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小姐,为什么要这么痴缠。
 

【舅夜】四次元恋爱

非常短小的小段子
——
陈圣俊后来知道了,当苏汉伟伸出手在自己面前,四指握拳大拇指微微弯曲做按压动作,就是在问自己要指甲钳。
苏汉伟的指甲长得很快,他人又懒,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剪指甲。他的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就算曾经有过一把印着小埋的指甲钳肯定也找不到了。
自打陈圣俊坐在他旁边,他就不再找自己的指甲钳了。
自打苏汉伟说随便吧,他就不再自己剪指甲了。
不止手指甲,脚趾甲的修理工作也由陈圣俊一并包办。苏汉伟把自己的脚搁到陈圣俊的大裤衩上,听着时不时的咔嗒一声,自己刷着手机,美滋滋。
这一天剪完指甲,苏汉伟心血来潮拉着陈圣俊的手看。陈圣俊左手再灵活按技能再准确也没法好好剪指甲,他的右手指甲简直有点糟糕,苏汉伟一点也没有心疼指甲缝里沁着的血丝,就是强迫症发作而已。
“拿过来。”
陈圣俊看着苏汉伟的小手张开在自己面前,是要东西的动作,心想手里只有一把指甲钳啊——哦他要牵我的手!好好好给你牵!
陈圣俊一脸欣喜地把手伸过去。
苏汉伟一脸嫌弃地拍掉他的手,去够陈圣俊另一只手里的指甲钳,然后一把拉过他的右手:“不要动!”
这时候苏汉伟才知道他在给自己剪指甲的时候有多小心翼翼,怕剪着肉让他疼。
把他右手五个手指都修了一遍之后苏汉伟心情大好,拍着陈圣俊的肩膀说我god你noob。对上陈圣俊的眼神的时候就哑了。你别这样看我了好吧真的挡不住——苏汉伟下意识咽了下口水,才开口:“五块钱!”
其他的中国话他可能听不懂,但他一定听得懂五块钱。苏汉伟又冲他张着掌心:“快快快,不然六块了。”
卧槽陈圣俊这个脑残xiba!问他要钱干嘛摸老子手啊!神经病!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越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