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时光机

@南酌. 姑娘的点文,我终于写完了……

——

要是有时光机就好了。

 

“什么?你们要嫁枪淋?”

徐景熙在屏幕面前笑出了声,摘了耳机说让我笑会先,然后一蹬腿转椅就滑出了摄像头范围,一干迷妹只能听着远处传来的放肆的笑声,她们的灵语大大笑得都开始咳嗽了。

终于,脸蛋儿红扑扑的徐景熙回到摄像头前了:“我来直播第一天你们就说这种世纪大笑话啊,你们知道你们家枪淋长什么样吗?你们知道他假期可以一个多月不出门吗?不是我看不起你们,真和枪淋在一起了不出一个星期你们肯定闹分手。”

“他那哪里是帝王式冷漠啊我的姑娘们,就是和你们不熟,又有偶像包袱,放不开。和他熟了之后话还蛮多的。还特别会说骚话好吧,想不到你们的理想型是这样的,那我单身到现在没天理啊哈哈哈哈哈哈……”

徐景熙看着弹幕刷过没有女朋友可以有男朋友这样的话,翻了个白眼。他妈的,都是一群被腐文化残害的姑娘。

“好好好,今天晚上就到这儿为止了,我是帮枪淋顶班的灵语,大家可以点这串链接支持一下我的视频。明天你们的枪淋哥会回来的,不要太挂念我了,大家晚安。”

关了直播,徐景熙马上给郑轩去了电话,在听了一会彩铃后电话被接起的一刻,徐景熙非常大声地嘲笑道:“你的小迷妹们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

“你的约会进行得怎么样?赶紧抓住大学生涯的尾巴找个女朋友啊枪、淋、哥儿~”

“压力山大,你是不是想死了。”郑轩戳着鸡排,“我觉得我要孤独终老了,没意思。”
“别啊,你想想咱们群里不都是和左右手过的单身狗吗。”徐景熙憋着笑,“枪淋哥儿艹粉不?那么多小迷妹呢。”

“……徐景熙你吃口屎冷静一下好不?”郑轩挂了电话,把手机搁在一边,开始吃鸡排。系里有个姑娘居然约郑轩看电影,郑轩穿着空调间里的秋装就出门了,鬼知道晚上还那么热。姑娘看到一身黑的郑轩,说哇塞挺酷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郑轩又又又又在看电影的时候睡着了。

他本来,是真的真的不想睡的,可是真的,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眼睛就这么闭上了。

郑轩回忆起了,睁开眼睛就是妹子一脸嫌弃眼神的恐惧。

他把脸藏在双手里,想念打游戏的自由自在的感觉。

第二天晚上郑轩打开直播之后,陆陆续续有姑娘问,昨天代替你直播的小哥灵语好可爱,怎么睡到他。

“……”

郑轩想,这问题很可以,然而我他妈一个直男怎么回答你?于是他敲下一串数字,说这是他qq号,自己去加。

很快徐景熙就换小号来抖他屏幕了。

“哥们你怎么回事啊???”

“怎么你的小迷妹来加我了???”

“哥们你别装死,我看你直播呢???”

给你圈一波粉,反正我也不要粉丝。郑轩扣字,下一把要开始了,我先走了。于是他的头像旁边的标记成了红色的请勿打扰,徐景熙把qq好友申请一个个拒绝,开了自己的号打算狙击他一把。

这个混账东西。

徐景熙在心里恶狠狠地骂。

下次到学校爸爸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其实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的,不是没喜欢过,就是还喜欢着。

 

G大校队的男孩子们约好抓住青春的尾巴大吃大喝,于是大家卷卷铺盖,乘上了去看流星的车。郑轩看了看这个月还要直播的时长,想着这两天要不就搞个户外直播吧,混混时间。他和几个朋友都商量好了,自己的帐篷搭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镜头一定不对着他们。

徐景熙貌似很兴奋,也难怪的,他从初中开始就是天文爱好者,这次有流星雨也是他看到的消息,他好像期盼了很久。

“徐妈妈,你背着这大包小包的重不重啊。”李远打趣道,徐景熙环顾四周,哪个不是大包小包的,自己不过是多带了些摄影设备嘛。于是他说道:“不重啊,这点算什么。”

大巴到山脚就不再前进了,剩下的路需要步行。

徐景熙知道了话不能说太满。最后这一整包三脚架啊相机啊是大家轮流搬上去的。

 

“那是天鹅座α,牵牛星,织女星。夏季大三角啊!”

流星雨还没到来的时候,徐景熙已经大字型躺在地上开始指指点点了,郑轩已经架好手机开起直播围了过来,反正他一直走的是哑巴主播的路线,人在不在手机面前都差不多。别人说的什么他自己都没怎么听清,唯一的思想活动就是,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

“流星雨要凌晨才到呢!你们先去睡觉吧,等下来了我叫你们啊。”

“哪能啊。”黄少天开了一瓶啤酒,“火都生起来了不烧烤啊!你们让我带来的食材怎么想,牛和羊会很伤心的!”大家七手八脚地搭起锅,往锅里倒水,一边等着水开一边讨论着隔壁学院的姑娘和前两天不精彩的比赛。

“要是我就起手先打一波伤害啊,太怂了,起手把控丢掉的恕我直言就是个垃圾!”

“倒也不是怂……但是那种情况下,确实是先爆发比较好,给对面的治疗造成压力。”

“我觉得能打成这样也是指挥出了问题吧,对面有人明显脱节的情况下都没有发现,这真的太他妈糟糕了……”

郑轩在这种情况下都是懒得说话的,他觉得有点困,盯着跳动的火苗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它为什么能这样一直运动着而不会累呢,为什么呢。他悄悄地瞄了一眼还抬着头的徐景熙,心想他是不是也很久没有看星星了。

 

“就这样看着星空的浩瀚……会变得好平静,会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这世界这么大,我们俩这样的异端算什么,你说是吧?”把自己蹭得灰头土脸的人看向自己,“老郑,我一直没问你的,你喜欢我什么啊?”

那阵子刚好是化物语最火的日子,郑轩脱口而出的是那句:“全部都喜欢,没有不喜欢的地方。”

徐景熙喝了口水,刚放下水杯,他又喝了口水。徐景熙想啊,这种时候是该说我也喜欢你的,一定是这样的。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刚要说出我字,到声带边就不受了控制:“你看!天鹅座α,牵牛星,织女星,那是夏季大三角诶!”

他的视线也顺着手指滑过去了,还好,还好他从来不在意自己没有对他表示过的心意。逞强的人,是很胆小的。

 

“直播开着呢?”

“嗯。”

“能听得到我说话?”

“能的。你要说什么?”

……

“你还记不记得那句话?我目前能给予阿良良木君的东西,只剩,这片星空。”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别扭的人在最年少无知的时候在一起过,更没有人知道后来分手的理由是无厘头的反正总会分手的要不现在就分手吧。就像曾经有一个姑娘,觉得青春年华失去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把自己的生命结束在最美的那一刻。

郑轩不管了,一向在摄像头面前保持高冷形象的他绷不住了。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以前他是不会回答的,郑轩想,这次要是他有所反应,那哪怕迟早是要分手的,他也要坚持下去。郑轩盯着徐景熙,眼睛里的期待快要触碰到那一片星空。在这种时候一切都成了慢动作,他看见徐景熙的神情有点无奈,他似乎在控制自己做出正确的口型,在张开了嘴唇之后,要发出声音了——啊,嘴巴闭起来了,这发展不太对!

好像是自己心跳的声音更响一点。

“嗯,喜欢。”

 

“大家好我是枪淋,今天和我老婆双排。”

“排你妹,叫老公。”

“压力山大……那,大家好我是枪淋,今天和我老公双排……”

“乖。”

随手拉黑一个说卖腐的人,徐景熙问:“排进去没有?”

后来有人挖出来,枪淋以前也是做游戏视频的,而唯一的职员栏,强大的后期工作全部是一个人,灵语。在游戏区出现up主灵语以后,某直播网站也多了一个主播,叫枪淋。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