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拟音师【2】

大坑,慎入。
一直觉得看我文的都是勇士,我佩服你们。乱七八糟又不更新,我自己都很羞涩!每天写一丢丢,结合起来我自己都看不懂!
于是真的从十月写到了十一月……平均每天几个字也是没谁了……
——
“我知道我会忘记你的,在很久很久以后。”
正遇上灵感枯竭,郑轩憋出这句台词之后烦躁地摔了一下笔,紧接着又十分心疼地拿起来检查有没有摔坏。
恍惚之间总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是在哪个梦里见过,还是天天如此?
他倒在床上,摸出枕头下面的手机,发现一条来自拟音师的消息,点开才发现原来只是问上次的盒饭订的哪一家。
在回复了店名附上手机号后,他就又把手机扔到一边,望着天花板出神。
为什么不能有突破呢,为什么会感到拘束呢。

“哦——”拟音师看着提着盒饭的小导演,没有接过饭盒。郑轩有些讨好地把饭盒递过去,又问了一遍;“所以你有没有在工作的时候,觉得这部电影很奇怪的地方?”
徐景熙打开了饭盒,发现了一只大大的鸡腿,开心地接过去,熟练地掰开一次性筷子。
“我就觉得吧,那些主角都有点像。不仅仅是性格,他们的处事方式都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人嘛。”
两个人肩并肩坐在台阶上,郑轩很努力去听拟音师都说了什么,害怕一个走神,他的话就破碎了,再也找不回了。
“我觉得吧,虽然也不是我该说的……但既然你问了!我觉得每个人都很冷漠,这太奇怪了,从各个角度。啊,这个酱汁好好吃!”
有一些话是装傻的徐景熙不会说得太明白的,他知道每一个相似的角色背后都是郑轩,那种客气的疏离,就好像在害怕擦出火花,于是畏首畏尾,不愿多说一句话。
其实见到他的第一面,善于察言观色,和人打交道的徐景熙就大概看清了这样简单的郑轩。他在玻璃的另一面静静地看着拟音的工作,几次想要走进来,却又更往后退了。
他比格子衬衫牛仔裤的表面更好懂。
“啊对了,我下个月要去旅游——不是,是采风,工作可能要暂时搁置一下,抱歉啦。”徐景熙把餐盒收拾好,咂吧了一下嘴巴。郑轩看着自己基本没动的盒饭,象征性动了动筷子,问:“去哪里?我也想出去透口气。”
“打算去青藏高原自驾游啊,听起来就超有意思。”
“……你刚刚说,去哪里?抱歉我没有听清楚。”
“青藏高原……我打算坐飞机去西宁,在青海租辆车待一个星期,然后坐火车进藏。”
郑轩点了点头,把饭盒的盒子盖上,将手里还有些份量的塑料袋扔进垃圾桶。

“介意带我一起吗?”
徐景熙把手机充上电以后,手机屏幕上跳出一条消息。徐景熙擦了擦手回道当然。他躺在床上刷微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他拉开脖子上缠绕的耳机线,看见郑轩说果然还是介意吗,徐景熙用力回道:当然不!
这一次郑轩回得很快,他发了一个蹲在墙角猥琐笑的表情。徐景熙想起自己大半年没有更新的表情包,发了个兔斯基回去。他打开朋友圈,发现郑轩发了一条。
我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梦境,梦里有时我是犯罪分子,有时我是警察,有时我有超能力,有时我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是相信平行宇宙的,相信每个宇宙里的我都有一个精彩的完整的人生。于是我做了导演,我把我的故事展现给他们看,讲给他们听。
那么徐景熙,你为什么要做拟音师?
徐景熙问自己。

全文链接
 
 
 
评论(1)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