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小茶

远远地看见她也在看着我,她走过来的时候有点迟疑,我加快了脚步来证明是我。走近了她上上下下地大量我,最后啧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穿得像个初中生的她,和穿得像个大学生的我。
我们一起走进了十多分钟前我刚出来的星巴克,我说,看就在靠窗的位置,我刚刚在那儿玩钢琴块呢。我今天玩得贼6,致爱丽丝打到第三颗皇冠了。
小茶说,你不是喜欢卡农?
我说你还记得啊,那是我最喜欢的曲子没错啦——可是好简单。
小茶说手速快了不起哦?我说了不起。她就不理我了,假装做作业。
我喜欢和她说话,说很多话,哪怕是我自言自语。而小茶总会说我智障。我把包递给内座的她叫她帮我拿着,她看到我取的票,说哇塞你居然会取票。
我不理她戴上耳机打算开始游戏,她丢了笔开始乱按。耳机里不断传来代表按键错误的声音,抢了她的笔打算在她作业本上乱涂乱画。
邻座的红裙子姑娘和白衬衫姑娘看我们的眼神就像看着还没读小学的小孩子。
我看着小茶的新眼镜,心想特地特别认真的洗了头洗了澡,还是忘记了擦眼镜。头发那么滑感觉真的不习惯,我的非主流刘海估计不成样子。
她问我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我说好像是的。

看电影的时候小茶姑娘怂得不行,有点小惊吓就怕得不得了。她说早知道就不来看盗墓笔记了,我说你就该看傻白甜。和她来看电影每次都是这样的,她要么哭成狗要么吓个半死,每次都说早知道就不看了。
和她看电影真的没意思。
可是和我看电影也很没意思。
我说这个分镜不行啊那么多正机位,那个镜头如果怎样怎样会更好,我指出电影里的bug,和她打趣你说这里的地貌成因是啥?
小茶说我蛇精病。
我弯起手装成抬头的蛇,嘴里发出嘶嘶嘶的声音,小茶笑倒在一边,又骂我智障了:总说你白痴一点的。
如果我再脸皮厚一点,我就可以伸出我的手说我在呢。
我身上全是让我不习惯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为了没有汗臭味特地打的来的,就是在策划一个拥抱,假装是因为we惜败edg,太痛心一脸不开心,然后情不自禁地抱了一下。
想象太美好了,导致实践起来太困难了。
我很遗憾我和她惟二的肢体接触一次是我生日随便抱了她一下当做生日礼物,一次是一起去烧烤身体挨得好近,已经是大腿贴着大腿。
那天教室很吵,那天阳光很毒。
最后我认怂,和往常一样,一点也没有碰她。平常的妹子我会搂搂肩,抱抱腰,把下巴搁在妹子的肩膀上——她们也觉得这样挺正常的。

我说我去上个厕所,一回头小茶姑娘并没有跟着。寂寞地上完了厕所,慢吞吞地往回走。我知道肯定会在某个转角看到她。
她一定靠着墙玩手机,双腿和墙面地板构建出一个稳定的三角形,手机屏幕的光会把她的脸照亮。
看,我就说吧。
我说,走了。
我故意把双手抄在短裤口袋里,哼着自己也听不见的小曲儿。

全文链接
 
 
 
评论(1)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