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专心恋爱。
 

【郑徐情人节贺】沧海

沧海

自从送郑轩上了去新疆的火车,徐景熙就不怎么看手机了。上车前郑轩说不太有时间给你发消息了,你照顾好自己。徐景熙一一应下那些郑轩说了几百遍的话,饭最好要按时吃,不能喝隔夜的开水。

已经在火车上的郑轩知道这些真的不用多强调了,但不说一遍他难放心。
虽然说了他还是不能放心。他知道徐景熙是个工作狂,也是个烂好人。为了几个病号这个年轻的科室主任可以不吃午饭晚饭,为了有事的同事他可以多值几个大夜班。久而久之他自己也成了病号,还死撑着。
这样一个傻子,还一边心不在焉地听他唠叨,一边回想着有没有郑轩落下的行李。
就在昨天,医闹又来了。那时候郑轩刚好在,徐景熙才不用又狼狈地躲进厕所。火车广播里放着黄小琥的《放心不下》,郑轩脑子里满满是“放心不下恨不得我能在场”。黄小琥也算是他们这代人的记忆,她最火的没那么简单是09年的歌,现在居然也没什么人想得起。
郑轩还记得09年。那个时候徐景熙念完大学分配到了工作,郑轩还在部队里。
“郑轩,你吃不吃口香糖?”
郑轩看着一条绿箭,总觉得在这个木糖醇占据收银台边货架的时代,条状口香糖也是古老的具象。郑轩说吃,徐景熙就把包装纸拆了,撕了半条给郑轩。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郑轩用力想才想起来,他们在一个家属大院里的时候,徐景熙爸妈管他管的严,徐景熙看着郑轩被送的一条口香糖都特别眼馋。那个时候郑轩大大方方地给了徐景熙一整条,徐景熙撕了一半说你也吃。他俩就是这样熟起来的。
郑轩和徐景熙并排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嚼着口香糖。
郑轩把嚼完了的口香糖吐进包装纸里包好,绿箭的包装纸上还是写着“包好”“不乱丢”,和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郑轩对徐景熙说:“我会来找你的。”
这话其实说得着实奇怪,当时的徐景熙不知道郑轩为什么说这种话,但也应下来了。他一直是这样的,先说嗯对好,然后才能思考。

徐景熙送完郑轩就开车回医院,正碰上晚高峰,堵得根本不能动。人不能闲下来,不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徐景熙强迫自己想着泡汤的晚饭,家里还没有烧的开水,躺在住院部的见到他就笑的病人,今天还和他说过可以帮他值夜的同事。
他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心里算着这是第几次郑轩来了又走。
就算再珍惜在一起的日子,也过得那么快。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徐景熙不想独自回家属大院去。那是阳光洒满院子,搬一把躺椅能和那些老军人聊到睡着的地方,那样的节奏不适合他,不适合他们。活在那样的家庭,他们注定要燃烧。
蝴蝶飞不过沧海。

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郑轩在做什么?驻扎在那样的地方要有多无聊。
不知道徐景熙这个点睡了没有?手术还成功吗,真想对他说一句压力不要太大了。
知道彼此都会等,才会这样有恃无恐。

郑轩回来的那一天,徐景熙刚从手术台上下来。小护士对他说前台有找他的电话,这时候已经转到办公室了。徐景熙慢吞吞地走到走廊尽头的办公室去接,疲惫地说一声“喂”,听筒那边声音响起时那疲惫就一扫而空了。
倒也没有激动,就是理所当然。
徐景熙知道他会回来,也知道自己不爱看手机怎么样才能更快找到自己。你看,一切都没有变过嘛。
“嗯,你先来医院吧,等我下班了我们一起回去。”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0)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