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穿透泛白的记忆【3.追寻】【上】

分成上下篇是因为今天打不完……

高潮还没到呢……心酸……

重新开始写这个,进度跟投了胎一样快……






“小寿星许愿啦!”郑妈妈关掉灯,房间里瞬间只剩下了摇曳的烛光,“许完愿要把蜡烛吹灭哦。”

“好!”徐景熙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说,“我要当最好的大提琴手!到时候阿轩哥哥给我伴奏!”然后他鼓起腮帮子,用尽全身气力把蛋糕上的蜡烛都吹灭。

房间里一片漆黑,也有一阵迷之沉默。

“傻吗你,说出来就不灵了。”郑轩在灯亮起来之后,帮徐景熙拔掉蛋糕上的蜡烛,开始切蛋糕。徐景熙一边看着郑轩把多切一大块的蛋糕分给自己,一边傻乎乎地笑着说:“我知道肯定会实现的嘛。”

 

徐景熙一直以为那就是“约定”,郑轩以后会给自己伴奏,多么顺理成章的一件事。于是他就一直傻乎乎地以为,郑轩会和自己一样一直学音乐,梦想考上最好的音乐学院。所以当初三那年,徐景熙加入蓝雨一年,当他知道郑轩根本没有学音乐的打算后,有一种自己被欺骗了的感觉。

“你以前不是说……”

徐景熙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因为他发现,郑轩似乎确实没有答应他什么。

即使在徐景熙初二的时候拉他进了高中的社团“蓝雨音乐社”,即使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比赛,拿了或多或少的奖项,一次次在小音乐教室里,在校外的小出租房里一起排练过无数次,郑轩确实没有说过——我打算考xx院这样的话。

从来没有。

已经没有人的校门口,徐景熙和郑轩各自看向自己的鞋面。

 

诚然,郑轩也是有过梦想的。不然不会同意喻文州的邀请,不会拿自己的名额和大家打包票,让徐景熙这个初中生入社,更不会坚持学琴。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他不再做梦了呢。

郑轩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梦就醒了呢。

 

高二某一次比赛过后,他妈妈的表情格外严肃。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终于她先开了口:“你知不知道离期末考试还有几天?”

“……24天?”

“知道你还去?你知不知道这次考试有多重要?”她的声音越来越大,“不要告诉我你还想着去考什么音乐学院,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郑轩的眉毛跳了一下,他的妈妈一向很少发火,这次大概是真的反对。

“你这成绩越来越差,以后想不想考上重点了?别人都在努力就你越来越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你这样子你以后连一本都考不上你知道吗?你是不是想搬出梦想那一套来,给你看个活生生的例子,景熙的妈妈迟欢,现在是银行经理吧?你知道她高中在干嘛?”

郑妈妈顿了顿,说:“她初中就和我说,梦想是国美。高中还想去考北影动画,她画画是很好看,我承认,可是最后怎么样了?复读了两年,考了三次还是没考上。世界上比你们厉害的人那么多,学音乐的不缺你一个,凭着一腔热血你追什么梦,都不知道你会死得多难看。”

郑轩不知道怎么面对突如其来的,血淋淋的事实。

“现在给我好好学习,考个好点的大学,有足够好的人生了,再去追你的梦去。”

 

在现实面前,所有梦想都不值一提。

郑轩不愿意打击徐景熙,不想告诉他要面对的是怎样的竞争和压力。有时候他觉得徐景熙和自己太像了,看着徐景熙就像看着另一个自己,曾经那个倔强的,固执地活在梦里的自己。

他们仍面对面站着,没有人讲话。

夕阳把彼此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最终走向狠下心,说:“早就没有梦想了……我现在就想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

“……哦。”

徐景熙扭头走了,留着郑轩一个人在满是落叶的人行道上不知所措。郑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脑补出“崽阿爸对你很失望”这样的话,大概是平时脱线惯了。

 

徐景熙回家后就趴在床上,迷之想哭,又迷之无泪。

为什么呢?

曾经那个沉浸在琴声里的不是郑轩吗?

还是个刚刚那个沉默地站着,像座快要决堤的大坝一样的那个人,不是郑轩呢?

 

每次社团的排练徐景熙依然参加,只是郑轩不怎么来了。新的钢琴手不是不好,只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寒假快结束的时候会有一个重要的比赛,大家明着不说,却总觉得这次没戏。

“要是郑轩在就好了。”于锋在钢琴手还没到的时候悄悄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向徐景熙,“景熙我记得你和郑轩不是关系超——好?去叫叫呗。”

还没等徐景熙回答,排练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门外裹得严严实实的郑轩摘掉围巾:“大家好。我回来了。”

徐景熙假装给弓弦上松香,根本不抬头看郑轩。

“别再擦了。”宋晓认认真真地对徐景熙说,“擦太多小心等下锯木头。”

“好你个宋晓!还玩这个梗!”黄少天扑过来假装要打人,“都说了给我记忆消除!锯木头锯木头锯木头我现在就让你的萨克斯锯木头!”

 

最终徐景熙还是抬头了。

正好对上郑轩的眼睛。

两个人同时撇开了头。

 

“你会去参加比赛吗?”在大家决定东升前往S市的前几天,徐景熙和郑轩说了冷战以来的第一句话。

“会的吧。”郑轩正擦完琴盖,轻轻地合上盖子,“不过我要迟几天去,你们现在S市玩着,我比赛前肯定到。”

“我也不是很想玩……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呗。”

“压力山大,好吧。”郑轩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拎起了徐景熙的琴盒,背在肩上。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旋即徐景熙飞快地把琴盒扒拉下来抗在自己肩上,悄声说:“干嘛?又不是小孩子了。”

郑轩这才发现,徐景熙看起来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点。

“压力山大。”

可怕的习惯。




【其实“阳光”这是个关于梦想的故事啊QAQ】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