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郑徐24h】光的稀微构成

迟到的3:00场

——

这个世界很奇怪。

所以会有这么多奇怪的物种,有那么多奇怪的能力。

所以会有这么多奇怪的……癖好。

 

郑轩喜欢躺在湖底,看那片晃动的波光。虽然如果他乐意钻得深点,海底其实景色更好。他总是随着水波漂着,睡一觉再起来。

他是喜欢日光的。

只是他是个“死神”。

死神在这个世界是个种族,只是比较稀有——比起妖精人类那种庞大的种族,死神真是太稀少了。正因为少,所以被误解。郑轩走在街上时总是会听到这样的话——“你再吵!小心死神来要你的命!”

然而,并不是每个死神都喜欢要别人的命。妖精当中也有吃人的。

郑轩特别不喜欢“死神”这顶帽子,却又无可奈何。

于是他淡淡叹一句“压力山大”,戴起了黑色的兜帽。

 

这个世界太奇怪了。

明明都是妖精,有些妖精可以操纵光芒,而有些妖精一点光都沾不得。徐景熙在想到自己一个碰到光就会化为灰烬的朋友之后,觉得自己只是害怕阳光真是太幸运了。

他只挑阴天出门。

号称万无一失的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偏偏在他走在空旷的田野的时候,云往旁边挪了挪,露出一点太阳。

发梢已经开始烧起来了。徐景熙急忙想要找到可以躲藏的地方——上一次突然开太阳时,他临时挖了个洞把自己埋了起来,那种幽闭感他再也不想尝试了。他出生时一个女神为他占卜,算出他与所有种族都会交恶——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和那群同样害怕阳光的生物一起住在地下街。

在徐景熙觉得快要烧到大脑的时候,他找到了一个湖泊。

来不及细想,他一头扎了进去。

 

“万物皆有裂痕,光从那里进来。”

原本是平静的一片,波光就像鱼鳞一样整齐地排布,那样一张只有光的形状的网随着波浪浮动着。

是一个绿色头发的小妖精打破了这片沉静。

他撞破这一张网,一头扎进水里,溅起水花来,郑轩看到一串的气泡,他的绿色发丝在水里漾开来。

他想,再过三秒妖精睁开眼睛的时候,估计就要窜出去了。

三,二,一。

妖精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刚好对上郑轩死水一样的目光,果不其然,他的眼里全是惊恐。郑轩想,压力山大,我一定又被认成尸体了。

徐景熙避无可避,上面是阳光,下面是尸体——那还是面对尸体吧,再浮上去的话,自己就变成尸体了。

他故作勇敢地,直视着苍白的郑轩。

桃色瞳孔的死神眼睛微微闭上了,他想起女神为他占卜时冒出的古怪词语——“桃花劫”。

 

徐景熙觉得他饿了。

他已经三天没有吃人了。

之前也是捡那些尸体吃的,既然遇上一具好像还没腐烂的,那等下就可以饱餐一顿了吧。于是他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那朵云重新遮住阳光。

徐景熙的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叫唤起来,外面的阳光似乎越来越强——他看着那张苍白的脸,五官越来越清晰。

或者就在这里。

徐景熙慢慢地拉住了那具尸体的手,想把他拖近自己一些。

“我是活的。”

在感知到妖精的意图以后,郑轩忍不住出了声。

死神族之所以被人惧怕,被谣传,原因之一就在于气场很强大。在郑轩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徐景熙觉得水波都不再平稳,晃动一番后,又随着郑轩把眼睛微微闭起来一些而趋于平静。

“你是,死神?”

即使知道了结果,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只是个死人。”

 

“咳,谢谢你啊。你蹲在河里我真的是吓了一跳。”徐景熙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尊敬地对死神大人说。郑轩已经戴起了他的兜帽,很酷地点点头,说:“工作时间到了,后会有期。”

徐景熙想起女神的占卜,心下想着怎么可能后会有期,嘴上却回了:“后会有期,死神先生。”

“……可没有人想再见到我。”

“……还真是的呢。”

郑轩耍酷地背起他的大剑,其实本来可以收在特制的小刀鞘里,不知道为什么,郑轩想留给那个妖怪一个伟岸的背影,他背对着徐景熙挥了挥手:“掰掰。”

“等等!”徐景熙冲到郑轩面前,问,“我想死的时候,可不可以来找你?”

郑轩挑了挑眉,觉得这个妖怪有毛病,抓了抓头发,念了个隐身咒语跑路了。徐景熙愣了一会儿,留在原地自言自语:“和所有种族都没法相处,我也很绝望啊。”

 

这个世界充满矛盾。想死的人能长命百岁,那些真正有想做的事的人,却都活不长。这是徐景熙在女神的小屋外面偷听来的,那时还年幼的他对此牢记于心。后来慢慢地长大了,听说女神其实不是女神,真正的神,和他们这样的种族是对立的。

徐景熙似乎从小就招人讨厌,在被追到女神的小屋里之后,女神泡了一杯茶,告诉他,这是诅咒。

能力是心理破坏,以人为食的小妖精,躲在地底独自生活好多年。

 

死神有这个种族特有的能力,就是能够看见除了自己以外,别的生物的死亡。因此这个种族就被冠上了死神的名号,一直沿用到今天。

郑轩非常有职业素养,一般是不会去看其他生物的死亡那样让人不愉快的事的,但是那个绿色头发青色眼睛的小妖精说出那样的话,让他忘不掉——他见过很多人,想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亡,就是为了能在死前把想做的事情都去完成掉,而他,却那样的,绝望,生无可恋的模样。

郑轩默默说了一句对不住了,闭上了眼睛。

 

“那个!”

郑轩在夜晚的田间“偶遇”了徐景熙,后者正躲在大树底下看月亮,听见声音,他看着郑轩,什么也没说。

“明天你生日吧——我送你个礼物好不好!”

“……诶。”

郑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徐景熙:“你用这个洗洗脸。”

“……然后呢?我能出SSR嘛?”

“你从哪个世界跳过来的啊……快点快点!”

“……好的吧。”

徐景熙认认真真地洗了一把脸,然后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洗把脸干净一点。”

“……”徐景熙抽出了小刀。

“嘿嘿,你会感谢我的。”郑轩打了个响指,就消失不见了。徐景熙莫名觉得很困,晚上的风好舒服,河水声有点催眠,徐景熙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睡着了。

 

郑轩赶紧跑回小屋里,拼命翻箱倒柜找装着暗河药剂的箱子,解除了幻术之后右手已经烂开了,他终于翻出了那个没有颜色的瓶子,用嘴咬开瓶盖一股脑儿倒在右手上。

真是,用命在送他生日礼物。

等待右手恢复原样的过程中伴随着剧痛,他前四十多年从来不敢逾越界限去碰圣水,今天真是豁出去了。不过想想他离开的那一天旁边是有自己的样子的,好像也挺值得。

这次运气不错。郑轩想。

 

徐景熙醒过来的时候闻到一股暖烘烘的味道,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泥土和青草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这个感觉——他睁眼,看见太阳在他的头顶上,有一个美丽的物种现了形,问:“你怎么躺在这?需要帮忙吗?”

他下意识起身想要走,却撞到了她的头。

“……抱歉!可是,可是。”他吃惊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没有开始燃烧也没有溃烂,想了一会大概想明白了,“对不起!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他转身跑了,精灵在他身后微笑,唱起了诗。

“万物皆有裂痕,光从那里进来。”

 

徐景熙在田野上不停地跑,他不知道去哪里,不知道为他解除诅咒的人在哪里,被石头绊倒了两次,撞到在工作的蚁人三次,他跑到一个大湖跟前,不假思索,一头扎了进去。迷迷糊糊地看着水面波光被破坏的郑轩,看见阳光和一抹令人感到舒适的绿一起向自己涌来。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29)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