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来路归途(1)

在一个大背景下瞎写,请勿当真。

先随手更一发,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更新。

来自一个,听bgm听到不想写文的59.

郑徐非爱情向,要是不适合打tag分分钟撤掉

——

巴达走了很久很久,久到带来的干粮早已吃完,久到已经没有力气挖开沙子,寻找一点点水。他后悔了,早就应该知道哈拉浩特是只存在于传说的城市,根本不可能从哈拉浩特的地下找到宝藏。

他趴在滚烫的沙子上,心想自己也许马上就要死了,然后鹰会撕开他的肉,或者将他叼到高空,狠狠摔落。

真好,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巴达的手猛地触碰到一处于沙子绵软的手感不同的地方,他慢慢地抓住,又拿到眼前,才看清握在手里的是一截碎骨。他立刻睁开了眼睛,从沙地上爬起来,向远处眺望。风沙里远远能看见两座土夯成的塔,断壁残垣高高低低地横着,快要落下的太阳把这一切照得闪闪发亮。

他一步一步走近那座城,走进那座城。

脑袋里一遍又一遍地响着先祖的告诫和关于宝藏的传说,巴达每走近一步,都是恐惧和贪婪在做斗争。终于,他进到城中央。可是巴达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呆呆地站着,环顾着这陌生的一切。

太阳正在渐渐沉下去,天色在变暗。巴达看了一眼脚底,全是碎片,却辨认不出是什么碎片,他又四处张望,废城里每一个门洞,每一个窗洞里似乎都要钻出沉睡已久的魂灵来。

最终,他大叫一声,逃离了这里。

 

三十八岁的巴达被土尔扈特贝勒召了去,他是土尔扈特部里见识最广的人,他去过哈拉浩特,去过中原,还会汉文。巴达进了帐,发现贝勒和一群长相奇怪的人都盯着自己。

“巴达,这群异邦人要去哈拉浩特,你给他们带路。”

巴达看了一圈异邦人,个个都比他高许多,这中间混了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巴达看着贝勒,摇了摇头:“我不想给他们带路。您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要夺走我们有的东西。”

贝勒忙着把玩手里的新鲜玩意儿,漫不经心地说:“黑水城里能有什么东西,你之前不是进去过?带个路而已,又不会怎么样。”

巴达瞥过他们腰间的枪,正对着为首那人的眼睛。

“我去。”

“队长,他同意了。”郑轩对科兹洛夫说。科兹洛夫点了点头,回到:“那现在就出发吧。”

“巴达先生,现在就带路吧。”

巴达看着说着汉话的人,明白了他的作用,转身一掀帐帘儿,出了帐子。心下骂了一声:“狗叛徒。”

 

“巴达先生,你会汉文,那能否问问你的汉文名字是什么?”

“……徐,景熙。”

“我叫郑轩……哎,不要对我爱理不理的嘛,拿别人钱就要为别人做事,你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是啊,我要是不拿你们的钱,不给你们做事,我说不定现在已经在鹰肚子里了。”

郑轩哈哈地干笑了几声,回头望了一眼背后的骆驼队,无一不载满了东西:“徐先生,你说这一趟会不会空手而归?”

“去哈拉浩特的路,我永远不会忘记。”徐景熙盯着远处,说。

 

全文链接
 
 
 
评论(4)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