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1

——一些记忆的碎片:如果他们只是普通玩家

 

【尽量写我知道的网游世界_(:зゝ∠)_感情线没那么重要,网游内容在虫爹的设定上有结合其他网游做修改。短小,并没有固定顺序,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郑轩记得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总觉得治疗就是要白衣长袍,安静地在后方读着条,于是一次组野团在野外打架的时候,他对治疗说:“你站在我后面加血就好。”

没想到治疗开了麦就是一句:“守护的重甲是给你缩在后面加血的?你会不会玩游戏?”然后开了个盾,挡了来自远方枪炮师的一枪,安安稳稳刷着血线。

在向大部队靠近的时候还不忘嘲讽了一句:“辣鸡。”

郑轩是懵逼的,戳开那个治疗的信息,一身过时装备,血量和牧师差不多,应该是刚回来玩。公会那一栏空着。郑轩顺手加了一个好友:“哥们手法不错,来不来我们公会?妹子多福利好,以你的手法随便混混就是主力啊。”

治疗发了个省略号过来,同意了郑轩发过去的邀请。

 

有一天公会开了个50人本的团,几个主力治疗都不在线,在的几个团长又怕手法不行奶不起,郑轩作为一队的主力之一还是要出点力的——他看了一眼好友列表,看见灵魂语者在线,就发过去消息:

“哥们,来不来打本?24=1缺个大奶啊。”

治疗发了个省略号,然后说:“组我。”

进了团之后团长看了一眼装备:“枪淋你确定这个治疗能行?还是上赛季的装备啊,治疗量会不够吧。”

“行的。”倒是治疗先开口了,语气里满满的自信。

“枪淋?说话。”

“……这个奶手法可以的,我和他一起打过架。”郑轩只好开麦了,“进本吧。”

一路虽然险些团灭好几次,但总是有惊无险地过了,团长让郑轩这个小红手去摸箱子,摸出一件治疗会心的重甲,还开出一件小橙武。分了一圈战利品之后,重甲插给了治疗。团里好几个妹子在夸守护犀利,郑轩转过视角看了灵魂语者一眼,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声音,就像卡住了一样。

“谢谢来救场啊。”郑轩戳过去。

“不客气。”对面几乎是秒回。

在郑轩快要出本的时候,又来了一条消息。

灵魂语者:你是不是很红?有空带我去刷个武器吗。

枪淋弹雨:我要去打55,下次再说?

灵魂语者:好。

 

在和队友们组队的时候,郑轩提起来:“我最近认识了一个有点犀利的奶,可惜是个守护,啧啧啧。”

“哇塞,现在守护被削这么惨,还能玩?”伴随着一阵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个有朝气的声音仿佛穿透了耳机响在耳边,“我好友列表里的守护差不多都A了,剩下的也不怎么玩了练小号或者变成风景党了,找他们去野外浪一个个都和我说这赛季守护没得玩——所以到底哪个哥们想不开还在玩守护啊?”

“压力山大,我刚开始还被他鄙视了。”

“给法师接僵直。”

“收到。”

“能集火一波带走吗?我给上减疗了。”

“卧槽你这么不信我吗!给我三秒控制还你一具尸体啊!好歹我也是我们服第一剑客啊秒一个残血法师不是分分钟的事——哎呀卧槽他交解控了!他瞬移在cd不要怂啊!”

“僵直弹命中。”

“干得漂亮!我抓到牧师了,溜他一会你们先搞死法师。”

“死亡之门读条。”

“明白。”

开了语音之后竞技场里的交流很频繁,刚开始还在聊天的人进入战斗后就变得专心致志,战术和报技能是语音的全部内容。他们队是服里顶尖的没错,但到了神之领域后积分和排名重置,还是要重新冲分。

“死!哈哈哈哈哈对面那个鬼剑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他是被我活活A死的。”

“明明是我的头,什么被你活活A死的!”

“我开下一局了。”

 

戳开好友列表的时候,灵魂语者显示的所在地图总是一些低等级的,都没什么人的地图。郑轩想,一来二去应该也算是认识了,有时也会叫他刷个本攒攒装备,慢慢地灵魂语者的装备也跟得上一般治疗了。

那时候郑轩觉得徐景熙高冷得一比。

徐景熙后来反驳说只是觉得不熟,不想多说什么而已。

 

在把队伍排名打到前200的时候,队里的治疗A了。顺带一起A的还有盗贼。

当喻文州问起你们有没有治疗人选的时候,郑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灵魂语者。

他说:“我这有一个,我看看能不能叫到他。”

“大兄弟,打不打55,已经到前200了。”

“你不怕我坑你们啊。”对面几乎又是很快就回复了,“前200,你们也有点厉害的。冲排名吗?”

“是啊,冲前十去的。”

“找不到人的话我倒是能帮忙打,到上面我觉得你们还是找靠谱点的治疗吧。”

郑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面又丢过来一句:“这个赛季的守护,你懂的。”

在这一刻郑轩做了一个决定——说什么也要把这只犀利的治疗拉进来。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