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圈

五十圈

 

【上】

她觉得很冷,就缩进了被窝,电脑上还放着圆桌派的节目,迟欢打算最后刷一遍手机就睡觉。看一眼天气预报,知道了这几天要降温,她心想又要加衣服了。

刷着刷着困意就涌上来了,她迷迷糊糊地看见有人转一条“如果我喜欢的人和我说我喜欢你我就跑50圈操场”这样的话,稀里糊涂地就也转发了,还加了一句“求求我喜欢的人对我说啊”这样的话。

 

她一觉醒来的时候,笔记本电脑忘记插电源已经黑了,手机右上角绿色的呼吸灯一闪一闪的,这么多年来没有忘记的事情,除了吃饭睡觉,大概就是给手机充电了。她朦朦胧胧打开手机,一看发现了五条评论,三个好友发来消息。

点开第一个人发来的三颗爱心,她回了三个问号。

第二个人说我喜欢你!她回了好的我知道了我也喜欢我自己。

看见第三个人也说了类似的话,迟欢才想起来她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发了什么。她没来得及回这个人的消息,连备注都没来得及看就点开了评论。

评论一楼是自己说的那句,求求我喜欢的人对我说啊。

二楼就是叶锦说,我喜欢你。

“不是真的吧不是真的吧不是真的吧!”迟欢深呼吸好几次,但依然紧紧地盯着那个熟悉的头像,没有备注的名字,和简单到不行的四个字。我、喜、欢、你。我靠我还没有准备好。于是迟欢下拉,下面就是别的好友说的,我等你跑50圈。

迟欢想不出怎么回复,这是真真的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虽然说这不是她第一次说喜欢我了——但前一次她可是后来装作完全没这回事那句话不是她说的!我是不是要截个图,免得她反悔,怎么办怎么办啊!我难道真的要跑50圈!

完蛋啦……

迟欢绝望地给叶锦发去消息:“回回回!叫你回!我要跑50圈你开心不!”

叶锦很快回复:“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字眼迟欢突然就冷静下来了,她发了个呼巴掌的表情,把手机丢到一边去,还翻了个身。

不一会手机又震动了,迟欢迟疑了一秒不到,没骨气地转身去够手机。

“你说的呀?我以为你缺爱???”

“放屁,我不缺。”

“那为什么转这种说说。”

“我以为,没人理我的。”

 

【下】

如果迟欢能够哭,她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如果迟欢不那么优柔寡断,那么她就不是迟欢了。她知道自己的故事稀松平常,没有什么看点,每次都是那样一套说辞,感谢叶锦,喜欢她的日子让我成为更好的人,这样这样的。

其实每次有人说喜欢她,她不管是答应还是不搭理还是明确拒绝,总会想到叶锦。

明明不是什么清纯的人,却第一次那么念旧,之前偶尔聊起,她说我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人,叶锦对她说,我觉得是就好了呀。迟欢说你懂个屁,很多事情我都没告诉你。

迟欢总是在心里哭,假装在哭,觉得这时候我应该难过,最好还是哭一哭。人总要有软弱的时候的。自己假坚强习惯了,好像也不好。

迟欢拼命翻手机里的截图,终于翻到两年多以前的某个群的聊天记录,叶锦说,ch我喜欢你,不许截图,谁说我要和他们表白了!

一天到晚回忆这些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什么,我有迟欢就够了,这样的屁话,还信什么呢。

“可是我还是相信啊。”

我真的太讨厌,太讨厌你了啊。就像我讨厌这个世界,讨厌阳光和深海,我讨厌沙漠,讨厌写文画画这样装腔作势的东西。我真恨你,虽然你明明那么好。我不想见到你,你为什么那么迟,才发现我的墓志铭。 

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好像冷锋已经过境外面刮起了大风,温度骤降,而她在这样空无一人的天地间,只穿着一件单衣。

“玩了,我要跑50圈操场了。”她在黑帮学习小组这个讨论组里说。

“她故意的啊你没发现。笑死。”

这回迟欢直接被扔到南极去了,而这回她一丝不挂。迟欢故作镇定地回复:“那她也是说了。”

为什么总是扮演着这样痴情的角色,她让自己给某个男生买围巾的事忘了吗,看着他们俩肩并肩走进校门还尾随着这样的事情忘了吗,一起吃饭听着女生们开叶锦的玩笑,忘了吗?

如果迟欢能哭,她一定哭出声了。

 

【50圈】

每天跑个几圈,能在放寒假之前跑完的吧。两个一起吃晚饭的朋友都嫌这个举动很蠢拒绝陪同,迟欢只好自己来跑。真难想象,一个自己一个人去小卖部都不肯的人,要一个人到操场上来跑步。

好,开始吧。

没跑几步路就累了,但要坚持下去啊。

冬天天黑得早,很快固执地不肯换眼镜的迟欢就快看不清东西了。呼吸很累,小腿很重,耳朵很疼,迟欢想,不跑了吧,可是今天不跑明天不跑,这50圈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如果跑完50圈她感动呢。

即使是这样又冷又累的情况下,迟欢也,不想哭。她似乎生来就是无泪的。根本不会处理自己的情绪,什么时候要发泄,什么时候要隐藏,总是完美卡在最不恰当的时间点。

对不起,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

 

【幻想】

“喂,迟欢!”

听到了她的声音,但是迟欢只想闷头跑。

“迟欢!你发什么神经病。”

“我是在发神经病啊!你别管我。”

“……对不起。”

迟欢想,你终于说了。

她停住,双手撑着膝盖大喘气,什么也说不出来,想说点什么,胸口一阵阵地疼。自己支撑不住也不想去握她的手,不想去拉她的衣袖,过了半晌她不再耳鸣了,才问:“你怎么来了。”

“我们在那边练舞……”

“哦。”

“对不起。”

干嘛要说对不起,干嘛不能接受我,是不是我成绩不好没有他高,认真学习好好锻炼长高就行了对不对?他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有我久吗,他付出的有我多吗。

完全看不清楚了,但是这一刻路灯亮起来了。叶锦有要走的意思,迟欢下意识说你不要走,随即叹了口气说你去吧,你还没学会舞呢。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以后每天都要跑呢。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