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天下有雪*2

转眼距离写  1   已经过去快一年了。
那就填完它!
电脑好了之后再贴上超链接……
——
徐景熙一如既往地过得很小资,空着的时候会去楼下的星巴克靠窗的位置坐着,翘着二郎腿,一手拿着焦糖玛奇朵,一手握着无线鼠标。郑轩想,当时就是因为那样的姿态,喜欢上他的。如今变成了她——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于是他也像以前那样,整个人贴在落地窗上,傻傻地冲里面笑。徐景熙也很快感知的光线的变化,抬头,用口型说,你进来啊。
店家在门后面放了一串风铃,郑轩推门进去的时候叮叮当当地响。一如从前和蔼的店长微笑说您好想要点什么,他匆匆来到点单的口儿,,听见店长说:“还是和以前一样,摩卡,对吧?”
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啊。
等着咖啡完成的当儿他转头看了一眼应有两个人的靠窗座位,恍惚间那里还是曾经比他高一点的,爱穿衬衫夹克的徐景熙。
他大概还在忙他的论文,他真的准备了很久。
“您的摩卡咖啡,请拿好。”
“谢谢。”
徐景熙这时候抬头了,看着瘦又高挑的“郑轩”走过来,很符合他的审美,但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
“听说这几天又要下雪了。”徐景熙手托着下巴,对郑轩说。窗外的银杏树被风一吹,本就已经很稀疏的树冠上又飘落几片黄叶,“今年的低温似乎破了好多年的记录呢。”
“下雪啊……挺好,我记得以前我老家那边下过一次霰,当时我和我弟弟试着在车子后面堆雪人呢。等等——你说我弟弟会不会变成我妹妹了?”
“不可能吧……你看我们认识的人都没有变化,而且也察觉不到我们的变化。”
“压力山大,我就随口一说。”
对,什么都没有改变。郑轩拿了一本杂志来看,安安静静地等着徐景熙完成他今天的任务,完善他的论文,为答辩做准备。等到徐景熙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他就去还书,这样慢悠悠地走一个来回,徐景熙也就把东西理好了。于是他说,走吧。郑轩也说,走吧。
风铃声清脆地响起来,郑轩帮徐景熙打开门,才发现这个习惯也持续了很久很久。

“你是女孩子的时候比你以前好看很多。”徐景熙趴在郑轩身上玩手机的时候说。郑轩把在看的书折了一个角放在一边,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手感变好了。”
徐景熙撑起身子来看郑轩的眼睛。他的头陷在软软的枕头里,长发乱糟糟地打着结,徐景熙说:“我反悔了。”郑轩就想开手臂抱住他的腰说:“那可不行。”
徐景熙伸手关了灯。

郑轩依稀记得,他和徐景熙大二确定关系之后就从学校宿舍搬出来自己租房了,徐景熙硬是要付一半房租,郑轩说不用了你又没有工作,徐景熙就到处打工。
那些徐景熙执意要多付的钱郑轩都存着,前几个月的时候买了一套家庭影院。
他们打算再攒点钱去买一只狗和一只猫,两个人难得意见不统一,就是在养宠物的方面。
六十平方的家徐景熙嫌大了,两室一厅的还有一室就硬是被徐景熙塞满了书。郑轩的设计桌占了一块空间,书架是他亲手设计,叫木工手工来做的,能拉出一张和郑轩背靠背的桌椅。
一切都是理想生活的模样。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1)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