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雨落三生—正传其二—永安

简略版,懒得写文了!反正我是个剧情党…… 不过各时间点我还没有考据过……手机码字的话查资料也非常不方便,姑且当个脑洞看看,不要太认真。

既已入世,怎能安居在世外桃源?
曾经的第二杀手郑轩的再现江湖已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趁着这个势头,已被小辈卢瀚文接管的老帮蓝溪阁吸收了不少新鲜血液。于是他写一封信寄到大漠,提到曾经带领蓝溪阁占领飞沙关和扶风郡的一批老人再度聚首,誓要干出一番大事业。徐景熙心中仍有江湖,郑轩便带着徒弟随景熙去了。
赶赴洛阳的途中他们结识了长歌弟子尚雪,尚雪专精相知,一路上为一行人提供了不少帮助,泷莫很感激尚雪,提出要拉尚雪入帮,于是他们成了一支固定的队伍,执行据点攻防战中侦查与偷袭的任务。
而江湖中人你争我斗时,安史之乱爆发,散落江湖中的天策,苍云被召回,其他门派的志士也积极参军。
叛军攻破洛阳的时候蓝溪阁正与别的帮派争夺领地,郑轩徐景熙失散。
尚雪带着泷莫和华一叶往西逃,一路逃到黑戈壁,尚雪去买东西时,泷莫遇上老仇人樊十七。体力大大消耗的泷莫根本不是樊十七的对手——

【“泷莫你这个疯子,杀你这一天,我等了十年。”
“你要杀她,有没有问过我?”华一叶拿剑指着樊十七的脖子,“她若是死了,我要你全家陪葬。”
“哈,哈哈哈,全家?”樊十七手上力道加重几分,泷莫咳出一口血,做了个逃的口型,樊十七盯着泷莫,“那你知不知道,十年前就是这个人,杀了我全家,杀了我唯一的亲人,我的弟弟,樊钟悦?”
“我不管她的过去,她如今是我的人,那就谁也不能动她。”
“是吗——” 樊十七提起插在旁边的陌刀,猛地往下一丢,砍在泷莫的右肩关节处。华一叶出剑,却被盾弹开,樊十七便提起陌刀,重重劈下,华一叶双手持剑退后几步才将力道卸干净。 她想起泷莫叫她逃。但能逃到哪里去? 泷莫是她最后的容身之处。
“阿莫,我的人生是你给的。”华一叶挥剑迎上,刀剑相撞,震得她虎口发麻,“这次让我来……来拯救你!”
尚雪站在高处,看着泷莫渐渐没有了呼吸,看着华一叶体力不支而倒下,看着樊十七站在血泊中。她看了眼手中的遗书,终于纵身而下。
大概能,死在樊钟舒旁边。
樊十七看了一眼脚边的尸体,捡起了被血染红的遗书。

“我的娘亲来自南疆,她嫁到长歌门的第一年就遇上了严寒,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大雪,她说雪是最美丽最纯洁的东西,就给我取名尚雪了。
后来爹爹升了官,来到雁门,我们便每年来雁门看望他。樊钟舒,我是九岁第一次见你,那时候六岁的你你抱着你弟弟求着苍云军收留你们,教你弟弟习字的,刚开始是我爹爹,后来是我。这些,专心习武的你一定不知道。
那年,我的娘亲死在雁门,我就留在那儿了。
我和你第一次说话是在你弟弟被杀之后。我问你你弟弟怎么不来习字,你却突然哭得快昏过去。你流着眼泪鼻涕对我说,要好好习武,要为弟弟报仇,你大概把我当成别人了,一遍遍地说不要放弃你。 那年你十七岁,已经比我高很多了,你给自己更名樊十七。
你已不是一心向武,报效国家的樊钟舒,你是只有复仇的樊十七。
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比如从我见到你,我就认定,我以后会嫁给你。说来也可笑,那时懂什么呢。
你来找我,要我为你打探消息,我答应了,因为我心里也把杀了樊钟悦的人当作无恶不作的人。可当我真正接触泷莫她们,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一边是你,一边是出生入死的同伴。我无法做出选择。
于是辜负了娘亲期望的,不再洁白无瑕的尚雪,选择自我了断。说这些其实根本没有意义,只是想告诉樊钟舒尚雪一直藏在心底的话,只是想让樊十七,把樊钟舒还回来。”
苍云点了一把火,火光把一切都吞噬殆尽,包括他自己。】

再说失散的郑轩和徐景熙, 郑轩向北走,徐景熙向南。徐景熙一路从一个小娘炮成长成一个男子汉,(顺便问一句,真的没有人觉得正传其一里的景熙有点娘吗!我刻意写成那样的啊!)渐渐地体会到自己的情在这世上是多么渺小,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竟没有发声的权利。
可是看到穿着明教衣服的男人,红白黑的配色,兜帽下立体的五官,还是不自觉心里一动。
而高冷的道长一路撩了不少妹,姑娘们太吃爱理不理这套了,觉得道长很酷。
某天,道长正骑着他的里飞沙赶路,想去下一个歇脚点,寻郑轩下落,突然听见桥边一阵低低的哭声。徐景熙下马查看,是个腹部受了重伤的,约莫五六岁的小姑娘,旁边还有个比她大些的姑娘在哭。看见徐景熙,姑娘便求着道长收留她们。
徐景熙说,只能留一个,但我定尽力。

【洛蝶低下了头,看着依然昏迷,腹部还有血慢慢淌出来的千月。终于,她附身吻了吻千月的额头:“请道长带她走吧。”
“你呢?”徐景熙问。
“我还没有受重伤,自己能撑一段时间。”洛蝶跪着对徐景熙磕了三个头,“多谢道长能够救她,她叫千月,是武学天分很高的姑娘……不像我。”
徐景熙小心翼翼地抱着千月,摸了摸洛蝶的头:“你保重。”
“有缘再见。”

“莫……”
“莫什么?”
“阿莫说……等我长大了……可以去大漠找她……她会让叶姐姐教我剑法……”
徐景熙合上了书,揉了揉眉心。
千月的伤好得差不多一个月后,他们在黑戈壁找到了她们残损的尸体。】

于是千月成了徐景熙的徒弟,教学相长,道长自己的剑法也有了精进。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却每一天都被过去的梦所困。目睹了两个姑娘的惨状让徐景熙没法放心下郑轩,害怕他也在这乱世死去,便每天都做着相同的梦。
另一边,郑轩也在寻景熙,兜兜转转两人总是刚好错过。
一直到安史之乱结束。
在正重建的洛阳门口,郑轩遇见了正在给徒弟买东西吃的徐景熙。

【那一刻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还变得更有魅力,他却更不敢上前。于是郑轩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他为小姑娘忙前忙后。
“吃饱点,等下还要赶去扬州。”徐景熙往小姑娘碗里夹了一筷子面,说。
他抬头想要叫小二结账时,看到了在微风中站着的郑轩,他看了好几眼,终于放下了筷子,站起了身。可是徐景熙也不敢向前一步,万一认错了呢,万一是
梦呢。小姑娘看师父没有动觉得奇怪,便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千月跳下板凳,冲郑轩跑过去:“郑哥哥!”
郑轩抱住千月,把她举高转了一个圈又放下,千月抱住郑轩的脖子不放,被徐景熙拍了一下头。徐景熙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了,但看到那一双清澈如初的异色双瞳时,高冷了数年的道长还是哭成了泪人儿。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郑轩拍着徐景熙的背。
千月扯了扯徐景熙的衣角:“你看,阿莫姐姐……”
名为归鸟的明教姑娘,正穿着红衣裳路过。】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