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桐】夜间阳光

【如果他们能早点相遇就好了】
图力不够文力来凑系列^q^

——
那一天,真岛吾朗正在水果摊上挑西瓜。报纸啊电台啊都在说气候异常想不在意都难,热天就是要吃西瓜的,西瓜那么大就是要和兄弟分着一起吃的。于是真岛吾朗一个一个西瓜弹过去听声音,水果摊的老板紧张地看着他的手。
可别没控制住弹坏了啊!
“啊我挑好了,老板我要这个。”
“喂!放手啊!”
两个人齐齐向街另一头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老板只是瞥了一眼就缩了回去开始称西瓜了,真岛看见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子站在两个小混混中间,经过的人已经绕远了。
“一共是……”
“老板,麻烦帮我把这个西瓜留着。”
“诶?……哦。”老板用塑料袋把西瓜装起来,心想这年头混黑道的还真多啊。
在真岛走过去的那一阵子,一个头发比较长的已经把女孩子的书包抢过来开始翻了,他翻出钱包的速度尤其快,想必也是个熟手,但是真岛干架比他翻钱包还要熟练得多,在他左肩拍一下然后从右边抽走他手上的东西,这招屡试不爽。再接一个膝撞,他这样的就可以趴下了。
另外一个也轻松解决,真岛把钱包还给女孩子,调侃道:“男朋友长得不错哦。”
“诶!……那个不是男朋友啦。”后半句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真岛看着微微脸红,快速把钱包放回书包的姑娘,觉得小姑娘就是比较可爱,“他是……同学而已……”
“小光!我把桐生喊来了……还有锦山……哎,你没事吧?”另一个姑娘跑过来了,看见本来正在纠缠光的小混混已经落跑了,不由得有点惊讶。
“由美!我没有事情……”真岛吾朗看着来迟的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明显就是照片上的人,他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高,要壮实一些,但眉头皱得比照片上紧,看起来和校服很不称。真岛吾朗意味不明地笑了下,回去拿他还没付钱的西瓜。
“加油啊。”路过他的时候,真岛小声说。
锦山也听见了,就问桐生:“啊?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们来迟了吧。对不起,光。”
后面的对话真岛就听不清了,那个叫小光的女孩子,可能害羞了在拼命摇头呢。

“桐生……一马?”
接过世良胜递过来的名片的时候,真岛总觉得这个姓有些熟悉,让人联想到闷热的夏天和青涩的女高中生。可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怎么想也没有更多。

——
“真岛吾朗?”
“对,和你一样,正在前往极道的男人。”
桐生在高中就听说过这个名字了,传闻是相当能打的人,后来突然在神室町销声匿迹。桐生一马正在怀疑这条从脑海里突然蹦出来的消息的正确性,突然想起他和锦山在街头做兼职的时候,见过的西瓜头青年。和自己不同,他干架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这点能耐啊?想找死的话就下次吧。”
银头皮鞋把丢在地上的烟碾碎,留下几个小混混在那边,诶哟哟诶哟哟地叫。
“真岛吾朗!你给我等着!”
“又是这句话啊……我等着我等着。掰掰。”
被叫做真岛吾朗的男人头都没有回,骄傲地背朝他们挥手。“哇,他好酷,这才是极道的姿态啊!桐生,桐生?”锦山叫了桐生好几声桐生才回应:“啊,嗯,是啊。”
后来桐生也见过真岛吾朗几次,在去上学的时候路过的小巷口,他潇洒地点起一支烟。在烤肉店的落地窗里,他对面坐着一个更加壮实的人,两个人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肉,喝着酒相谈甚欢的样子。

——
“这家烤肉店没有倒闭,这几年老板倒是换了好几个。”
听到真岛突然改变的语气,桐生从酒里抬了头。对面翘着二郎腿的人却没有再多流露一些,又恢复了嘻嘻哈哈的模样:“我和我兄弟,以前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呢。不想比打架的时候就会来比吃肉,看谁吃得多!小桐生你觉得怎么样?”
“既然真岛哥这么说了……”
“桐生老弟你也二十——二十几来着——二十七了对吧!”
“……二十六。”桐生又倒了一杯酒,心想认识真岛也有那么久了。如果从“知道”算起,都十年了。
“啊对对对,我长你四岁来着,不过我都快忘记自己几岁啦……”
“我还以为真岛哥这样天天都过得不一样的人会更能感受时间的流逝。”
“桐生老弟,你可不要突然做什么要去蹲苦窑的事情啊。”
“嗯?怎么说?”
说着酒肉就端上来了,真岛不再回话了,桐生也想起了那个“比谁吃得多”的比试。真岛大哥一向无常,不用太在意这些。

“才喝了这么一点就不行了啊~小桐生你真是弱~爆~啦~”迷迷糊糊间他听到那个不停跳跃的语调,他挣扎着想说我还能喝可不要小看我,就听见真岛吾朗说:“结账!”
可恶,还没有结束呢。
“桐生老弟,我今天晚上,很开心啊。”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