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徐24h】人间·月圆(2)

迟到并且缺斤少两的4:00.

最近不适合和人交际,可能我又要消失几天。

不必挂念。

——

“你介绍来的小朋友,来了这半年多,房租倒是一点没少的。他刚来的时候看他那副样子我还特地说了可以慢慢还这样的话,在想来,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我后来发现他靠给杂志写点文章赚钱。他总是在颠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从看到他早上起来在院子里扎马步,再到偶尔翻杂志看见一篇观点颇为犀利的文章下面是他的署名。我就觉得太神奇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

“你说的我喜欢吃凤梨酥,我还没和你算账,等到我回去了我一定好好请你吃一顿凤梨酥大餐,让你知道我是什么滋味。最近我简直可以用凤梨酥当主食。

“最近上海风声很大,学生运动是越来越多,我看上头的人也要做点什么了,我这几日叮嘱他说万事多加小心,看见拿枪的一定要赶紧跑,他却不以为然的样子,说以前都没有事的。不知你那边工人运动进行得怎么样?请一定要速速给我回信你那边的情况。

“我总觉得你寄来的信件被拆开来看过,听商会里的人说好像是有这样的事情,你要万万小心。

“北平那件事真让我心不平!我觉得我被住在阁楼的那位同化了,如今我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为一切不平抱不平,总想着去争取什么,改变什么。上海是越来越乱了,我的另两位房客已经定了离开上海的日子,他们对我说越早走越好,我说好的,却真不知道去哪里。”

郑轩把一叠纸整理了一下塞进信封,小心地封好,在信封上写下老友的名字和住址,刚要出门,发现徐景熙又趴在窗户前面写字,皱了皱眉说:“开灯,你这样下去眼睛肯定要坏掉。”徐景熙嘴上嘟囔着:“快了马上写好了。”郑轩也就出了门。

“你什么时候回来?”

“要一个多小时吧……你要记得开灯。”

“好的。”

他把门关了之后,徐景熙也就把开灯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10)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