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康7】长风绕旗

唯一我能明了的就是,当他振臂高挥,拔剑刺敌,我愿做长风绕战旗。

 

 

柯昌宇意识到,向人杰哭了。而且是在这样特殊的场合,只在他柯昌宇一个人面前,超载的电梯外面,突然就揉起了眼睛。他完全完全懂这样的感觉,自己的家人来看自己打比赛却输得那么惨,不要说是渴望证明自己的向人杰,哪怕是自己怕是都受不了的。

柯昌宇他用尽了所有的温柔,悄悄地说:“眼睛不舒服的话,我这有眼药水。”真是奇怪,明明是没有人的走廊,只有他和向人杰的电梯口,却要这么轻声细语,像是怕被别人听了去。

只要多一滴水,就会决堤。

向人杰把头仰起来了,没有接柯昌宇的纸巾,反倒哑哑地调笑道:“你怎么还随身带纸巾的我操。”

叮咚。

电梯到达楼层的声音响起。

是向人杰先进去了。

等到离开封闭空间向人杰才点起了烟,向着旁边吐了一口,没开口柯昌宇也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在向人杰抬脚上车时,他说:“一起加油。”

“嗯。”

输了比赛谁心里也不好受,回去的车上谁也没有说话都低着头刷手机。柯昌宇突然刷出一条网易云音乐的动态,是向人杰平时听歌的小号,好像只有他关注了。向人杰刚刚分享了他常听的那首counting stars,柯昌宇用流量听了听,知道向人杰想说的是“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feel alive”。

于是柯昌宇暗暗往向人杰的方向看了一眼,戴着耳机望向窗外,只有他们一辆车的街道,以及飞速划过的路灯,照得他的侧脸忽明忽暗的。那一天,柯昌宇才真正知道向人杰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知道向人杰不是表面那样的吊儿郎当,但他一直不知道他如此有骨气,有野心,和他身上的烟味一样纯粹。

真羡慕,要是他再早那么几年……

算了,那些想不好的。柯昌宇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看了向人杰很久,移开了视线。

后来柯昌宇再也没见到向人杰流一滴眼泪,仿佛那一天的几滴是向人杰一生的泪腺分泌物。季后赛2比3输给EDG他没有哭,2比3输给IM没有进S赛向人杰也没有哭,每一次都拍拍他们每个人的肩膀,云淡风轻地说:“下次加油!”

柯昌宇渐渐知道了向人杰是个把一切情绪都藏在心里,努力带给别人正能量的男人。但他又知道向人杰心底有多少不甘,因为他总能发现向人杰的烟头。柯昌宇不会说,他默默清理向人杰的残局,不让他的软弱被别人看见。他多骄傲的人,怎么能忍受别人安慰他,陪他在天台抽闷烟。

哪怕是自己也不行。

一起打了一年之后,柯昌宇突然意识到,他对于向人杰不只是认同与欣赏。

听着他骚苏汉伟他会饶有兴致地听;排到一起的时候他会给打野让人头;会悄悄把他喜欢吃的菜移得离他近一点;看他杯子里快没水了会问他要不要倒,没等回答就给他满上。

平心而论,柯昌宇对谁都没有那么好,就是想对他好。

他示好的方式就是这样细枝末节的温柔,也只能是这样不动声色的温柔。

喜欢向人杰只是英雄联盟以外的很小一部分,全队一起加速成长无非是为了那一个冠军奖杯,除此之外柯昌宇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想让向人杰他天天都能开心。

他意气风发,一边喊nice一边疯狂指挥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精彩操作有点得意地吹比的样子,讨论战术的时候认真的样子,全部是柯昌宇最喜欢的样子。

他们是矛,柯昌宇做盾。

 

本来向人杰不知道柯昌宇也抽烟。比起自己柯昌宇身上几乎闻不到烟味。他明明自己抽得那么狠,却天天对柯昌宇说:“腿哥,抽烟不好,少抽点比赛carry我啊。”

向人杰毕竟是心思细腻的打野,柯昌宇那样笨拙的小心思这个前情场高手可谓是了如指掌,要说向人杰对柯昌宇没感觉,也不是,要说喜欢,倒也不算。目前可以忽略不计。但放任不管就让柯昌宇滚起了雪球,这场solo向人杰其实输得彻底。

柯昌宇无比耐心,不靠近也不后退。

甚至不知不觉入侵了向人杰的野区,当他收完兵线去野区一逛,好家伙都是柯昌宇的足迹。

比赛没有投降,向人杰等着柯昌宇收掉他的人头,推掉他的基地。

可是柯昌宇没有。攻势恰到好处,兵线控得完美,不主动进攻也不给向人杰发动突袭的机会。于是在训练和思考的空暇,向人杰会想想柯昌宇。今天他排位怎么样?今天他吃饱了吗?群里发的那个红包他怎么又是运气王啊?

比起右边黏糊糊的双c,他和柯昌宇简直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仅仅是,压力很大的时候会想想他,哪怕他就在向人杰的左手边。

 

柯昌宇又一次见到了向人杰哭,他知道向人杰拼命伪装成是打太久眼睛累的样子,那么多人面前抹眼泪太丢人了。柯昌宇更是知道向人杰忍不住。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吃了那么多亏,一起脱胎换骨。

柯昌宇很想拥抱向人杰,去够他的肩,说:“你是真的强。”

他们一起举起那个奖杯,轻飘飘得像是在做梦,沉甸甸得他举得有点吃力。现场太吵可是柯昌宇听见向人杰小小声地说:“妈的,大舅子真他妈高。”

庆功每个人都喝了点酒,向人杰mvp被灌了不少,摇摇晃晃回到房间,柯昌宇把他扔到床上自己也累得不行,想去洗个澡也睡了。讲道理他还有点期待酒后吐真言的剧情,但向人杰睡得和死猪一样,甚至打起了鼾。

也是,他应该很久没有这样轻松地睡过了。

这种事情还是以后再打扰他吧。

万万没想到快要走出去的时候摇摇晃晃磕到了脚,一声闷响把向人杰弄醒了。听到呼吸声改变柯昌宇就知道向人杰醒了,尴尬地回头笑着说:“继续睡吧,晚安。”

迷迷糊糊的向人杰应了嗯,柯昌宇刚要出门,向人杰突然又醒过来了。他闭着眼睛,冲着房间门口那盏夜灯喊:“谢谢啊!”柯昌宇还没应,就听见向人杰又模糊地说:“还有那个……我他妈喜欢你。”

柯昌宇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表情,只好蹲到床边,去抓向人杰的手。

向人杰把那只汗涔涔的手握得好紧。

 
我愿做长风绕战旗。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44)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