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7】风雪载途

有些东西不是眼睛看到的那样。在离开训练室前,向人杰都是安慰队友的人。

在大家都红着眼睛离开之后,向人杰把额头靠在柯昌宇的肩膀,吸了吸鼻子,终于什么都没有说。他们之前说过很多句“一起加油”“下次再来”这样的话,这次却谁也没力气再开口了。

很疲倦了,累得梦都无力做了。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酒店的房间里灯全部开着,仿佛这样黑暗就不会席卷而来。窗帘没有拉,望出去就是一大片的灯火。记得刚来的那会他们还在这分享同一支烟,向人杰的最后一口,把烟按灭在护栏上之后,一弹指烟屁股就划出了一道弧线,然后隐进夜色里,再也看不见。

可是现在烟也不想抽,坐着躺着也都不舒服,那不如就这样吧。也许是在基地养成了习惯,冷气开得足,柯昌宇觉得好冷,连那片向人杰靠着的地方也是冰凉的。他仰头去看天花板,想在那里找到一颗星星。

隔着层层墙壁,那里有一片幻想出来的银河。

“……这波吹b吹过了。”向人杰把他的手搭到柯昌宇的肩膀上来,把距离拉近了一点,鼻息喷洒在脖颈边,痒到心里去。这一次柯昌宇不想再说“下次”,不能每次错失机会都想着下次,谁知道人生里还有几个“下次”?在开会时候的主动揽锅一时间成了习惯,他的口先于大脑,发出“对不起”的声音。

向人杰把他搂得更紧了一点,说:“别,是我对不起你。”

柯昌宇当然知道向人杰在想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时间比他少很多,当时吹过的,带他拿个世界冠军的牛,好不容易那么近了,却又摔了一跤。向人杰不随便吹牛,要么是有把握,要么是有野心并且正在去做,他知道的,他都知道的。

又是一片静默。

只有柯昌宇一下下轻轻拍着向人杰的手,头微微向他侧着,正好闻见他昨天刚洗过的头发。当向人杰终于抬头,发现两张脸不过一只猫爪的距离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伴随着理智的保险丝烧断的声音,向人杰鬼迷心窍凑了过去。他像飞蛾看见了黑暗中的灯火,用力去触碰他干涩的嘴唇。柯昌宇沉浸在不存在的星海里没反应过来,没支撑住身体便陷在床褥里,而向人杰还以为是他配合。

长时间的博弈,失利的打击,充满了内疚自责的复盘,柯昌宇今天真的很累了。再加上酒店房间亮不起来的灯光,笼罩着他的向人杰的影子,似乎有氤氲的雾气,像是酒店大堂的香薰,把他围绕起来。柯昌宇很累了,他闭上了眼睛,由着向人杰摘掉他的眼镜放在床头柜,然后从下摆开始,一边亲吻一边剥掉队服,思绪飘在不远的地方,在空调的出风口,在门口开关处,丝丝缕缕的,合起来便是,他不知道累的吗?

向人杰哪管那么多,他在柯昌宇眼底看到一片摇曳的星光,那是能安慰他的东西。该是他的,他就不会放手,更何况有时候不是自己的他都会抢一抢。

柯昌宇在他耳边说,关灯,他好不容易才空出一只手来,摸索到墙上的开关,按了好几下才按准。

只有窗外那一点点光亮了。

那也足够了,看得清他的轮廓,感受得到他的温热,就可以了。

做人吧,也不能太贪。

 

大概是后来困了,也有点冷,就胡乱盖了被子睡了。醒过来的时候向人杰发现被子卷成一坨压在身上,手边数寸是另一只手,虚虚握着什么似的,于是向人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这个举动就像钥匙开了锁,整个裹在被子里的柯昌宇也睁开了眼睛。

“柯昌宇。”

大概是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叫他的名字了,虽然大清早的,口干舌燥声音变调。这时候柯昌宇也看着向人杰的眼睛,向人杰觉得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宇宙。

“你相信我,我会和你一起……到最后的。”

这大概是他能说出来的最矫情的话了,听起来很假,最后是哪里,谁知道呢。但向人杰对天发誓,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心的。被突如其来表白一波的柯昌宇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从来没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的,现在考验的是临场发挥。

“嗯。”柯昌宇捏了捏他的手指,“相信的。”

 

风雪载途,我知道。

但要是有你的话……风与雪,也只是一种白头。

——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1)
 
上一篇
下一篇
© 声子棱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