

在最需要爱的年纪。

遇上了最值得被爱的人。

迟欢,她是在被成绩包围的我身边,与我相处起来最轻松的人。她从不用我去将就或者是附和,也不会要求我什么。她这也付出那边考虑,却从没有问我要过什么。她唯一问我要的东西好像是一个拥抱,作为生日礼物的。我想,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她了吧。她站在我身边时哪怕一句话都不说我也安心。她陪着我时我总能感觉到温暖的南风轻轻地吹。

因为喜欢她,所以和很多人都提起过她。

因为喜欢她,所以喜欢念她的名字。

因为喜欢她……所以想要告诉她又不敢告诉她。

即使知道她也是同样的心情。

 

“和我在一起你会失去很多,但你还是来了。”

小叶的声音和她好像,在看到这里时我都以为是迟欢在和我说话,我又想起那张不知下场如何的字条,有些难过了。她会不会当做是我为了好看、诗意写上去的,毫无情感的话啊。

 

我因为国际象棋得了奖项,高一时就被提前录取了。

高考前迟欢挨着我在野外烧烤时,说你等我,我会考进来的。我说好啊,我等你。我喜欢挨着她坐,腿贴着腿肩靠着肩那种,但她从没有意识到我们之间有多近,大概这就是当局者迷。

 

后来的日子里我渐渐了解到,迟欢想通了什么而停止向我靠近,回归到正常的距离,走上最平凡的路。她曾反复看的一本小说里有这样一段话,我已熟得可以背下来:

我虽然喜欢她,但不一定要和她谈恋爱啊。我刚认识她时,她绝望得可怕,我不会因为我的私心吓走她的,喜欢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在她身边,陪伴她,做她最好的朋友,对我来说就够了。

尽在不言中。

恰好那时候郑说喜欢我,说会一辈子对我好。

迟欢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郑体贴,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其实我总觉得,这些事没有人可以比迟欢做得更好了。

郑向我告白的时候迟欢在场,她没有反应。

郑向我求婚的时候迟欢也在场,她仍然沉默如一潭死水。

我想,是时候了吧,我虽然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但我们之间的不是窗户纸,而是万丈悬崖呀,总有人要先离开的,那就让我扮演这个角色,彼此放下,不好吗?

 

我发现我错了。

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

我仍会梦着她,我仍惦记她。

竟然真的没有一个人,再像她一样了解我、对我好了。

我爱她到,南风起,便是一个想念她的季节开始了。

 

只不过是在一个最容易爱上人的年纪遇到了最可爱的人。

轩儿对我说,妈我好像爱上了一个男人。

“喜欢就去追,怕什么。”

那是郑已经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人世,我望了一眼他的遗像,他笑得温和,很像是迟欢微笑的样子。我好像明白了当时为什么会选择他,也许是因为,像她。

“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已经打算,等轩儿离开,就给迟欢打个电话。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