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到哪算哪吧,想什么落地生根。
 

【康7】山花烂漫(上)

来易来,去难去。

分易分,聚难聚。

 

柯昌宇这些年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他那年执行任务的时候,带着还是向敏的向人杰走在山间。小路只容一人通过,于是他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柯昌宇有意把杂草和横出来的植物踩平,好让他的路容易走一些。绕过一个又一个山头,都是他曾经看腻的溪流。肩头山花拂过,被他压得颤了颤,又向着天空去了。

且走且看。

看那山花烂漫。

后来……漫长的岁月里,繁花随着记忆泛黄了。当初他在身后说“真他妈的好看”把岁月静好的气氛毁得一干二净,而他的声音也随着时钟内齿轮转动的声音,小下去了。柯昌宇记得他也很煞风景地说:“总会谢的。”

 

听说之前的一位少将被陷害赶走之后,从地方来了一个新的军官,四周的人纷纷猜测又是什么关系户,柯昌宇听着非常不舒服,毕竟他当时也是这样被质疑的。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带过的地方军小喽啰如今竟然成了他的同事。柯昌宇看见向人杰三个字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更适合那个狂放的向敏。没想到当人推门进来,就是他了。柯昌宇坐在他的桌子后面,礼貌地点头,向人杰问,不记得我了?

向人杰看见柯昌宇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向敏。”

“你看吧,我向人杰他娘的说到做到。”他微微扬了下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约定,柯昌宇以为他只是随口吹牛,没想到给了他五年,他真的来了。之前见到他,地方军七拼八凑的衣裳和自己一身正装自然不能比,如今他也穿上这一身,但一身痞气还是没抖落干净。

他在办公室和自己唠嗑的这会柯昌宇已经看完了手头的情报,随口一问:“你那么闲的吗?”

“这个……”向人杰不好意思地笑笑,“就认识你一个嘛,来找你吃个饭。”

柯昌宇看着向人杰扯出来的笑容,觉得自己看见了老家那条摇着尾巴整天跟着他的大狗。军人之间没什么好聊的,聊到当下形势,日军攻下东三省,办公室过几天就该坐不住了,要去过子弹擦着头皮飞的日子。柯昌宇说着就多吃了一点菜,吃一口是一口。没想到向人杰问,那日本人打完了,不就是要打自己人了?

“你想得好远,日本人都不一定打得过了。真到那一天,我还在不在都不好说。”3

向人杰觉得柯昌宇想得太悲观了,他知道这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艰苦战役,但直觉告诉他一定会赢。真正让他有些心虚的是之后必然爆发的国共内战,如今怎么看国军都是占上风的,但以后呢?共军的势头猛,又会拉拢人,向人杰毕竟是从地方来的,对于基层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现在在这里好好打仗,能杀回多少土地就去尽力争取,时机不对就溜,这便是向人杰的打算。

他出神想着,大口扒拉着饭,根本没在意桌边多了一个人。他放下盘子落座了,向人杰才看见他。

“腿哥你今天不等我吃饭了,兄弟情呢?”

向人杰瞄了肩章,两颗梅花,是个中校。

“今天和老朋友一起吃了,徐铭枢,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上任的陆军少将,向……人杰。这位是陆军中校,徐铭枢。”

他放下筷子伸出手去,两人简单握了下手,三个人坐着吃饭,一时间没人开口说话。向人杰咀嚼着柯昌宇“老朋友”三个字的意思,原来他一直当他是朋友的吗。

 

向人杰天天忙完了就往柯昌宇那跑。他特别喜欢他门上他自己换的那把锁,而当自己转开门把手打开门,看见他正对着门坐在那里,就更完美了。书柜的玻璃门里,他看见了孙子兵法,也看见了诗经。他从小不喜欢看书的,还穿着开裆裤的年纪就在田里野。翘着二郎腿坐在柯昌宇办公室的沙发里的时候,他偶尔会想,他的童年是不是伴随着琅琅的读书声度过的?

在自己为抓到了最大的螳螂而欣喜若狂,大肆炫耀的时候,他大概已经写得一手好字了。

柯昌宇总说,你怎么那么空?向人杰其实也不空,只是轮到少将做的事他很快就做完了,而他又不愿意和别人待在一起——那些人散发出来的无用的味道让他很难受。于是他会来柯昌宇办公室躲一会,闻着难得干净的空气,等他忙完了一起去吃饭。

倒是很久没看见徐铭枢了,向人杰上次问起,柯昌宇说:“让他和别人去吃了。看你和他一起吃的时候很不自在的样子。”

向人杰从柯昌宇那夹了一块肉,不再说话了,心想有察言观色本领的人真好。他们在楼梯口说了明日见,向人杰吹着口哨,打算去喝杯茶,再训那些新兵蛋子。他看柯昌宇喝咖啡,前几天也问他要了一杯喝,那种苦涩和茶的苦涩不一样,向人杰喝不惯,还不如用他的搪瓷杯子泡点粗茶。

 

柯昌宇最近待办公室的时间有些太多了。他虽是中将,但主管的是黄埔军校这一块,要说真上战场的经验,说不准还不如向人杰。上一次真正面临生死考验,还是五年前。

自从他又一次出现,柯昌宇想起以前那些事情的频率就高了起来。

千钧一发之际是向敏先拔出了枪,推开了柯昌宇让他躲开子弹,然后一脚踢开了桌子,用着毫无套路的体术把追踪对象撂倒,枪口抵着他的额头,动作流畅连贯如行云流水,是土匪打架的肌肉本能。

门又被突然打开,只有向人杰来不会敲门,这也不失为一种敲门。向人杰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柯昌宇也没多留意,知道向人杰坐到留声机旁边,把唱片放到上面,向人杰打开了留声机,柯昌宇说坏了,向人杰说,好吧那我自己唱。

然后他就唱起来,蝴蝶儿飞去,心已不在……

他故意唱得很难听,柯昌宇却没有制止他,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死海文书|Powered by LOFTER