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一路狂奔。
风和我等待着你。
 

【7康7】condi请听题

前面拉拉扯扯的小心机还没写,自行脑补……【exo 幂幂幂???】

——

向人杰一上车就看到柯昌宇低头玩手机,很正常,大家都在看手机。但当他经过柯昌宇旁边,他突然笑了起来。

向人杰一脸懵比,往柯昌宇椅子上一靠,问:“腿哥这么自信,比赛前笑那么开心啊?”

他往靠窗的座位让了,向人杰顺势坐在柯昌宇旁边,莫名有点忐忑,像小学的时候被安排在喜欢的女孩子旁边一样,想要说什么却又无话可说。

他刚要问点什么,柯昌宇突然说:“condi,请听题。”

“……啊?”

“什么动物的胸最大?”

“……什么动物胸最大管我屁事!你要去问骚逼,他喜欢大mimi。”

“是斑马!ZEBRA哈哈哈哈哈……”柯昌宇笑到一半看着向人杰一脸老子听不懂,才想起来他可能……并不知道斑马怎么说。

就很尴尬。

“condi,请听题。”

“哦。”

“黑猫和白猫一起去面试,但是只有白猫被录取了,为什么?”

“因为黑猫菜啊,你看我们基地里那几只黑比和前面的广州黑比,菜得一批啊我靠。”

“我靠向二狗你在说谁?我爆炸carry好吧?”

柯昌宇硬生生把在喉咙里的答案给咽下去了,尼古拉斯康帝,脑回路果然不同。本来想把向人杰这条狗赶回平时坐的地方去,结果车已经开了,他也懒得站起来的样子,就让他坐着吧。

反正……也不缺一个放包的地方。

“哦,我知道了!”

“啊?”

“因为黑猫紧张!”向人杰自豪地搓了搓鼻子,“本大爷真他妈的是个天才。”

柯昌宇看了看时间,距离他问这个问题,已经过去了快十分钟。

……这样的话一点都不好笑了。

 

结果向人杰似乎对冷笑话有点上瘾,连着好多天搜各种笑话给基地的人讲。

Rank的时候他和苏汉伟都在排队,他突然对苏汉伟说:“小伟请听题。”

“听nmb。”

“腿哥!腿哥我给你讲个笑话啊。”

柯昌宇这时候还在对线,他说:“你说着。”

“……算了,我怕你被单吃。宝哥!来讲笑话了!你都两百斤了要笑一笑减减肥。”

“我qnmd,听你的笑话我根本不会笑,都是你这个傻逼在那边嘿嘿嘿。”

“你说吧。我稳的。”柯昌宇的声音从左边响起来,他摘了一颗耳麦示意在听向人杰的话,一面又盯着屏幕一顿疯狂操作。

向人杰清了清嗓子以表尊重。

“嘻嘻和哈哈是一对好朋友,有一天哈哈死了,嘻嘻去给他上坟。然后嘻嘻说……哈哈,你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柯昌宇,风雨不动安如山。

在一波反打未果之后,象征性地动了一下嘴角,说:“很好笑。”

那么……

“condi,请听题——水饺是男的还是女的?”

“啊?水饺还有性别的?”

“你还是功力太浅。”

“腿哥你告诉我吧?”

“男的。”

“……为什么啊?”

“因为……水饺有包皮。”

“哇靠!腿哥!”

 

讲笑话的对决一直持续到回房间睡觉,向人杰觉得自己笑出了八块腹肌。柯昌宇笑起来都是斯斯文文的,哪像他一边爆粗一边笑到抽搐。

他大字形躺在床上说:“唉腿哥你是真的骚。”

“还能更骚一点。”

“行吧,今天讲最后一个我就睡了,他妈的累死我了。”

“condi,请听题。”

“嗯。”

“你觉得谁会喜欢你?”

什么问题啊这是?向人杰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回答,开始瞎猜:“猴?鸡?狗?猪?”

“……可是我不是猴鸡狗猪啊。”

“我去?”向人杰从床上弹起来,和柯昌宇面面相觑。一记真球把他的睡意轰成渣了,此刻千言万语要说可是到嘴边只有我我我你你你。

“糙腿哥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钢铁直男……”

“意识有待加强。”柯昌宇钻进了被子伸手关了灯,“晚安。”

——

非常短小的复健,写小甜文真是不顺手=皿=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6)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