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小姐,为什么要这么痴缠。
 

迷之画风

随便写写,姑且算是糖。

本来想给@踩着轻剑转风车 发茶姑娘的糖……我没画完……就……

哎呀不说了我感觉这篇写得很差!qwq

——

道姑是个不高冷的道姑,花哥是个闷骚的花哥。

道姑是个手残的道姑,花哥是个犀利的花哥。

可是道姑是花哥的师父。

 

“你到底是怎么成为柳柳的师父的啊?”阿月依然问着阿蝶这个问题,阿蝶依旧敷衍过去,表示这段往事不想提起。阿蝶越是推脱阿月就越是想问,两个人扯了半天最后还是扯到柳身上来。

“其实那是个意外。”阿蝶叹了口气,说,“本来他想当我师父的。”

气氛严肃起来了。

阿蝶说:“然后他一不小心,在登记的时候把我们俩的名字写反了。我就成了他师父了。”

什么啊,一点也不浪漫。阿月跳下台阶,向阿蝶拱手:“请赐教。”

“别别别别打了!我打不过你!”

“再打不过我,柳柳要嫌弃你了。”

“反正他已经很嫌弃我了……”

嘴上这么说着,阿蝶还是站起了身,拍拍道袍上的尘,拔剑出鞘。

 

花哥换过很多身份,最后还是以云随柳这个江湖人身份浪迹天涯。他和千月洛蝶虽说是金兰关系,住的也相当近,但他常年不在这里。照他的话说,他是江湖的孩子,注定是要漂泊的。

千月说:“柳柳这个人我最了解了,他就是想看风景,不想有人陪。随他去吧,他回来了我们依旧好酒好肉待他就是了。”

阿蝶说:“哦。”

千月从信使那取来了名剑大会的邀请函,说:“阿蝶啊,打22不?”

站着走进去的两个纯阳,跪着爬了出来。

千月哭着给柳柳写信:“我从来没有这么想你。请你早些回来,安抚一个被无限炸山河的气纯的心。”

大约一个月后千月收到了回信,柳柳在信纸上画了一颗鸡心,什么也没有写。那个时候,千月已经是能够一挑二面不改色的厉害角色了。

 

云随柳回来的时候,千月一言不发地上去插了他一面旗。

然后很快,她喝了一杯茶。

“卧槽,几个月不见,你成pve了!”

“穷苦人家的孩子,总要给人打工赚点路费。”花哥转着笔,一脸恶心笑。

阿蝶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逗着隔壁街归鸟姐姐的猫,心中不知为何浮起几个字,萌新瑟瑟发抖。

 

归鸟是个神秘的平胸大姐姐。明教妹子平胸似乎挺不可思议的,但她就是这样一个因为平胸打死也不穿校服的姑娘。阿蝶第一次见到归鸟的时候,归鸟正穿了一件红衣裳打她家门口路过。阿蝶看痴了,说姑娘你好美啊。

在门口晒画儿的云随柳就抬头看了路过的归鸟一眼,从此他们俩每天蹲在街口,等着看一眼细腰大长腿的归鸟姐姐。

“我觉得她超高冷的。”阿蝶双手撑着头,有些失望地说。

“就是要把到高冷的妹子。”阿蝶觉得这时候的柳柳眼睛都在放光。

于是在街角出现那一抹红色的时候,云随柳站了起来活动了下筋骨,说:“我的把妹神技要祭出来了,师父你可看好。”

阿蝶正有点期待。

一面大旗凭空出现。

……

好呗,切磋交流感情,我懂了。可是您怎么被姐姐虐了啊,说好的犀利花间呢?

“门派克制你懂不懂!”

在旁边打坐的归鸟偷偷睁开眼睛瞄了一眼,然后冲着阿蝶问了一句:“你也喜欢碧海阁的衣裳?”

女生之间的交流方式你永远不会懂的,柳先生。

 

“柳柳又去远游了?”

“嗯啊。”

“这次又是去哪儿。”

“不知道,我也没问……”

归鸟突然出现在阿蝶和阿月中间,说:“那咱打33去!”

一个小时之后,阿蝶在成都里瞎逛,等着两个人打完22.

 

阿蝶似乎不应该这么手残的。

因为她是主角啊。

可是她就是这么拖后腿,和她是不是主角没关系。阿蝶想,这年头已经不流行废柴主角了,能不能给我点超能力什么的。

阿蝶很苦恼,她冲乞丐的碗里投了一块银子。当金属撞击声发出来的时候她才感觉到哪里不对,她只是想投一点碎银啊!

于是她看着乞丐,希望他能把这一块银子还自己,哪怕还一半也好啊。

“你是不是认出我了。”乞丐苦恼地把刘海撩开,“好吧,你想要什么。”

“装什么郭大仙儿。”阿蝶冷笑一声,“你别以为我不认识郭炜炜,他可没你那么邋遢!骗钱也换个花样嘛。”

 

“郭大仙儿您怎么在这?您看咱们门派都那么……诶,您别跑啊!”

 

洛蝶这主角当得真失败啊。(笑)

 

全文链接
 
 
 
评论(2)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