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断章-2

“这个赛季治疗难玩,dps伤害太高了,怎么样都是奶不起来的。”在野外组团浪的时候徐景熙私下里吐槽过几句,但一看到血线危险的人还是使劲刷治疗,一边刷还要一边说,“不是我说的,这些dps怎么就不知道规避伤害呢,守护现在这么惨不就是因为奶不起来。”
郑轩觉得听着挺有意思,虽然他根本不了解治疗。
弹药打奶一向被人诟病,不管哪个奶面对弹药的攻击哪怕站桩刷几个顺发治疗都能活着,对郑轩来说哪个奶都一样——反正自己都是打不死的。
“啧啧啧小爷我半年多不玩还是很犀利的!” 治疗压力小的时候他就会找着做挥舞武器的动作,守护使者随着他的按键节奏不断鬼畜地把斧子举起又放下。

郑轩总觉得徐景熙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可他们也才刚认识不久。
“哦?你当时为什么不玩了?”郑轩漫不经心地问,只是觉得他说了那么多自己不说什么不太好。
“当时……好像觉得要好好学习吧。”徐景熙很迷地笑了几声,又说,“然而根本不是那样嘛。不玩游戏也对学习没有兴趣……”
“听起来和我真像,不过我都忘记上学是什么感觉了。” “想不起来不是正好——大学轻松多了,一辈子都不想再去高中那种地方了。”

徐景熙是个职业认同感很强的人,强到听不得别人说守护辣鸡。即使有些时候他自己也觉得,这个职业做得真是失败。
那是守护玩家最少的一个赛季。
少得论坛里相关页面几天才有一个新帖。
少得他在世界喊收守护的装备的时候,便宜得让人咋舌。
少得徐景熙跟着郑轩他们打进前五十的时候,发现他是唯一一个守护,还被以为是开了按键。
“妈的玩不下去了!”徐景熙恶狠狠地敲着键盘。
下一秒郑轩发了一串省略号的时候,徐景熙的不甘心已经全消散了。他的大大咧咧让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一根筋让他选择了守护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你不是风景党么?” “以前是……和你们开始打jjc之后就没去看过了。怎么了?”
“我听说有个地图里的水底有城堡啊!”
“哦我去过!…………”

喻文州说过,郑轩活得最明白。
可就算活得明白的人,也有被什么东西冲昏头脑而活得不明白的时候。
一整个暑假陪着徐景熙看过了雪山沙漠,高山平原,蓝天碧海,野外随便组几个强力dps就浪得飞起,因为弹药脆就经常死掉的郑轩修装备的钱比以往都多。
郑轩上线就收到聊天信息,徐景熙问他,巡山去不去。
必须去啊。
他开心地打下这几个字,想,荣耀真好玩。

真的是荣耀好玩这个原因吗?郑轩本人没想过,别人倒是看得明白。
他以前也是上线浪在野外收人头,如今也是。区别在于,多了个绑定奶徐景熙。玩游戏的人思想大多开放,管他男男女女的,有苗头就是有苗头,怎么能放过调笑的机会。
“枪淋,语者你老婆啊?” “放屁老子是他爸爸!”徐景熙的人物头上冒出大大的气泡。
“狗再叫?”
“狗别怂!”
“狗再叫!”
“狗别怂!”
“啊啊,你们俩就别闹腾了。”队里的枪炮师打字,“讲真没有什么我是不信的。”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